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未汲取特朗普教训 中国限制对澳贸易却遭反噬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9年4月,中国青岛,港口内一艘散货船在装载煤炭。REUTERS/Jason Lee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1月27日 - 中国通过禁止或限制进口特定大宗商品来惩罚澳洲,但自身也付出了沉重代价,而澳洲迄今似乎避免了严重的金融影响。

中国政府在见证了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对美国自身的反噬后,却还对澳洲采取类似的做法,这可能很令人意外。

在时任美国政府升级对中国商品的关税措施之际,特朗普在2018年3月发推特称“贸易战很好,很容易赢”。

结果是特朗普只说对了一半,而且赢的一方不是美国。美国似乎输掉了它发起的贸易战,而贸易战针对的国家似乎正欣欣向荣。

在中国与澳洲的争端中,煤炭是最为明显的目标。北京当局几乎全数禁止澳洲煤炭进口,以作为在数个议题上对澳洲施压的措施,包括澳洲呼吁就新冠疫情起源发动国际调查,以及决定将华为排除在5G网络建设之外等等。

中国进口澳洲煤炭量因此崩跌,路孚特的船只追踪及港口数据显示12月卸货数量仅687,000吨,远低于2020年6月高点946万吨。

但数据同时显示,澳洲整体出口受挫程度不大,12月出货3,382万吨,为2020年表现最佳月份。

北亚寒流提振日本、韩国及台湾等地需求的同时,看来澳洲也成功地向其他区域消费国如印度、越南及泰国扩大出货。

煤炭市场变动并不止于数量,价格走势也对澳洲有利、对中国不利。

据澳洲统计局的数据,去年12月澳洲煤炭出口额为37亿澳元(28.7亿美元),创下去年5月以来的新高。

海运煤炭价格的上涨使中国购买进口煤炭变得更加昂贵。这反过来又使中国国内价格保持在高位,因为进口禁令使得它们不再面临来自海外生产商的竞争。

秦皇岛港动力煤价格近几日有所回落,1月26日收于每吨873元人民币(135.14美元),大幅低于近期所及高点1,038元人民币。

但即便近期价格下滑,该中国指标煤价仍比2020年5月每吨467元的低点高出87%左右,远高于当局乐见的520-570元区间。政府认为该价格区间既能确保矿企盈利,公用事业的燃料成本也不会太高。

**铁矿石、铜**

中国还非正式禁止从澳洲进口铜矿石和精矿。澳洲一直是其第五大供应国。

但全球铜矿资源短缺意味着中国将不得不支付更高的价格。同时,由于冶炼厂难以采购原料,他们也只好下调加工精炼费用(TC/RC)。

这样的情况再次上演:在全球资源短缺的时候,中国又切断了自己的供应源。这只是给自己增加了成本,对澳洲铜矿商没有任何损害,铜矿商可以很轻松地卖给其他买家。

中国没有对从澳洲进口的最重要商品--铁矿石实行任何限制。但鉴于巴西的供应问题,中国必须出高价来购买铁矿石,而巴西是仅次于澳洲的铁矿石第二大出口国。

自从中国针对澳洲采取贸易行动以来,贸易数字似乎一直非常有利于堪培拉。

这就佐证了中美贸易争端的教训:如果你仍然需要那些关税或进口禁令所瞄准的产品,那么从其他供应来源采购将付出更高代价。(完)

编译 王灿/张明钧/孙茉莉/王颖;审校 白云/艾茂林/王兴亚/张若琪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