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 2018 / 6:31 AM / 4 months ago

《MILLER专栏》特朗普口头干预或成为抑制美元涨势的有力工具

(本文作者Martin Miller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7年4月,美元纸币。REUTERS/Dado Ruvic/Illustration

路透伦敦8月1日 - 如果以史为鉴,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对美元涨势的不满表态可能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变得十分重要,可能会预示美元将持续走软,尽管美国经济表现较为强劲。

当美元即将进入持续下滑或上行通道时,特朗普展示出一种不可思议的口头干预能力,尽管他就汇率的表态通常不会得到政策行动的支持。

还有其他理由让人认为,特朗普近期表态与美元疲软可能只是巧合。其中包括美元多头交易太拥挤、第三季度可能存在负面季节性因素以及技术面前景难以捉摸。

**美元见顶,特朗普干预**

美元指数7月19日创下2018年新高95.656。

在那天稍晚的时候,有报导称特朗普表示对美国加息“并不兴奋”,强势美元令美国处于不利位置。美元随之回落,当天收盘远低于盘中所及高点。

他在第二天(7月20日)再度批评美联储和“强势美元”,导致美元指数进一步回调,在接下来的五天里跌幅高达1.6%。

reut.rs/2n4t9vQ

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预先阻止美元走势。

2017年1月17日,当美元指数接近101时,当选总统特朗普告诉华尔街日报,美元已经“过于强势”,部分原因是中国压低了人民币汇率。这导致美元指数在随后的12天内下跌达2.4%。

2017年4月,当美元指数略高于100时,他再次感叹美元“过于强势”。该指数随后持续下跌,最终在2018年1月跌至90以下。

相比之下,在特朗普于2018年1月25日告诉CNBC他想要“强势美元”之后,美元指数接下来的10天内上涨了2.4%。

不过,从那时开始美国与中国的贸易紧张情势已经升高,特朗普政府可能将美元贬值与关税视为与中国打贸易战的武器之一。人民币急贬的事实也可能降低强势美元的吸引力。

这与特朗普及其政府过去的言论也殊无二致。

2017年1月底,特朗普与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皆暗示对美国长期维持的“强势美元”政策感到不满。到2018年1月,美国财长努钦则表示乐见美元贬值。

从1990年代克林顿政府的鲁宾以来,美国历任财长都坚持某种形式的强势美元政策。这项政策被视为是安抚投资人的一种方式,让他们相信华府不会干预汇市让美元贬值。

**投机性的美元多仓充斥市场**

尽管美国政府不乐见强势美元,似乎与市场背道而驰,但以今年美元的涨势来看,确实有投机热潮协助带动美元过度升值的迹象。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24日止当周期货市场的净多仓相当于203亿美元现金部位,高于此前一周的184亿美元。美元仓位是根据芝加哥国际货币市场(IMM)投机客的日圆、欧元、英镑、瑞郎、加元和澳元的净仓位计算得出。

投机客连续第六周持有美元净多仓,但自从特朗普7月19日及20日对美元强势表达不满之后,持续遭遇压力,目前主要风险是未来几周可能面临进一步轧低。

美元指数周五下跌,无视美国第二季国内生产总值(GDP)表现。美国第二季GDP环比年率初值为增长4.1%,是2014年第三季以来最强劲表现。[nL4S1UO04C]

除了美国GDP数据未能提振美元,外界也担心贸易冲突将打压美国下半年经济表现,两者可能都会让美元多头感到不安。

此外,美元多头在第三季还有一个结构性的不利因素。根据对2000年以来美元指数第三季表现的分析,过去18年来,美元指数有10年在第三季下跌,其中包括2016及2017年。

美元指数第三季走势的季节性因素本身虽不是特别强烈,但与特朗普的口头干预、美元多仓、及技术面展望综合来看,美元持续性下跌的风险愈来愈大。

技术面来看,最近几周美元指数已多次周线未能站上200周均线(目前均线在95.320)。美元指数在30周波林格区间上缘遭遇阻力,是美元指数呈超涨的信号。目前区间上缘在96.079。

技术面而言,未来几周美元指数可能朝30周均线(目前在91.926)展开大幅持续下跌的风险正在增加。这或许不代表美元涨势告终,但当美元转跌时,美元多头可能面临信心危机。

reut.rs/2n0lIG2

**鲍威尔力求美联储独立性**

对削弱美元行动构成阻碍的主要因素,在于美国经济相对强劲,以及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FED/美联储)对此做出的回应。

市场似乎深信,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美联储/FED)主席鲍威尔将会坚持当前的紧缩政策循环,预期2018年底之前将会再升息两次。鲍威尔同时也力求扞卫美联储的决策独立性。

目前过高的美元多仓将期待美元指数能够重新站上重要的费波纳奇水准96.036,并期待周线能够收在此价位之上,这是2017年从103.82跌至2018年88.251的50%回档位,而这也是特朗普当选后的美元指数跌势。

但若特朗普试图再度利用口头干预压低美元,美元多头肯定得要再次寻求避险。(完)

编译 王灿/张涛/陈宗琦/蔡美珍/张明钧;审校 张荻/龚芳/白云/张若琪/戴素萍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