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8, 2017 / 11:27 AM / 4 months ago

《RUSSELL专栏》煤炭的黯淡未来:需求停滞、交投波动剧烈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0年8月,印尼东加里曼丹省Berau地区,一艘满载煤炭的拖船。REUTERS/Yusuf Ahmad

撰稿 Clyde Russell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12月18日 - 全球需求成长气若游丝,以及价格波动剧烈,这将会是未来五年煤炭生产商所面临的情境,甚至亚洲部分亮点市场都无法盖过欧洲和美国的黯淡前景,也无法填补最大消费国—中国的消费减少。

这是国际能源署(IEA)2017年煤炭报告的核心讯息,当中提到煤炭未来仍将是重要的全球能源来源,但重要性逐渐下滑。

国际能源署称,预计2018-22年间全球煤炭需求年复合增长率仅为0.5%,来到55.34亿吨的煤当量,仅较2016年水准高出1.77亿吨煤当量。

最大消费国中国的需求料逐年下降0.1%,到2022年降至27.87亿吨煤当量;美国五年预测期间消费将每年下滑0.9%,欧洲发达国家则将每年下滑1.6%。

印度仍是煤炭生产商最大的寄托,当地动力煤需求预料将年增长3.3%,到2022年将增至6.05亿吨煤当量。

巴基斯坦和东南亚国家等地区新的需求,料对煤炭需求增长做出正面贡献。

但总体来说,对于煤炭矿企、交易商和他们的政治支持者来说,这是非常糟糕的数据;政治支持者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及煤炭最大出口国—澳洲执政的自由党。

IEA报告坚持越来越看空的趋势,持续降低对煤炭在全球能源中比重的预期。

IEA在2012年煤炭报告中预估,2017年全球煤炭消费量将达到61.69亿吨煤当量,但现实情况却有所不同。

IEA在最新报告中没有提供对2017年的预估,但称2016年需求量为53.57亿吨煤当量,2018年预计为54.45亿吨。

换言之,IEA五年前对该行业的预测太过乐观,尽管当时公布时IEA的预测似乎还算合理,而且相当谨慎。

**偏空风险占据主导**

煤炭的风险在于,IEA对未来五年的前景预测仍略偏乐观。

报告并未强调可能造成煤炭需求下降的多个因素,其中包括中国在努力提高天然气使用量,降低高污染燃料的使用量。

IEA称,2014年底中国有56万台工业锅炉,其中约46万台为燃煤锅炉,每年消耗约6亿吨煤炭。

这些工业锅炉恰恰是中国政府所开展治污行动的打击对象;IEA预计,到2022年每年料将有1.1亿吨煤炭被天然气替代。

尽管今冬出现天然气短缺,而且价位因此高企,但中国当局似乎铁了心要降低煤炭消耗量,而且未来几年相关努力所获致的成功,有可能会超越IEA的预期。

海运煤炭需求和价格方面,中国仍然处关键地位。而且IEA对于未来五年煤炭消费缓慢下滑的基础假设符合北京当前的政策设定。

但IEA的报告还显示出,海运市场基本上被全球前两大煤炭进口国—中国和印度的政策设定所绑架。

中国希望降低煤炭消费,而印度则是希望实现零进口,虽然这些目标较为激进,但这也凸显出海运煤炭市场存在偏于下行的风险。

图表:IEA预期煤炭需求增长停滞 reut.rs/2kG2PXi (完)

编译/审校 张明钧/于春红/王琛/刘秀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