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中国禁止澳洲煤炭进口 贸易流向将重新洗牌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2年6月,澳洲纽卡斯尔,港口码头堆放的煤炭。REUTERS/Daniel Munoz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1月12日 - 中国实质禁止澳洲煤炭进口,正迫使全球前两大进口国及两大出口国重新调整贸易流向。

印尼和澳洲主宰着全球海运煤炭贸易,其中印尼在动力煤市场称霸,而澳洲则是最大的焦煤出口国、第二大的动力煤供应国;焦煤是生产钢铁的原料。

中国是全球最大煤炭进口国,印度则是居次。

中国主要的煤炭供应国为澳洲,但此一地位在北京当局非正式禁止澳洲煤炭进口之后就已丧失,据信这是中国为了报复澳洲呼吁就新冠疫情展开国际调查。

印尼为中国的第二大供应源,在自澳洲进口近乎绝迹之际,印尼目前也见到需求激增。

而对于印度的出口情况则发生了逆转,印尼作为印度最大煤炭供应国的地位可能要被澳洲抢走,以前澳洲只向印度出口数量相对较少的焦煤。

路孚特编制的12月数据清晰反映了煤贸易流的变化。

中国12月自澳洲的煤进口只有447,523吨,为路孚特2015年1月开始编制船舶追踪和港口数据以来的最低位,较2020年6月创下的高点964万吨大幅下降。

即便是这些来自澳洲的少量进口可能也到不了终端用户手里,因为路孚特数据仅反映已卸船的船货,意味着这些船货可能尚未办理清关手续。

然而,中国12月自印尼的煤进口飙升至1,219万吨,轻松超越2019年4月创下的纪录高位1,047万吨,是11月进口量430万吨的近三倍。

印度12月从澳洲进口了624万吨,高于11月的506万吨和10月的548万吨,近三个月的进口量均超过了2019年12月创下的481万吨的历史最高纪录。

印度12月从印尼进口了565万吨,低于从澳洲进口的数量,也低于11月的582万吨和10月的675万吨。

12月的数据也远低于印度2019年4月从印尼进口1,058万吨的最高纪录。

**印尼价格占优**

尽管流动数据清楚地显示出中国政府颁布澳洲进口禁令造成的变化,但对价格的影响并没有那么明显。

印尼动力煤的发热量普遍低于澳洲煤炭,因此价格低于澳洲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指数。

根据报价机构阿格斯(Argus),印尼发热量为4,200千卡/公斤的煤炭1月8日止当周收报每吨45.56美元,为2018年7月以来最高,较2020年9月4日当周创下的低点22.63美元上涨101.3%。

这是令人瞩目的涨势,而且中国的额外需求肯定是一个推动因素,但澳洲动力煤价格也在上涨,尽管丢掉了中国这个客户。

1月8日当周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每吨80.36美元,虽然较近期高点83.26有所回落,但仍较2020年9月4日当周创下的年内低点46.37高出73.3%。

该指数上涨可能与澳洲的北亚传统客户需求增加有关,例如日本12月从澳洲的煤炭进口增至917万吨,为2020年1月以来最高,11月为813万吨。

北亚大部分地区气温偏低,以及液化天然气现货供应有限,使得煤炭需求获得提振。液化天然气供应紧俏抑制了燃气发电。

印尼似乎是价格上涨以及中国禁止澳洲煤炭进口的主要受益者,而主要输家无疑是中国。

中国不得不付出更大的成本来寻找替代供应。并且有报导称,随着隆冬的到来,中国部分地区已出现煤炭短缺。

中国国内煤炭价格也随之飙升,指标秦皇岛动力煤飙升至咨询公司钢之家2011年提供评估以来的最高水平。

这个价格周一升至每吨878元人民币(135.79美元),较5月初触及的2020年低点467元上涨88%。(完)

编译 张明钧/白云/孙茉莉/李春喜/王颖;审校 艾茂林/张涛/张若琪/王兴亚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