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MCGEEVER专栏》美联储鹰味渐浓 频频喊话好让市场别掉以轻心

(本文作者Jamie McGeever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9年1月,美国纽约,行人经过纽交所外的一处华尔街标识。REUTERS/Shannon Stapleton

路透佛罗里达州奥兰多1月12日 -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显然在新一年提高了抗击通胀的调门,以因应火热的就业市场和消费者物价涨势。但其语气变化的速度和幅度可能也是为了促使货币市场认真地看待这一问题。

由于月度经济数据仍然受到疫情扭曲,而且新冠疫情仍在肆虐,所以美联储立场从逐渐撤回刺激措施的“观望”姿态,变成更急迫的强硬行动派,这种转变看起来并不那么和谐。

尽管有人批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只是为了进一步证明自己对抗通胀的决心,以确保连任,不过美联储的立场转变其实是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各派官员看法改变的共同结果。

以旧金山联储总裁戴利为例,她是一名就业市场问题经济学家和不平等问题专家,被视为FOMC中最鸽派的成员之一。

戴利在11月中旬的两次演讲中还坚持认为,通胀将会缓和。加息不会解决供应链瓶颈和推高物价的其他暂时性问题,只会损害就业和经济。

“不确定性要求我们警惕地等待和观望,”她在11月11日说,并在11月16日补充称:“一头扎进迷雾中可能会付出沉重代价。耐心是我们能采取的最大胆的行动。”

而戴利上周却表示,“肯定”需要调整政策以应对通胀,不过要谨慎些。

还是有必要看一下美联储近期指引的一个简短时间表。

9月下旬,18人组成的FOMC中有一半人认为至少在2023年前不会加息。美国期货市场和高盛等华尔街重量级公司当时都预计今年利率不会发生变化。

当FOMC在11月2-3日召开会议时,市场认为今年只有一次25个基点的加息,而且这要到9月前后才会发生。

FOMC在12月中旬的会议上拧了螺丝。它发出了今年加息三次的信号,比市场当时的预期还多一次,并表示将加快缩减购债,以便在3月结束资产购买。

最后一个转折点是1月5日发布的此次会议记录显示,FOMC就缩减其总资产持有量展开了初步讨论。

市场最终明白了美联储的意思。期货市场现在认为2022年升息四次、每次升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接近100%,首次升息在3月。德意志银行、摩根大通和高盛的经济学家们已经摒弃了原有预测,也在为今年100个基点的升息做准备。

图:美联储利率预期

tmsnrt.rs/3K1pE2N

**迎头赶上**

短期利率市场大幅调整对2022年利率走向的预期,似乎正是美联储想要的。自新年以来,数位地区联储总裁已给予市场这方面的指引,鲍威尔本人在周二的参议院提名确认听证会上也没有表示异议。

“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认为这是有意为之,”美联储公开市场部门的前高级交易员Joseph Wang表示,指出美联储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在市场上突然改变政策。

Wang认为,最近工资增长和通胀的强劲势头吸引了FOMC委员的注意,使他们认为美联储的稳定物价和就业最大化双重任务已接近完成。

无论他们转向鹰派的原因是什么,他相信美联储官员一直担心他们没能让市场跟着他们走,因此加大沟通力度来带节奏。

首次示警是在11月。当时美联储宣布,将很快开始缩减每月1,20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规模,鲍威尔表示,将通胀描述为“暂时性”已不再准确。然后FOMC在12月发出信号,2022年将有三次加息,市场最终跟上了脚步。

然而,尽管2022年的预期有所转变,市场仍然不相信美联储愿意或能够达到2.5%的所谓中性或“终端”利率--覆盖到2025年的利率期货仍然显示政策利率将低于2%。

这对于试图弄清官方利率长期前景的投资者至关重要。如果紧缩周期比美联储预期的提早结束,长期债券收益率和美元也可能受到抑制,在此过程中,高昂的科技股估值也会得到维持。

但前提是政策或市场层面有明确前景。

达特茅斯学院经济学教授、前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委员布兰费罗(David Blanchflower)说,看起来FOMC委员在利率问题上的鹰派言论像是被硬派的任务。但这与经济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不知道2022年将会发生什么。他们没有数据,没有预测模型,所以正确的做法是等待和观察。他们迷失了,”他说。

tmsnrt.rs/3rkY87U

(完)

编译 李爽/孙茉莉/王灿;审校 徐文焰/汪红英/刘秀红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