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7, 2018 / 4:53 AM / 2 months ago

(修正)《MCGEEVER专栏》油价虽上看百元 欧洲央行应能避免三度加息政策失误

(修正以删除内文第三段赘字)

资料图片:2016年4月,德国法兰克福,欧洲央行总部玻璃窗映出的欧盟旗帜。REUTERS/Ralph Orlowski

路透伦敦9月26日 - 欧洲央行在2008年和2011年的升息之举,或许是近代央行史上最大的政策错误。随着油价再次上看100美元,欧洲央行最不愿见到的就是重蹈覆辙。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布兰特原油价格本周触及每桶82.55美元,创下近四年来最高水准。过去一年油价涨了40%,欧洲央行对这个通胀危险信号恐怕难以置之不理。

同样在本周,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对欧洲议会表示,欧元区基础通胀的加速“相当活跃”,并表示对薪资增长继续加快抱有信心。

把这些全拼凑起来,你或许会认为欧洲央行应该已经准备推翻维持历史低档利率到明年夏季的承诺,提前祭出一两次压抑通胀的升息。

这次不会了。

真要说的话,原油价格升破100美元的震撼,反而可能促使当前这批欧洲央行决策高层动手放宽政策,或至少延长宽松政策,而不是收紧政策。

首先,目前油价急涨比较偏向源于供应受限而非需求上升。美国对两个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国委内瑞拉及伊朗实施制裁,打击了这两国的石油产量,而根据野村的资料,OPEC及其盟友产油国的备用产能仍处于历史低档。

在美国带头之下,全球经济正以强劲稳定步伐增长。但经济增长所面临的种种风险,从贸易战到美国升息,整体上看是偏向下档。若经济增速放缓,将会抑制石油需求。

其次,油价通常会波动过头,在临近周期顶峰和低谷时波动加剧。这意味着油价可能比评论家几个月前预期的涨得更高,亦或跌得很惨。

第三,油价保持高位运行的迹象,比如说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处于100美元上方,可能挤压企业获利,迫使企业裁员。在已然动荡和危险的政治环境下,失业率不断攀升,法兰克福肯定会谨慎看待。

简而言之,有理由认为这将是“坏”通胀,而非“好”通胀。当然现在不会重演2008年或2011年的一幕。

reut.rs/2N1NlsN

欧洲央行在2008年7月上调了利率,当时油价创下每桶147美元的纪录高价,较之前一年翻了一倍。当时亦正值全球信贷紧缩之际:贝尔斯登(Bear Stearns)BSC.N几个月前刚被纾困,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数周后宣布倒闭。

2011年油价再次冲破100美元,欧洲央行不止一次而是两次上调利率,彼时也正值欧元区债务危机愈演愈烈:希腊和爱尔兰已靠援助度日,西班牙和意大利公债收益率不断飞涨,最终促使德拉吉在一年后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来干预。

今时今日的欧洲央行决策者将会更为谨慎,尤其是尽管通胀率触及目标,但还低于当时的水平。整体通胀率目前在2%,但2008年和2011年时则分别为4%和3%。

欧洲央行打算在今年年底结束其2.6万亿欧元的购债措施,且维持利率不变“至少”到明年夏天。关于利率指导的模棱两可足以让欧洲央行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欧洲央行可以在明年9月或者12月加息,更或者是按兵不动,就其信守承诺而言仍无可厚非。(完)

编译 戴素萍/蔡美珍/侯雪苹/孙茉莉; 审校 李爽/高琦/张荻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