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中国狂扫原油热潮开始降温 产油国降价也难重振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8年3月,上海,洋山港原油仓库的储油罐。REUTERS/Aly Song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9月7日 - 有两个数字可以清楚呈现中国原油需求的现况:第一个数字显示中国8月原油进口量维持在高位,第二个数字则说明了为何这种情况从10月起料将生变。

周一公布的中国海关数据显示,中国8月进口4,748万吨原油,相当于1,118万桶/日。

虽然这低于7月的1,208万桶/日及6月的高位纪录1,294万桶/日,但仍比去年8月高出12.6%,今年1-8月进口也同比增长12.1%。

中国原油进口大增主要集中在过去四个月,也就是5月至8月,这段时间也创下有纪录以来最强劲的四个月进口量。

进口强劲是中国炼油商在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3月底至4月初短暂的价格战期间大举采购的结果,这不是什么秘密。

如此大规模的采购,导致中国港口外的油轮排起了长队,有些油轮要等上一个多月才能卸货。

这一过程接近结束,但随着最后一批油轮进港卸货,9月进口可能仍将保持强劲。

对于石油市场而言,这个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接下来的情况要更加重要,而且迹象远谈不上乐观。

市场预期中国将减少原油购买,原油进口量将降至被认为更为正常的水平,并且由于炼油商消化此前的过量进口,未来几个月的进口量甚至有可能低于2019年同期的水平。

根据路孚特石油研究数据,中国原油需求回落的证据就是,8月装船、运往中国的原油数量为793万桶/日,低于7月的820万桶/日,也远低于第二季均值1,187万桶/日。

简而言之,目前油轮上运往中国的石油较5-8月期间要少得多。

**沙特降价**

第二条信息就是沙特阿美决定对亚洲客户下调10月装船石油的官方售价(OSPs)。

沙特阿美9月5日公布,其销往亚洲的阿拉伯轻质原油官方售价较阿曼/迪拜石油均价每桶下调1.40美元,至每桶贴水0.50美元。

虽然此次下调在路透调查访问的炼油商预测区间之内,但下调幅度是否足以帮助许多受创的亚洲炼油商恢复利润仍存在疑问。

今年沙特的官方售价波动剧烈,从价格战时的大幅贴水,摆动至大幅升水,因沙特阿美和OPEC+的其他出口国为抬高油价而限制产量。

举例来说,7月装运的阿拉伯轻质原油(Arab Light)船货官方售价跳涨每桶6.10美元,但5月船货则是下调每桶4.20美元。

这反映出新冠疫情对需求的冲击,也反映出短暂价格战的影响。

目前问题在于沙特阿美的折价是否足以吸引亚洲炼厂从沙特以及科威特等其他中东产油国购买更多原油,这些国家的原油价格往往会追随沙特的步伐。

中东产油国将与俄罗斯、非洲及美洲等地出口商竞争;这些的确的油价通常追随布兰特或西德克萨斯中质油(WTI)原油。

布兰特和WTI原油皆为轻质原油,但阿拉伯轻质原油实际上是中质原油,现在的关键是布兰特和WTI与阿曼原油期货接近平价水准,而通常后者都是存在溢价的。

这意味着以布兰特及WTI作为计价基准者,可能较那些以阿曼期货或迪拜油价为基准者更有优势。(完)

编译 蔡美珍/王兴亚/李春喜/张明钧;审校 郑茵/孙茉莉/艾茂林/汪红英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