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2, 2018 / 4:33 AM / 6 months ago

《MCGEEVER专栏》这并不是你所期待的债市熊市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7年6月拍摄的美元纸币。REUTERS/Thomas White/Illustration

撰稿 Jamie McGeever

路透伦敦1月11日 - 有关中国可能放缓甚至停止购买美国公债的担忧本周再度出现。一些人曾预言一系列事件将会导致全球债券市场崩溃,这是其中的最新一起。

然而,虽然美国最大债权国--中国拒绝再提供信贷将是一个重大的发展,但值得记住的是,我们之前也曾遇到过这种情形--中国动向引发担忧,以及时常有人预测35年债市牛市结束。

过去一周美国公债收益率跳升是过去12个月中的第七次,两年期与10年期公债收益率之差扩大10个基点甚至更多。

reut.rs/2CSCUnc

近年来有比这更为猛烈的风暴。

2013年5月至9月,美国公债收益率从1.6%飙升至3%;2015年2月至6月,从1.65%升至2.5%;2016年底的几周内,从1.7%升至2.65%。

但没有哪次真的成为转折点,全球市场依然在继续前进。从每日交易区间来衡量,去年是标普500指数有史以来波动最小的一年,美国和全球股市去年均屡创纪录高位。

目前也几乎没有迹象显示,股市的强劲涨势即将发生逆转,至少到现在为止是这样,美国股市今年伊始创出1987年以来最好的开局表现。(虽然1987年10月19日黑色星期一是美国股市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天,但全年仍收高。)

相对风险溢价显示,债市震荡对股市的威胁或许被夸大了。

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与计入通胀的实际收益率相比,股市并不是“特别贵”。标普500指数的股息收益率接近2.5%,对于投资者而言,这比处在零附近或甚至更低的美国公债实际收益率要有吸引力得多。

reut.rs/2CVjqye

从其他指标来看,美国股市看起来确实较贵。

在法国兴业银行的分析师看来,美国股市3%的风险溢价(即投资者购买风险较高的股票而不是买债券所获得的补偿)远远低于30年平均水准。“美国股市比当前水平更贵的时候只出现过一次,是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前后,”他们警告称。

但法国兴业称,欧元区ERP约为4.5%,处在30年平均水平左右,表明股票相对于债券没有被高估。日本ERP为4%,表明股价仍低廉。

要改变这样的形势,债券价格就得大跌、收益率跳升。

**继续推进**

彭博周三报导,负责评估中国外汇储备管理的官员已建议放缓或停止购买美国公债。该消息令股市受到冲击,美债收益率则升至多月高点。

此后政府消息人士周四对路透称,有关中国考虑减缓或暂停增持美债的消息有可能引用错误消息来源,也有可能是一条假消息。中国外管局随后发出的新闻稿证实了路透报导的准确性。外管局新闻稿并指出,中国外汇储备始终按照多元化、分散化原则进行投资管理,保障外汇资产总体安全和保值增值。市场也因此恢复平静。

但此一事件表明,各个市场、尤其是债市对中国在美债市场缩手、以及其对于这波多头走势的意义非常敏感。

亿万富翁级别的投资人葛罗斯(Bill Gross)和冈德拉克(Jeffrey Gundlach)本周警告称,2018年将会是坎坷的一年。骏利亨德森投资基金经理人葛罗斯称,债券陷入熊市目前已经得到了“确认”。DoubleLine Capital的冈德拉克则表示,标普500指数可能再涨15%,但全年会收跌。

如果市场将崩溃,那么近期的历史表明中国在美债的操作,不太可能成为触发因素。

从2014年中到2017年1月,中国外汇储备减少了1万亿美元至略低于3万亿美元。原因包括积极抛售美债,中国在2014年初时持有1.3万亿美元美债,到去年1月降至约1万亿美元。

reut.rs/2CSxnwW

reut.rs/2DhOadY

减持美债的市场影响如何?债券价格进一步上涨,美国10年期公债收益率降至1.36%,为二战以来最低。但华尔街经受住了2015年末至2016年初的颓势,迄今大涨25%。

要说变化,如今美国指标公债对中国等国比2016年时更具吸引力了,当时的美债收益率比现在逾2.50%的水平低100个基点还多。

全球最大的债券基金之一--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Dan Ivascyn周三对路透表示,如果债市进一步走软,他将考虑在其投资组合中增加美国公债。

此外,市场对美国及其他高评级主权债的强劲需求一如既往。美联储及其他主要央行或许正在淡出量化宽松(QE),但民间买家正准备接手。

德意志银行认为,由于受到央行QE购债计划的排挤,民间投资者在抢不到主权债的情况下转进企业债及高收益债券等风险资产,所以现在民间投资者的公债持仓与没有实施QE的时期相比偏低。

reut.rs/2Do3Tbc

养老金和保险基金的资产与负债必须匹配。他们有更长期、更保守的投资展望,而传统上安全性及流动性最佳的公债恰好符合这个要求。

他们购买公债时对价格较为敏感,所以尽管以历史标准而言,债券价格较高而收益率较低,民间投资者仍然摩拳擦掌准备进场。

眼下债市或许有点震荡,但还称不上大地震,至少现在还没到那个程度。就像摩根士丹利的Matthew Hornbach周四所说的:“你可以着手你的业务,继续推进。”(完)

编译 张涛/汪红英/侯雪苹/李爽/李婷仪 审校 龚芳/白云/张明钧/刘秀红/徐文焰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