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MCGEEVER专栏》不论鲍威尔还是布雷纳德执掌美联储 市场都将松一口气

(本文作者Jamie McGeever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9年3月,美国华盛顿,美联储总部。REUTERS/Brendan McDermid

路透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11月5日 - 关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主席鲍威尔将再次获得提名的臆测升温。但就算远远落后的第二大热门人选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获得美联储主席提名,市场也几乎看不出其中的差别。

周四晚些时候,博彩网站上的一系列活动将鲍威尔被重新提名的可能性提高到80%以上,并将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获提名的机率降至10%以下。有报导称鲍威尔刚刚访问了白宫。

如果拜登政府决定不要换掉鲍威尔,尽管有这样的可能性,但布雷纳德仍是最有可能的接替人选。对试图推测所有选项的金融市场而言,布雷纳德执掌美联储的影响仍然是值得关注的因素。

人们普遍认为布雷纳德是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最鸽派的成员,投资者最有可能将她升任主席视为货币政策相对于目前预期将更宽松的标志。

起初,这可能意味着预期中未来几年的紧缩政策被取消,美债收益率曲线趋陡,长期通胀预期升高,美元走软,股市和信贷市场因“风险偏好”上涨,不过这种可能性较低。

但是,鲍威尔承诺在加息问题上保持耐心,坚持认为目前的高通胀是暂时的,并致力于履行美联储在就业方面的职能,在他的领导下,FOMC所采取的政策已经在为大多数情景奠定基础。

若布雷纳德出任美联储主席,货币政策还可能变得多么更鸽派呢?

BMO全球资产管理美国固定收益联席主管Scott Kimball认为,“布雷纳德将‘传递接力棒’,而不会改变看法。”

**促进就业方面**

当市场参与者、评论人士和观察人士提到美联储的“公信力”时,他们几乎总是指美联储对实现通胀目标的承诺,很少指的是实现就业最大化。

然而,鲍威尔一整年都在强调,在美国经济恢复到接近充分就业的状态之前不会提高利率,布雷纳德完全赞同这一立场。

鲍威尔在周三政策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有60次提到了就业或失业,在新冠疫情时代仅次于今年3月的67次。

今年以来,他在会后线上新闻发布会上提及就业的次数从1月份的24次稳步上升。一如预期,提及通货膨胀的次数也在上升,但周三的64次明显少于6月的94次和7月的86次。

布雷纳德曾以民间部门的教授和公共部门政府官员等不同身份从事劳动市场问题的研究。她肯定会同意鲍威尔的承诺,即帮助美国经济尽可能多地恢复疫情前峰值失去的420万个工作岗位,然后再加息。

尽管一些通胀指标创30年来的最高值,而且加息也日益临近,但布雷纳德认为,几十年来压低通货膨胀的全球因素基本上仍然存在。

她和鲍威尔都认为,经济能够在不产生持久通胀的情况下,维持可以推动最大化就业的热度。而且,随着他们收集到更多关于疫情后就业市场结构的信息,两人可能都愿意调整最大化就业的目标岗位。

“但如果劳动力市场停止改善呢?这将使他们陷入困境,”德意志银行的高级美国经济学家Brett Ryan认为。

**反对票**

布雷纳德与鲍威尔之间立场比较泾渭分明的可能是在监管领域。民主党籍的布雷纳德是最公开力主整治华尔街的FOMC委员,与共和党籍的鲍威尔相比更是如此。

根据美联储理事对提议版本及最终版本监管措施的表决记录,自2018年以来,布雷纳德有23次在理事会决议投反对票,弃权四次,反对次数远高于所有其他成员。

从一些反对意见的陈述中,特别是关于放松多德-弗兰克法案的金融监管,可以看出布雷纳德倾向采取更严厉的监管行动。

如果美联储的监管立场转为倾向藉由提高资本率、实施更严格的压力测试、或限缩银行自营交易的投资范围,好让金融机构承担更多责任或更为保守,这有可能导致融资成本上升及市场流动性减少。

但只要货币政策持续鸽派,就可以轻易弥补这些金融条件紧缩现象。

“除非金融稳定性变成真正的问题,否则由布雷纳德执掌的美联储,将会大致上和现在的美联储差不多。她在宏观审慎政策上会更加积极,”顾问公司Suttle Economics创办人Phil Suttle说。(完)

编译 杜明霞/王兴亚/王灿/蔡美珍;审校 戴素萍/李婷仪/陈宗琦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