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5, 2018 / 8:03 AM / 2 months ago

《RUSSELL专栏》中国9月大宗商品进口强劲 表明贸易战影响尚未起效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2年3月,上海,一名工人在洋山港附近仓库用叉车搬运铜板材。REUTERS/Carlos Barria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10月15日 - 中国9月份主要大宗商品进口相对强劲,人们很容易会据此认为,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很好地经受住了与美国贸易争端带来的影响。

这种观点的问题在于,虽然贸易冲突肯定会成为中国大宗商品贸易的一个麻烦,但还不是驱动因素,各种进口的强势或弱势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同势能的综合结果。

以铜为例,9月未锻轧铜进口521,000吨,较8月的420,000吨增至24%,创下两年半最高水准。

貌似月度涨幅极为强劲,而且似乎与贸易战担忧加重情况下中国经济失去动能的说法不一致。

但9月强劲数据的主要推动因素是对废铜使用的打击,这是政府限制废品进口努力的一部分。

这迫使中国的冶炼厂转向其他工业金属来满足需求。

在里面可能有中美贸易纠纷的因素。作为报复性关税措施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对从美国进口的铜废料加征25%的进口关税。

但这只会从中国总体市场上减少一小部分的铜废料,意味着贸易战尚未成为铜供需问题的一个主要因素。

铁矿石是9月表现相对强劲的另一大宗商品,进口较前月增长4.6%至9,350万吨。

与铜相似,人们可以预计铁矿石也容易受到贸易紧张情势的冲击,因中国出口的许多制成品中都使用了钢材。

炼钢厂似乎在冬季限产前已在增加产量,从而推升铁矿石的需求。

**价格因素?**

煤炭是9月表现较差的大宗商品之一,进口量较8月减少12%至2,410万吨,但这可能是因为夏季和冬季需求高峰期之间能源需求呈现季节性疲弱。

原油进口量9月略升至5月以来最高水平,达到905万桶/日,高于8月的904万桶/日。

进口规模略微增加,是因为加工率提高,而且炼厂也打算在冬季到来之前储备库存。

中国大宗商品进口情况的分析中,一个本应引人注意却未得到太多关注的因素就是价格。

尽管价格不是最重要的因素,但通常有助于解释大宗商品进口规模每月的一些变动情况。

铜进口量的升高可能出于以下原因:安排9月船期的船货时,伦铜价格较为疲弱,8月15日收于每吨5,801美元,当时为今年以来最低水位。

同样,据报价机构阿格斯(Argus)评估,含铁量62%的指标铁矿石价格8月走低,从月初的最高位稳步下滑,最近数日又开始回升。

相比之下,纽卡斯尔港的指标澳洲动力煤价格在7月末和8月期间接近年内高点,当时各方预定9月船货。

价格在7月末升至逾六年来的最高位,8月期间依然高企,可能抑制煤炭的进口需求。

随着近期价格下滑,在10月12日止当周跌至每吨100.51美元,未来数月煤炭进口可能增长。

总而言之,中国大宗商品进口继续由贸易争端以外的因素驱动,但贸易争端在未来数月仍是一个潜在的改变格局的因素。

问题在于其不太可能对整个大宗商品领域产生同样的影响,一些进口实际上可能增长,尤其是在政府采取措施增加基础设施支出以支持经济增长的情况下。

中国贸易及经济增长情况动图:tmsnrt.rs/2iO9Q6a

(完)

编译 刘秀红/于春红/王琛/侯雪苹;审校 高琦/王兴亚/艾茂林/李春喜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