July 10, 2019 / 3:37 AM / 13 days ago

《KEMP专栏》贸易战火燎到美国自己

(本文作者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8年7月,美国加州,停泊在长滩港内的一艘集装箱货轮。REUTERS/Mike Blake

路透伦敦7月9日 -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17世纪的英国诗人约翰.邓恩说。

邓恩或许轻易地就描绘出了21世纪高度一体化全球经济的特点。眼下,商业周期中的放缓趋势正在通过国际商务的动脉向全世界传播。

美中贸易战以及其它商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正在通过欧洲和亚洲密集的贸易及投资网络扩散,并蔓延到了新兴市场。

我们看到的数据显示,在多数发达经济体以及非洲、拉丁美洲和中东的大宗商品出口国家,制造业和贸易正在放缓甚至萎缩。

到目前为止,作为本轮商业不确定性主要来源的美国,本身仍相对未受影响,这鼓舞美国决策者在贸易战中发挥其认为所拥有的优势。

美国免受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其大陆规模的经济的封闭性。和其他主要贸易国相比,美国的经济体量要大得多,且更加内向。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美国2017年进出口总额仅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7%,该比例不到所有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国家平均水平的一半。

其他国家的贸易在GDP中所占的比例要高得多:日本为35%、澳洲为43%、英国为61%、韩国为63%、德国为87%。

美国经济的对外开放程度也远低于主要新兴经济体:中国(38%)、印度(43%)、沙特阿拉伯(67%)和墨西哥(80%)。

尽管如此,美国也并非完全封闭,国内外经济增速差异正在推动其贸易逆差迅速扩大、国内制造业放缓。

**贸易逆差**

大部分指标都显示,美国国内制造业和建筑业增长较2018年大幅减速,而且这些领域的就业创造速度也相应放缓。

与此同时,美国出口商受到海外市场放缓冲击,而与进口品竞争的企业则面临越来越多没有其它出路的低价进口商品涌入。

相对强劲的经济表现以及息差因素驱动美元升值,进一步伤害美国出口商及进口竞争企业的竞争力。

尽管美国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就业也处于极高水平,但强势美元帮助抑制了通胀。不过,国际竞争力也受到冲击。

结果,3-5月美国贸易逆差平均为每月530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470亿美元。而2016年时仅为390亿美元。

尽管对进口自中国和其他贸易伙伴的商品加征关税的范围越来越大,但美国贸易逆差却继续扩大。美方原本欲藉关税来减缓外来商品涌入美国。

以往每当美国经济增长速度快于其贸易伙伴时,通常都会伴随着贸易逆差扩大,因此逆差扩大既可预测、也确实在人们意料之中。

决策者并没有什么好的选项。对更大范围内的商品征收关税将会推高价格,提升美国制造业者的成本,同时压低美国消费者的实质所得。

降息以促使美元贬值可能推高进口价格,进一步刺激本已处于充分就业和通胀加速状态的经济,并滋生新的金融泡沫。

所以说,贸易战在打击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经济增长的同时,也令美国的外部状况恶化、并削弱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从而令美国弄巧成拙。

长期而言,美国决策层可能认为,如果经济战能够巩固相对中国的优势,那么付出一些代价是值得的。然而短期看来,这场战争将令国内和国外经济增长同样承压。(完)

编译 郑茵/汪红英/王灿/李婷仪/徐文焰;审校 张涛/王灿/李爽/王颖/戴素萍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