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 2018 / 5:03 AM / 3 months ago

《KEMP专栏》油价上涨引出“需求摧毁”议题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7年7月,英国伦敦,Texaco加油站的加油机。REUTERS/Hannah McKay

路透伦敦5月2日 - 过去两年油价上涨,重新引出了需求摧毁(demand destruction)议题,产油国、贸易商和分析师试图预测消费者会对油价走高有何反应。

在油价周期进入这个阶段时,需求摧毁总会成为讨论话题,而且目前的讨论与2005-2008年和2011-2014年油价高企且不断上涨时期的情况类似。

布兰特原油目前已较2016年初低点飙升了47美元(170%),接近每桶75美元。

在同一时期,加权平均的美国汽油零售价格上涨了近1.13美元(61%),现在距离每加仑3美元只差几美分。

原油和汽油价格仍远低于2014年6月底开始下滑之前的水平,当时二者分别高达每桶115美元和每加仑3.80美元。

但原油和成品油现在已经不再特别便宜,而且大多数贸易商和石油出口国预计未来一年将进一步上涨。

以实质价格而言,目前油价接近1998年末至2016年初上一轮周期的平均水平。

reut.rs/2I97PBt

随着价格周期推进,油价向着下一顶点前进,石油消费国的反应势必受到更多关注。

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20日发布推文,将油价上涨归咎于OPEC,这是油价在石油消费国引发政治敏感性的一个初步迹象。

“油价被人为地推至非常高的水平,这不妙,也不会被接受,”特朗普以他一贯直接的方式写道。

形成对比的是,OPEC官员表示迄今没有看到油价上涨对石油消费造成负面影响。

“我没有看到当前价格对需求造成任何影响。以往有油价更高的时候--是当前油价的两倍,”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长在吉达对记者表示。

“能源密集度下降和能源投入的生产率提高,让我认为还有接受更高油价的能力,”他在4月20日表示。

**价格门槛?**

价格周期到了这个阶段,通常会引发各界猜测,油价要涨到哪个水准才会开始摧毁石油需求。

最近几周,部分分析师指称当油价升破每桶80美元时,就会打压需求,另外一些分析师则是把门槛设在高达100美元。

也有人指出,对于美国开车族来说,汽油每加仑升至3美元、甚至是4美元,是重要的心理关卡上限。

reut.rs/2rez6cm

但通过指认特定价格门槛来思考油价和消费问题的作法,或许是不对的。

现实上,消费者持续对价格做出反应,涵盖从需求得到刺激到需求遭到毁灭。

油价跌得越多、且油价预期停留在低点的时间越长,那么需求往往获得更大的刺激。

油价涨得更高、且油价预料维持涨势的时间越长,那么需求通常会遭到更大的破坏。

消费对价格的反应是连续的,但高度非线性。

这种反应也需要时间来实现,因为消费者较慢调整自己的行为并购买新设备,而且由于汇报的延迟性,要反映到官方消费统计中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加重复杂性的是,石油消费也会对其他因素做出反应,包括经济增长和收入、汽车保有量和车队增长、平均行驶里程和平均每加仑英里数等。

reut.rs/2rfBX4q

这些因素中有一部分本身就或多或少与油价相关,而且时间或长或短,这反过来又使得相关分析变得更为复杂。

比如说,购买新车时,油价会对燃油经济性的选择产生影响。

因此,估测石油需求的价格弹性是非常困难的,因此经济学家们的预估五花八门。

但可以确定的是,石油消费确实对价格变化做出了反应,而且这种反应并不适用于任何特定的门槛。

**需求受抑制**

全球统计数字显示,油价和石油消费之间存在明显关联,至少对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高收入国家而言是如此,不过对OECD以外的中低收入国家来说,这种关联并不那么明显。

自1970年以来,非OECD国家的石油消费量每年都在增加,只有1993年例外。

在这些国家,经济快速增长、家庭收入提高和汽车保有量不断上升,驱动石油消费增长,一直主导市场并掩盖了油价的影响。

相比之下,在OECD国家,收入和汽车保有量的增长较为温和,油价对石油消费的影响显而易见。

OECD石油消费量在1973-74、1980-83、2006-2009、2011-2012和2014年下降,这些时期都与实质油价高企相关。

相反,OECD石油消费量在1970-1973年间上升非常迅速,1986-1999年间再度快速增长,这两个时期实质油价都相对较低。

这其中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差别,包括1970和1980年代危机期间人们停止使用石油取暖和发电,以及石油价格波动和经济衰退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

但价格和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消费之间的基本关系很明确。

通常油价上涨并未高到足以压低全球整体需求的程度,因非OECD国家的消费继续增长。

但高油价往往通过影响OECD消费来缓和需求的增长。

reut.rs/2IfQNBI

从美国汽油价格、交通流量和汽油消费之间也可以追踪到同样的基本联系。

受汽油价格下跌推动,2015-2016年美国汽油消费增长与前几年相比明显加快。

但根据美国能源资料协会(EIA),2017年汽油消费持平,预计2018年增幅仅为3万桶/日。

**回顾历史**

油价自2016年初以来上涨,很可能已经开始抑制消费增长(与每桶30美元时的基线相比)。

迄今为止,油价上涨对需求的抑制作用,由于全球经济同步增长而被抵消,尤其是石油消费量占比越来越高的中等收入国家的增长。

但如果油价继续攀高,将会达到使得消费增速开始明显放缓的水平。

不幸的是,以往的经验显示,只有在需求减速已经发生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变得明显起来。

鉴于整个体系大幅滞后,即便油价停止上涨,消费增长的放缓也还会继续。

2011-2014年期间的平均油价高于每桶100美元,导致OECD国家消费量下降,以及非OECD国家消费量增长放缓,从而为最近一次油价大跌创造了条件。

正如大多数对冲基金公司和石油出口国预测的那样,倘若油价继续上涨,同样的情景可能会在2019-2021年期间再度上演。(完)

编译 张涛/王灿/张明钧/刘秀红/郑茵/侯雪苹;审校 高琦/蔡美珍/刘秀红/孙茉莉/王琛/李爽/徐文焰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