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4, 2020 / 5:11 AM / 5 months ago

《RUSSELL专栏》肺炎疫情冲击下 中国原油进口下滑或许不如消费严重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8年3月,上海,洋山港原油储罐。REUTERS/Aly Song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2月4日 - 原油市场日益表明,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给需求带来重大冲击,但仍有因素表明或许可以避免最糟情况的发生。

因此,将中国的原油消费及其进口水准区分开来,是十分重要的。

新冠病毒的传播可能导致经济放缓,完全有可能使中国的原油和成品油消费受到重创。

大多数市场分析师预期,消费量将下降25万桶/日至50万桶/日,其中航煤可能是受影响最大的燃料产品,因为航空公司削减了往返中国的航班。

美国彭博新闻周一引述了一个更可怕的数字,即每天损失300万桶需求。彭博新闻称,目前已造成400多人死亡的冠状病毒疫情已使中国经济遭到打压,每日原油需求的20%已蒸发殆尽。

但即便中国的燃料消费确实大幅下降,也不一定意味着原油进口水平也会相应下降。

中国仍在建立商业和战略储备,其可能会选择加快储备增加的速度,而不是大幅削减进口。

考察中国原油需求的一个更好的方法,是把国内消费、库存流动和成品油出口综合在一起考量。

可以相当确定的是,国内消费将会下降,但至于说下降多少,仍是相当不确定的。

有报导称,中国原油贸易商寻求推迟3月装货的船货,大型炼油企业中国石化(600028.SS)以及较小型加工企业正计划减少原油加工量。路透周一报导称,中国石化本月将把原油加工量削减60万桶/日,相当于产能的12%左右。

油品出口可能为中国炼油企业提供一个消化过剩产量的途径,但应当记住的是,它们的出口规模受到配额的限制。

这意味着油品出口存在上限,除非有关部门决定发放更多配额。

**战略石油储备**

另一个不确定性是,中国是否将利用国内消费低迷的机会,以较低的价格加速补充战略石油储备。

中国没有披露进入战略石油储备或商业库存的规模,但通过原油进口和国内产量数据之和减去原油加工量,可以估算得出。

由此计算出中国2019年的战略石油储备的流入量为88万桶/日,中国鉴于肺炎疫情而扩大战略储备也不是不可想像的事。

从财务金融观点来看,反向操作也是合理,因为原油价格已经下跌,意味着中国采购未来几个月交运的船货,成本要比一个月前低了许多。

自从新型冠状病毒开始登上新闻头条之后,布兰特原油期货价格自1月20日收盘至周一每桶54.45美元的收盘价,已经暴跌了17%;阿曼原油期货跌幅相去不远,达16.4%。

值得注意的是,原油期货的跌势集中在近月期货,远月期货合约价格曲线略趋于平缓。

周一收盘时,安曼原油近月期货与六个月期约间的升水幅度仅2.5%。

而在一个月前的1月3日,近月与六个月期约间的升水幅度达6.8%。

这可能是因为部分交易商将这视为锁定年中低成本原油的机会,预期届时中国疫情已经获得控制,且北京当局将实施新的刺激措施以提振经济。(完)

编译 戴素萍/艾茂林/王灿/张明钧;审校 郑茵/孙茉莉/王兴亚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