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OPEC+达成增产协议 油价重回100美元的预期将就此终结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5年7月,俄罗斯乌法共和国,一辆油罐车驶过Buzovyazovskoye油田的抽油机。REUTERS/Sergei Karpukhin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7月19日 - 由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和俄罗斯等产油国组成的OPEC+同意从8月起提高原油产量,这始终是该组织早些时候陷入僵局后的最可能结果,至少在目前,此举应足以终结市场对油价达到每桶100美元石油的言论。

OPEC+部长们周日同意从8月到12月将产量提高40万桶/日,到今年年底全球供应总共增加200万桶/日。

此外,OPEC+同意从2022年5月起实行新的产量配额,解决由阿联酋提出的分歧。阿联酋希望提高其产量配额基准。

从5月起,阿联酋的配额基准将提高约33.2万桶/日,而沙特和俄罗斯将各提高50万桶/日,伊拉克和科威特各增加15万桶/日。

OPEC+还计划到2022年9月结束所有的产量限制,但这将取决于届时全球石油市场的状况。

随着僵局的解决以及全球供应增加,现在市场面临的问题就简单了,但却很难回答。

供应的增加是否会超过需求的恢复,从而导致原油价格下跌?

看涨观点仍认为,随着人们接种新冠疫苗,更多国家恢复开放,全球经济正在从新冠疫情中复苏。

看跌的说法是,这个过程可能在发生,但速度还不够快,而且分布不均,北美和欧洲复苏得更快,亚洲、以及非洲和南美的发展中国家则落后。

目前为止,原油需求方面的证据似乎有利于看跌的说法,尤其是在亚洲这个最大的石油进口地区。

路孚特(Refinitiv) Oil Research估计,亚洲7月原油进口量为2,259万桶/日,低于6月的2,378万桶/日和5月的2,304万桶/日。

虽然随着月底临近,这一估值可能会向上修正,但这仍是亚洲原油需求远未进入上升轨道的初步迹象。

7月进口疲弱,主要是由于印度需求下降。印度是该地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原油进口国,路孚特预计该国进口量为333万桶/日,低于6月的414万桶/日。

印度进口减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该国近几个月新冠疫情卷土重来,部分经济领域封锁以阻止病毒传播,导致燃料需求下降。

但中国7月的预估进口量955万桶/日也低于6月的981万桶/日,而日本预计将进口201万桶/日,低于上月的227万桶/日。

在亚洲前四大进口国中,预计只有韩国的7月进口量会大于6月,即便如此,增幅也相对较小,料从上月的276万桶/日增至7月的317万桶/日。韩国可能超越日本成为亚洲地区第三大石油买家。

**期货与实货价格脱节**

在亚洲,布兰特原油这类期货,与从中东主要出口地区卖出的实货之间的价格也存在某种程度的脱节。

其中一个衡量指标是布兰特-迪拜期货转掉期,衡量的是布兰特期价与迪拜实货原油之间的价差。

7月16日,布兰特期货对迪拜掉期的溢价收在每桶3.79美元的相对宽阔水准,与7月7日创下的近期峰值4.38美元相差不远,后者为2018年4月来最高水平。

实际上,这意味着布兰特期货,以及以其作为定价标准的实货原油例如安哥拉和尼日利亚原油,相对于中东实货原油的溢价达到历史高位。

随着OPEC+协议的达成,原油期货市场的投资者可能被迫面对这样的现实,即全球多数地区的原油实货需求仍然疲软,而且远低于疫情前水准。

布兰特原油期货周一亚洲早盘下跌,低见每桶72.60美元,比7月16日收盘价下跌1.3%。

OPEC+协议不见得会终止对石油需求的看好,但确实令供应面发生改变,这意味着一些投资银行和市场参与者对未来几个月油价将达每桶100美元的预测不太可能实现。(完)

编译 李爽/艾茂林/陈宗琦;审校 杜明霞/王灿/王兴亚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