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6, 2018 / 4:49 AM / 2 months ago

《MCGEEVER专栏》德国巨大的贸易顺差恐招来特朗普贸易战的炮火

(本文作者Jamie McGeever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2018年7月26日,德国汉堡,集装箱货轮CMA CGM Georg Forster抵达汉堡港泊位。REUTERS/Fabian Bimmer

路透伦敦9月5日 - 德国将在本周稍晚公布贸易数据,料成为全球经济观察人士、特别是驻白宫要员的一记警钟,提醒着各国之间的经常帐盈余和赤字有多么庞大。

美国总统上周再度抨击德国和欧洲,他认为欧洲刻意压低欧元汇率以提振出口及贸易,使他们得利、损及美国企业。

特朗普向彭博新闻表示,“几乎就和中国一样坏,只是坏的程度小一些。”

事实上,涉及到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以及更广泛的问题,德国的问题要比中国来得大。

如果不去控制美国和德国间的贸易落差、还允许其进一步扩大,那么急剧的转变恐将导致汇市波动率大增,甚至对全球金融稳定构成威胁;目前汇市波动率处于历史低档。

欧元/美元汇率是全球最具流动性和最重要的汇率,交易规模在所有外汇交易中占到近四分之一,每日在1万亿美元左右。正是由于其极具深度和流动性,该汇率才如此稳定。

但也不能保证一直身处世外桃源。发达经济体目前基本上还未被大多数新兴市场遭受的震荡所殃及,但全球市场没有一个角落能够免于欧元/美元汇率动荡、压力或快速波动的冲击。

今年上半年,德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比对其它国家的贸易顺差都大,规模在244亿欧元(285亿美元)左右,全球贸易顺差达到1,215亿欧元。

2002年以来德国每年都录得经常帐盈余,2015年经常帐盈余甚至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9%。自那年之后这一比例略有缩窄,但去年仍为8%,远远高于欧盟执委会多年来所建议的6%上限。

据德国智库Ifo,德国今年的经常帐盈余可达2,990亿美元,料连续第三年创全球最大规模。这比排名第二的日本经常帐盈余还要高出逾50%,Ifo估算后者在2,000亿美元。

所以,特朗普的注意力又回到德国身上就不足为奇了。他的贸易事务顾问纳瓦罗在去年1月就说过,德国正在利用“被大幅低估的”欧元来“剥削”美国。

从外交角度而言,德国能否通过某种方式操纵欧元汇率还有疑问。的确,在全球三大贸易顺差国中,德国对本币汇率施加的影响最小。

中国或许已允许人民币汇率更具弹性和双向波动,但在中国的资本管制下,人民币汇率仍受到严格控制。人民币汇率走向基本仍是由北京决定。

而日本在过去20年中,对全球外汇市场的干预行动次数远多于其他任何发达国家,基本都是在打压日圆,至少是阻止日圆升值。

自2002年以来,这三个出口大国每年都录得经常帐盈余。2002年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的第一年,德国经常帐赤字也在同年变为盈余。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数据,这些国家自那时以来的累积顺差,按当前汇率计算共计达到8.6万亿美元,差不多完全对应了同期美国8.3万亿美元的逆差。

长期以来,历届美国政府都指责日本、中国和德国操纵本国汇率,并通过其它商业手段使自己在全球市场获得竞争优势。

1980年代的美国总统里根不喜欢日本;中国则被2000年代的小布什总统所厌恶,现在特朗普把愤怒的矛头对准了中国和德国。

根据世界银行/IMF数据,自里根1981年上台以后,美国的经常帐除一年外年年赤字,唯一的例外是1991年,盈余也微乎其微,仅相当于GDP的0.046%。

特朗普对他认为是美国在世界贸易舞台上蒙受损失与挫折的事情大肆开火,但他应该将火力更多地对准国内才是。(完)

编译 张明钧/王琛/徐文焰/郑茵 审校 高琦/张荻/王洋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