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OPEC+是在赌原油需求复苏与增产的速度一样快

4月6日 -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20年4月,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机构标识和3D打印的抽油机模型。REUTERS/Dado Ruvic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4月6日 -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与俄罗斯等国组成的产油国联盟OPEC+决定从5月开始放宽产量限制,此举实际上是在押注,在产量回升之际当前疲弱的原油需求将会同步改善。

如果你认为历史经验可以说明问题的话,就很难相信这样的供需平衡预期会是正确的,特别是在全球石油市场曾被新冠疫情冲击得七零八落之后。

新冠疫情的影响仍很明显,OPEC+就已决定到7月份将原油产量实际提高210万桶/日,这样做似乎真的很大胆。

该联盟同意在5月、6月和7月分别增产35万桶/日、35万桶/日和40万桶/日左右。

另外,沙特表示将在7月前逐步退出目前100万桶/日的额外自愿减产,这意味着市场供应将再增加100万桶/日。

上周的会议令原油市场有些意外,市场原本预计OPEC+会把减产计划再延长一个月至5月。

但5月增产35万桶/日的规模相对较小,而且考虑到大部分炼油企业可能已经完成了该月的采购计划,所以OPEC+这项决定的影响可能打折扣。

6月进一步增产35万桶/日的影响可能也有限,因为很多炼油企业,尤其是亚洲主要进口地区的炼油企业,可能已经确定了需求和进口计划。

但到7月时,除5月和6月已经恢复的产量之外,产量将再增加140万桶/日。

问题是,OPEC+关于需求复苏步伐能够使市场消化新增供应的判断是否正确。

尽管美国总统拜登要求降低能源成本带来一定的压力,而且印度也对当前油价越来越不满,但OPEC+将不会希望油价进一步大幅回落。印度是亚洲第二大原油进口国,仅次于中国。

全球指标布兰特原油期货周一有所回落,收于每桶62.15美元,低于4月1日OPEC+会议当天的64.86美元。相比3月8日创下的今年迄今高点71.38美元,下跌了约12.9%。

**需求复苏?**

有证据表明,亚洲对进口原油的需求正在恢复到2020年第一季度末疫情对需求造成冲击前的水平。

根据路孚特Oil Research的数据,3月亚洲原油进口量预计约为2,520万桶/日,略低于2月的2,575万桶/日,但高于1月的2,458万桶/日和12月的2,321万桶/日。

去年3月的进口量为2,660万桶/日,去年2月的进口量为2,670万桶/日。

总体而言,虽然亚洲对进口原油的需求正在回升,但似乎还没有完全回到新冠大流行前的水平。

另一个可能让事态更加复杂的因素,就是亚洲需求复苏看来并不均衡,汽油的需求要好过柴油及航煤等中质馏分油。

这暗示着轻型车辆运输正在回归,但是工业及航空需求仍较往常疲软。

新加坡航煤裂解价差周一收在每桶3.63美元,高于3月31日创下的年内低点2.23美元,但仍远低于疫情前常见的高于15美元水准。

反观汽油裂解价差周一报每桶7.20美元,接近2020年初疫情爆发前几个月的水准。

炼油厂可能转向炼制较为轻质的原油以生产更多的汽油,而非炼制能够产出更多中质馏分油的重质原油。

对于一些炼厂而言,这会增加其潜在收益,对于印度炼厂而言尤是如此,他们正寻求OPEC+以外的供应,因为来自西非、美国、南美及欧洲等替代中东的原油有许多都是相对轻质的原油。(完)

编译 郑茵/王灿/王兴亚/张明钧;审校 张荻/张涛/汪红英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