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金价对美国CPI飙升无动于衷 对冲通胀作用或失效?

路透12月14日 - 面对美国通胀率创近30年来高位,黄金迄今未能出现反弹,这表明长期以来市场上的普遍观念可能正在瓦解。

资料图片:2017年6月,新加坡,Degussa店内展示的金条。REUTERS/Edgar Su

现货金周一收于每盎司1,786.94美元,低于11月16日触及的近期高点1,876.90美元。

金价近期创下高位,主要由于Omicron变种病毒的出现,引发对各国实行新的旅行等抗疫限制举措会冲击全球经济的疑虑。

之后随着这些疑虑得以缓解,金价也回落到每盎司1,800美元以下,与此同时,对全球通胀的担忧日益加剧,但对金价的影响却微乎其微。

美国11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6.8%,是1982年6月以来最大同比升幅,因为在供应链紧张的情况下,商品和服务的成本均跳升。

但现货金对12月10日公布的CPI数据几无任何反应。金价当天守在相当狭窄的区间内,不过收盘上涨了0.5%,报每盎司1,782.51美元。

市场认为通胀上升有利金价,这种观点是基于黄金作为通胀对冲工具而得出的。换句话说,当货币的价值被物价上涨侵蚀时,黄金是一种比其他资产更能保值的资产。

这种说法主要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当时美国通胀率飙升至194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金价强劲反弹。

现货金从1978年底的每盎司226美元上升到1980年9月的峰值666.75美元,因为美国CPI涨幅在1980年4月飙至14.73%。

之后美国的通胀率回落,到1986年底仅略高于1%,而黄金在接下来的27年里一直在徘徊,直到2007年中期才突破1980年的峰值。

**中国、印度**

然而从2000年左右开始,黄金的持续反弹并不是由通胀,甚至也不是由利率推动的,而似乎是与中国和印度崛起成为黄金两大消费国更有关系。

这两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财富不断增加,加上人们历来对黄金的偏爱,更是推动了需求,使得中国和印度占据了全球黄金实货需求的半壁江山。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去年新冠疫情最严重时期,金价确实得到了进一步提振。2020年8月6日,金价达到每盎司2,072.49美元的纪录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黄金最近两次大涨更多是由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危机的担忧所推动,与任何通胀问题完全没有关系。

要想让通胀在提振金价方面发挥作用,可能需要通胀状况比这糟糕得多、并持续较长一段时间才行。

虽说这种情况仍有可能发生,但与此同时,更有可能的是黄金不得不克服利率上升的可能性,利率上升将增加持有不具收益黄金的机会成本。

实货市场显露出令人振奋的迹象,中国和印度都在提振消费者需求。世界黄金协会(WGC)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在第三季度购买了221.5吨黄金,比2020年同期增长26%,而印度的消费需求增长了47%,达到139.1吨。

不过第三季度黄金总体需求下降7%至830.8吨,因金条和金币需求下降,以及上市交易基金(ETF)的持仓量减少。

近年来,ETF持仓与现货金价格有很强的相关性,值得注意的是,规模最大的SPDR Gold Trust今年出现了下降趋势。

截至12月10日,该基金持有3,159万盎司黄金,低于2020年9月达到的峰值4,120万盎司。

与其担心通胀,倒不如说密切关注ETF持仓量变化以及中国和印度的需求状况,或许会为金价提供更有力的线索。

图表:黄金需求:tmsnrt.rs/311omm9 (完)

编译 戴素萍/孙茉莉/艾茂林;审校 李爽/张若琪/张明钧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