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RUSSELL专栏》中国计划提振大宗商品交易 但需先衡量现实障碍
2017年6月20日 / 早上8点00分 / 5 个月前

《RUSSELL专栏》中国计划提振大宗商品交易 但需先衡量现实障碍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0年6月,营口港,一名工人骑车经过铁矿石码头货场。REUTERS/Sheng Li

撰稿 Clyde Russell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6月20日 - 中国证券监管当局支持中国财富管理业者投资国内大宗商品期货,这一方面令人觉得鼓舞,但另一方面也显得有些诡异。

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6月17日表示,证监会计划取消有关政策限制,推进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养老基金等配置大宗商品期货资产。

方星海是在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作出上述表示,他虽未透露更多细节,但看来确实符合中国当局近来推进大宗商品交易、加强在全球市场地位的种种动作。

在证监会的表态之中,好消息是中国似乎是愈来愈认真研究开放国内市场,鼓励更多元化的投资者参与市场。

最近几年已有好几种大宗商品期货渐成气候,像是大连商品交易所的铁矿石合约。但这些商品期货常被批评更像是当冲(day-trading)散户的合法赌场,在提供价格发现或市场参与者对冲的功能反而没那么抢眼。

作为提振大宗商品交易的举措之一,中国三大商品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和大连商品交易所都打算增加可交易大宗商品的品种。

部分水果、化学品和电力合约在考虑范围内,而目前已经有很多大宗商品合约若放在西方市场会不太受人关注,例如沥青和硅锰。

然而,虽然增加可交易大宗商品的品种,以及扩大可参与投资者的数量和类型听起来很有前景,但效果并不是很直接。

**信心缺失**

如果说关于政府当局有一件事情是投资者了解的,那就是,如果当局不希望价格波动,他们不会忌惮去干预本应是自由波动的市场。

去年有几次,当局就采取措施,打压铁矿石、钢材和煤炭等当时很火爆的大宗商品的交易活动。

当时采取的措施包括提高保证金、上调手续费率等。

这些举措在去年为商品交易降温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或许未能达到当局希望的程度。

对于中国大宗商品市场的投资者而言,问题在于他们永远不能确定当局将在何时以及采取何种措施来严加限制交易。

允许金融机构参与大宗商品交易,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弱波动性,前提是这些机构基于供需基本面预期而布局较长期部位。

但如果这些投资者选择采取更类似于对冲基金的做法,持有大规模仓位以便驱动市场朝他们青睐的方向发展,那将会加大波动性,并削弱中国的商品交易所作为对冲工具的作用。

身为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生产国、消费国及进口国,中国应有发展良好且开放的期货交易所。

但单是放宽监管、容许更大程度的参与,却无法解决中国根本的问题,亦即政府干预的不确定性及因此造成的信心缺失。

要想真的起到作用,中国的商品合约也需对外国交易商完全开放。而目前情况并非如此。

但要想让外国人参与,监管的确定性是不可或缺的;也就是说,即使看到不乐见的发展,中国也必须克制干预市场的冲动。

这个问题让中国迄今为止仍未能建立原油期货合约。

作为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中国在推出可行的原油期货合约力不从心恰恰显示,该国要实现成为国际大宗商品中心的宏大抱负,仍有漫长的路要走。(完)

编译 蔡美珍/汪红英/王兴亚/张若琪 审校 白云/艾茂林/刘秀红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