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KEMP专栏》美股飙涨弥漫重演1990年代局面味道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2年11月,美国纽约,纽交所外悬挂的美国国旗。REUTERS/Chip East

路透伦敦9月4日 - 美股价格正日益偏离其数十年来的趋势,这意味着要嘛就是估值发生根本性转变,否则就是市场已经过热,有急剧向下修正的危险。

自1920年代以来,标普500指数及其前身以6.8%的复合年均率上升,反映了经济产出的成长和通胀的影响。

标普500指数也出现过持续性大幅偏离趋势水准,有时持续数年或数十年,但最终总是回归到与趋势水准靠拢,这意味着从长远来看,估值还是锚定在基本面中。

但截至8月底的一年期间,标普指数上涨近20%,是过去10年来最快速的涨势之一,而且从2月和3月崩跌后急起直上。

截止8月底,该指数较长期趋势高出34%,这是自2007年10月以来最大的正偏离。当时正值次贷楼市泡沫破裂前夕,次贷危机爆发后企业扩张停止。

该指数的正偏离处于自1930年以来所有月份中的第90百分位数,暗示估值偏高,未来向下修正的风险高于平均值。

该指数唯一一次幅度更大、持续时间更长的正偏离发生在1996年底至2002年初,当时的“非理性繁荣”时代最终以网络泡沫破裂以及之后的余波而告终。

**货币宽松**

1990年代末至2000年代初的那次正偏离持续的时间和幅度应当为我们敲响警钟,即均值回归并不总是很快发生。

在1990年代末,美联储为了让企业保持扩张,并解决金融系统内的流动性问题而大幅降低利率,从而推高了股市估值。

为了应对亚洲金融危机、俄罗斯债务违约、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破产、2000年千年虫问题以及互联网泡沫破裂,美联储降息并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从而延长了股市的正偏离。

尽管如此,在2002年底和2003年初,这种创纪录的正偏离最终回归趋势。

当前的大幅正偏离引发了这样一个问题:究竟是基本面已经发生了变化,还是股市越来越被高估、未来股市回归趋势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尽管时机仍不确定)。

从基本面来看,美联储放松货币政策,以及采用新的政策框架从而在未来可以采取更宽松的政策,都可能支撑股价走高。

美国公债等无风险资产的回报下降正促使投资者进入股市等高风险资产,同时降低未来公司营收的贴现率,并提振估值。

美联储2020年大幅放松货币政策条件对股市估值的提振可能与1998/99年和2001/02年的情况类似。

**吹大泡沫?**

修正后的货币政策框架暗示,对于一定的产出增长率和通胀率,利率将低于2000年代或2010年代的水平。

美联储将试图使经济在更高的产能利用率和就业水平下运行,而不太担心潜在的未来通胀。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降息预示资产价格上涨。

这样的话,正偏离将持续,甚至会在数月或数年内上升,最后再回归趋势水平。

1990年代后期的经验也是个警示:货币政策无法在不造成严重扭曲和风险定价错误的情况下无限期地推高资产价值。

上个世纪期间,正向偏离趋势的程度越大,随后的修正来得也会越大越急剧。

就像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也改变了收入和财富分配,以及资金在经济中的流向。

但货币政策本身并不会改变潜在的技术和生产率推动的经济增长率,也不会改变增值和资产价值的长期增加。

疫情期间,那严重扰乱了美国及其贸易伙伴的经济,投资者目前预期将出现持续多年的强劲非通胀产出增长、超低的利率和企业价值创造。(完)

编译 戴素萍/李春喜/汪红英/王灿/白云; 审校 蔡美珍/汪红英/孙茉莉/郑茵/张若琪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