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0, 2018 / 4:16 AM / 2 months ago

《MCGEEVER专栏》美国公债年度表现糟糕时 其他市场却未必

(本文作者Jamie McGeever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7年4月,美元纸币。REUTERS/Dado Ruvic

路透伦敦10月9日 - 美国公债今年迄今总回报为负,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但每次出现时都会在全球市场引发明显的连锁反应。

股市、信贷市场、高收益债和新兴市场受创尤重,因为投资者逃离美国公债这种全球最安全且流动性最好的资产,推高借贷成本,挤压流动性并令金融市场环境收紧。

这是目前流行的设想,并且决定了金融市场当前的大环境。美国债市抛压加重,公债距离录得1970年代初期以来的第五次年度负回报越来越近。

麻烦的是,实际情况可能并非如此。美国公债前四次录得年度负回报是在1994年、1999年、2009年和2013年,全球市场对此的反应迥然不同。

下图显示了主要金融市场指数和资产之前这四个年份的表现,以及今年迄今的走势。

reut.rs/2OhVHC2

这几年中每年10年期美债收益率都至少上升80个基点,1994年204个基点的年升幅仍是纪录最大。今年迄今,该收益率涨84个基点,许多观察人员认为还会上涨。

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难以界定的概念,即债券价格下降究竟是出于“有利”原因还是“不利”原因。有利原因指经济繁荣,意味着债券有序下跌;而不利原因指担心美联储行动滞后,将不得不大举加息,导致债券无序下跌。

今年的情况是二者兼而有之。美国经济增长强劲,美联储牢牢处在稳步升息的轨道上。但围绕美联储将不得不进行更多升息,从而抑制增长并引发经济下滑的担忧在最近几周有所升温。

10年期公债收益率在今年的多数时间在2.75-3.10%之间波动,几乎总是处在3.00%下方。但在9月中旬有效突破3.00%,本周更是升至七年高位3.26%。

市场担心的是,债市到目前为止相对有序的跌势可能会变得更像是一场大跌。美债收益率在10月3日上涨10.5个基点,创2016年美国大选翌日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

高盛的分析师将两次世界大战时期“无处遁逃”的债市熊市,19世纪70和80年代的滞涨时期,以及19世纪90年代以来(不包括1994年)的债市跌势做了比较。

在“无处遁逃”的熊市期间,随着市场重新评估增长和通胀风险,很多其他资产类别也在大幅下跌。但自19世纪90年代以来的债市颓势期间,通胀和通胀预期大都很稳定,意味著名义和实际跌幅都更短暂且轻微。

“多重资产投资者已变得较不担心债市熊市,”他们上周的研究报告称。“在锚定的通胀和货币逐渐收紧之下,(股市)熊市可能冬眠更久。”

但自满是危险的。债市空方引用了几个收益率为何应会继续上升的理由:经济基本面仍显强劲、美联储没有放慢政策迹象,正加速其资产负债表瘦身;再者,随着美国预算赤字扩大,新债供应暴增。

另外也有人主张称,美国增长已上升乏力,收益率曲线形状正在示警经济放缓或在2020年前转为衰退,所以美联储升息速度不会如其所暗示的或者如市场预期得那么快。

不论如何,市场开始感受到美债最近这次大跌的痛楚。

新兴股市上周挫跌4.5%,跌幅为2月来最大和近三年中第二大。上周也是全球高收益资产6月底来表现最糟糕的一周;全球股市下跌了1.8%,如果标普500指数本周周线收跌,将是该指数2016年年中以来首次录得连续三周下跌。

它们在今年末段的表现及其所表明的2018年全貌,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美国债市表现。纷乱秋季中响起的警钟声肯定将传播得又远又广。(完)

编译 徐文焰/李爽/汪红英/李婷仪 审校 高琦/艾茂林/张荻/杜明霞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