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中国进口撑起2020年大宗商品市场 今年则未必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广东珠海,港口仓库的油气储罐。REUTERS/Aly Song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1月14日 - 在中国最新公布的主要大宗商品进口数据中,既有历史教训,也有警示信号。

历史教训是,中国在2020年购买了创纪录的原油、铜、铁矿石和煤炭,凸显示在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有可能摧毁需求的一年中,这个全球自然资源最大购买国对于保持大宗商品市场的繁荣是何等重要。

警讯是,周四发布的12月份贸易数据表明,中国的大规模购买狂潮似乎快要结束,进口需求可能正在恢复到可被视为比较“正常”的水平。

对于各类大宗商品市场来说,风险在于它们想当然地认为中国将在2021年保持2020年那样的进口盛况,再加上人们普遍认为疫苗上市将终结大流行并导致新一轮的大宗商品荣景,结果就在市场中造成了看涨观点。

中国2020年原油进口较上年增加7.3%,规模相当于1,085万桶/日,占到全球每天需求量的12%左右。

不过,12月原油进口只有906万桶/日,较11月减少17.9%,较2019年12月下滑15%。

当然,一个月的进口相对较弱并不预示着新趋势的开始,但对原油多头来说,一个令人担忧的因素可能是:中国去年的进口力道强劲,主要是因为中国在油价随疫情蔓延而暴跌时借机大举采购用于储存。

中国炼厂或是战略石油储备2021年是否还会大手笔采购,这是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尽管中国炼厂今年可能会进口更多的原油用于加工,而不是储存起来,但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部分将作为成品油出口,而这只会取代亚洲其他地区的原油需求。

还有一个市场去年也是几乎全靠中国支撑,那就是铜市,未锻造铜进口量较2019年的498万吨飙升34.2%至668万吨。

但去年12月铜进口量为512,332吨,较11月下降8.7%。这是连续第三个月下降,也是自5月以来最低的月度数据。

尽管伦敦期铜已从1月8日触及的每吨8,238美元的八年高点回落,周四亚洲时段报每吨约8,009美元,但仍比2020年的低点高出83%左右。

如果占全球铜需求约一半的中国铜进口继续放缓,那么全球其它地区预期中的复苏是否足以抵消中国增长放缓的影响。

**铁矿石和煤炭**

铁矿石是另一种中国占据主导的大宗商品,也是另一种2020年中国进口量创纪录的大宗商品。中国占全球海运铁矿石市场的三分之二以上。

2020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同比增长9.5%,至11.7亿吨。中国政府在疫情爆发后大力推动基础设施和建设项目,以提振经济增长,这导致钢铁需求强劲。

但与原油和铜一样,12月份铁矿石进口量并不惊人,为9,675万吨,较11月下降1.4%,较上年同期下降4.5%。

尽管市场对中国的钢铁需求前景仍持乐观态度,但中国政府很可能会在2021年收回部分刺激措施,这将使铁矿石进口更难迎来又一个强劲增长的年份。进口保持住韧性或许就算得上不错的结果了。

在中国12月主要大宗商品进口的数据中,煤炭表现较为独树一格,从11月的1,167万吨暴增235%至3,908万吨。全年进口量达到3.0399亿吨,较上年成长1.5%,同时创下纪录高位。

但12月煤炭进口大增主要是受中国煤炭政策影响,随着中国当局态度从积极压抑煤炭进口,大幅转为允许更多煤炭进口,以应对冬季异常低温之际的燃料短缺问题,12月煤炭进口数字逆转了连续数月的疲软表现。

2021年中国煤炭进口料将继续看政策当局脸色,几乎无法预测,只能说整体上官方对煤炭进口的支持,将会日益减弱。

整体而言,显然因为中国提高进口而大致拯救了大宗商品交易量,但2021年无法保证这种需求水位,特别是原油及铜,这两种商品去年采购的多数增量大概已经流入库存。(完)

编译 张涛/孙茉莉/艾茂林/王兴亚/蔡美珍;审校 白云/张涛/张若琪/王颖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