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中国制裁澳洲煤炭 国内钢铁业遭殃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9年4月,山东青岛,港口内一艘干散货船在装载煤炭。REUTERS/Jason Lee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11月26日 - 中国非正式限制进口澳洲煤炭,不仅仅打击了澳洲的煤炭生产商,还连带打击了国内的钢铁生产企业,并帮助了其他地区的煤炭业者。

其实市场上早已知道中国严格限制澳洲煤炭进口,如今当局已或多或少加以证实。澳洲是全球最大的炼钢用焦煤出口国以及第二大动力煤出口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三表示,“许多”澳洲煤炭“没有达到环保标准”。

在煤炭业恐怕很难有人相信,环保标准是中国禁止进口澳洲煤炭的真正原因,但至少发言人迂回地证实了确有其事。

自从这项非官方禁令自10月颁布以来,来自澳洲的船货已骤降,10月中国自澳洲进口的焦煤降至153万吨,占到焦煤总进口规模的26%左右。

据路透基于海关数据计算,9月上述比例还在30%,3月更是占到78%,创下至少是2018年以来最高。

11月的情况看起来更加糟糕,仅有七批来自澳洲的船货,据路孚特根据追踪船舶和港口数据编纂,11月25日前在中国港口卸货的总计有744,000吨。

其中,四批船货可能是焦煤,其余三批是动力煤。

不过,数据还显示目前有69艘载有684万吨澳洲煤炭的船只在中国港口等待卸货,本月有34艘船只抵达中国水域。

澳中争端现在波及到澳洲煤炭出口,11月前25天的出口量估计只有1,840万吨,低于10月的2,798万吨,远低于2020年迄今最好的月份、即6月的3,270万吨。

**价格走势分歧**

中国的限制措施对澳洲焦煤的价格造成打击,新加坡交易所焦煤合约周三收于每吨101.57美元,为2016年7月以来最低,较10月5日触及的近期高点下跌约27%,比3月初创下的年内高点低37.3%左右。

尽管澳洲焦煤价格一路走低,但中国的焦煤价格却正好相反。大连商品交易所的焦煤期货合约周三收于每吨1,391.5元人民币(211.80美元)。

该合约较9月底上涨13.5%,较4月底创下的今年以来低点高出约38.5%。4月底时中国大部分经济领域仍处于抗疫封锁状态。

澳洲主导着全球海运焦煤市场,有份量的竞争对手仅有美国和加拿大。

据大宗商品报价机构阿格斯(Argus),弗吉尼亚州汉普顿路港口的美国焦煤价格周三收于每吨120美元,较10月27日的近期低点107美元上涨了12.1%。

贸易商报告称,明年第一季度中国对购买美国焦煤的兴趣有所增加,并且提供相当大的溢价以得到船货。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与澳洲之间的争端可能导致中国庞大的钢铁行业的成本上升。

但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钢铁生产国和消费国,也许能够通过提高国内产量和增加从邻国蒙古以及美国、加拿大和俄罗斯的进口,来替代澳洲的焦煤,尽管将为此付出一些代价。

与此同时,日本、韩国和印度等中国在钢铁市场上的区域竞争对手将享受到较便宜的澳洲原料所带来的好处。

尽管这些国家之间在向亚洲其他国家出口钢铁方面的竞争有限,但可以公平地说,中国钢厂的利润率将会下降,特别是由于铁矿石成本也在上涨。(完)

编译 郑茵/孙茉莉/王兴亚/张涛;审校 张明钧/艾茂林/王颖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