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中国和印度买盘为看涨黄金再添理据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印度新德里,一家金店内展示的金饰品。REUTERS/Anindito Mukherjee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5月27日 - 由于对通胀压力的担忧加剧,黄金再度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而中国和印度这两个最大实物买家的兴趣重燃,似乎也提振了金价。

现货金周三未能守在每盎司1,900美元上方,收于1,896.44美元,盘中一度升至1,912.50美元。

这是1月8日以来的最高价格,较3月8日触及的年内低点每盎司1,676.10美元上涨了13.1%。

虽然与铜和铁矿石等金属市场宠儿相比,黄金的涨幅并不大,但这再次引发了投资者关注。

市场对近期反弹的解读是,随着各国政府斥巨资刺激受到抗疫封锁打击的经济,人们越来越担心通胀将在全球经济中卷土重来。

这为黄金提供了支持,理由是在全球各国央行提高利率以消除通胀之前,通胀就会扎根,从而让黄金得以发挥其对冲价格上涨的传统作用。

近几周投资者重又燃起对黄金上市交易基金(ETF)的兴致,全球最大的黄金支持上市交易基金SPDR Gold Trust GLD的周三持仓量报3,356.8万盎司。

这比前日的3,363.3万盎司略低,不过较4月29日所及低点3,269.9万盎司增加了2.7%。

尽管SPDR持仓的增加或许是温和看涨讯号,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仍远低于去年9月创下的七年半高点4,111.5万盎司。

另一个打压投资者黄金投资意愿的因素是,人们认为当前的通胀压力是暂时的,一旦抗疫封锁对经济造成冲击的基期效应消散后,未来几个季度通胀压力将减弱。

不过,印度和中国似乎出现一些利多黄金的迹象,两国的实货需求看起来正在回归到更正常的水平。

据路孚特GFMS,印度4月进口黄金近70吨,低于3月的103吨。然而,3月数据是两年来最高的,4月进口则是2020年迄今表现第二好的月份。

对印度来说还有其他几个因素需要考虑,其中最主要的是目前的新冠疫情,这可能已经抑制了5月的黄金需求,甚至殃及6月和7月。

然而,印度最近的消费模式表明,当疫情最终得到控制时,黄金将有大量的积压需求。

这意味着,到今年某个时间点,印度的实物购买很可能会强劲回归。

**中国经济复苏**

中国也有需求改善的迹象,根据世界黄金协会(WGC)的数据,第一季度的需求量为191.1吨,是2015年以来的最高。

这比2020年第一季需求遭疫情打击时大幅增长212%,而比2019年第一季度仍要高出约4%,说明中国的需求是实实在在的。

中国的购买可能还在继续,根据香港官方数据,4月份通过香港进入中国的黄金净进口量激增至2019年12月以来最高。

来自香港的黄金是中国进口的主要渠道之一,是衡量中国需求的一个很有用的指标。

鉴于中国在遏制疫情传播方面做得相对成功,并随后迎来经济复苏,在2021年剩下的时间里,黄金需求将有可能保持强劲。

如果中国和印度的实货需求在2021年底以前继续复苏,再加上投资者对通货膨胀的一些担忧,大环境对于黄金而言正变得更加有利。(完)

编译 艾茂林/孙茉莉/张明钧;审校 汪红英/郑茵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