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亚洲11月原油进口料强弹 但释油行动增添变数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6年5月,新加坡附近海域的油轮。REUTERS/Edgar Su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11月25日 - 尽管石油进口国对于高油价怨声载道,但随着用油大国赶在冬季来临前采购,亚洲11月原油进口量应该已反弹至今年高位。

根据Refinitiv Oil Research的估计,亚洲11月原油进口料达2,635万桶/日,较10月的2,255万桶/日高出一大截。

今年以来的多数时间,亚洲原油进口情况并未赶上全球需求回升及市场供给紧俏的主流题材,这些供需因素在北美及欧洲的影响较明显。

然而,为了赶在北半球冬季前备妥供给,亚洲各地炼油业者买进更多11月交付的原油,预料主要原油进口国的到货量全面上升。

原油进口居全球之冠的中国,11月原油进口量料达到1,047万桶/日,高于10月创下的2018年9月以来低点890万桶/日。

不过鉴于当前有多项变数在发挥影响,中国11月原油进口回升究竟是昙花一现,或是恢复上行趋势的起点,仍充满问号。

由于政府向一些独立炼油商发放的新配额必须在年底前用完,这很可能提振了进口。

这导致这些炼油商大举买入,尤其是俄罗斯ESPO原油,该品级原油的现货升水涨至2020年1月以来最高。

ESPO较迪拜原油升水在11月16日达到每桶6.35美元,从8月17日触及的每桶1.90美元的近期低点攀升。

但随后回落至每桶4.10美元左右,因中国独立炼油商对1月装船的原油兴致寥寥。

另一个可能影响中国明年第一季进口的因素是,战略石油储备(SPR)可能会释出更多原油。

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对加入美国主导的石油储备释放计划一直含糊其辞。中国周三表示会“根据自身实际和需要”安排投放国家储备原油。

中国没有做出从SPR中释放原油的坚定承诺,给市场带来了其未来进口需求的不确定性,不过北京方面可能会采取一些行动,因为当局已经明确认为油价过高。

**SPR不确定性**

亚洲第二大原油进口国印度承诺从其SPR中释放500万桶石油,如果在一个月内供应,假定一个月有31天,则供应规模约为16.1万桶/日。

这应该不会对印度的总进口量产生太大影响,路孚特估计11月的进口量将从10月的404万桶/日升至441万桶/日,是4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日本是亚洲第三大原油进口国,将从其SPR中释放“数十万千升”,日经新闻称释放规模约420万桶,数量大约相当于全日本一至两天的需求量。

日本11月的进口量有望达到304万桶/日,高于10月的254万桶/日,是2020年3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亚洲第四大原油进口国韩国也将加入美国的倡议,但尚未确认将从储备中释放的石油数量。

韩国11月原油进口量估计为295万桶/日,创22个月新高,高于10月的270万桶/日。

总体而言,亚洲11月的原油进口反映了冬季来临之前需求增强以及从新冠疫情最严重时期的持续复苏。

未知因素是该地区各进口大国的SPR将释放多少石油,以及在什么时间范围内。

图:亚洲原油进口及布兰特油价表现

tmsnrt.rs/3cIcpVc

(完)

编译 蔡美珍/艾茂林/刘秀红;审校 张涛/孙茉莉/汪红英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