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OPEC+的三种情境分析 利空原油的可能性较大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4年12月,利比亚El Sharara油田的管线。REUTERS/Ismail Zitouny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7月6日 - 原油在OPEC+取消增产谈判后的强势可能是短暂的,因为供需方面的实际情况与看涨的期货投资者选择关注的情况不同。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盟友组成的OPEC+联盟产油国部长周一叫停了石油产量磋商,阿联酋对为计算其减产水平所采用的基准产量过低感到不悦,希望提高基准产量。

OPEC+下次会议的日期尚未确定。

从表面上看,这似乎对原油价格有利,因为这意味着目前的产量限制将保持不变,而该组织曾提议在8月至12月期间额外增加200万桶/日。

全球指标布兰特原油期货作出了积极回应,周一收盘报每桶77.16美元,比前收盘价上涨1.3%,并达到2018年10月以来的最高值。周二又继续上涨,在亚洲早盘高见77.61美元。

价格上涨可以被视为对OPEC+动向的理性反应,但这也是一种没有考虑到可能发生的情况,也没有考虑到实际实货原油市场情况的反应。

这里是纸质原油投资者的问题。对于OPEC+现在发生的事情,实际上有三种情境,其中两种对油价利空,只有一种是利多。哪一个是最有可能的呢?

利多的情境是什么都不发生,目前的产出限制仍然存在,而且该联盟的所有成员国继续严格遵守其配额。

而这可能是最不可能的结果。

最不利的结果是,OPEC+事实上解体,每个成员都按自己的意愿开采原油,引发价格战,因为供应甚至会超过最乐观的疫情后需求预测。

这也是一个不太可能的结果,因为这种情况的发生不符合OPEC+任何成员的利益,而且去年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短暂的价格战所造成的价格崩溃,OPEC+仍然记忆犹新。

最后一种选择,也是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在未来几周的某个时间点,OPEC+能够达成妥协,导致该集团的产量增加。

虽然达成协议需要一些时间,但至少有可能在8月至12月期间实现每月40万桶的增长,这是上周暂时达成的协议。

它还可能包括对阿联酋的某种形式的照顾,阿联酋希望将用于计算其配额的基本产量增加近70万桶/日。

阿联酋的要求可能不会全部得到满足,但有可能部分得到满足,而且还可能增加该集团其他成员的配额,以便让大家达成一致。

这一结果可能对油价不利,就像2020年底前产量大幅增加时的情况一样。

**需求恢复不平衡**

随着世界经济从疫情中恢复,这是否能满足或是超过预期中的需求增长,还有待观察。

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复苏是不平衡的,疫苗接种率高的国家和地区经济重启速度比接种率低的国家和地区要快得多。

碰巧那些疫苗接种率高的地区,即欧洲和北美的部分地区,也是大多数纸原油交易商和投资者的所在地,他们可能是根据在当地看到的情况来形成自己的观点。

当然,亚洲还没有出现明显的原油需求增长,这个最大进口地区有许多国家仍在应对疫情,而目前原油价格偏高也导致需求受挫。

根据大宗商品分析机构Kpler的数据,亚洲的四大进口国,即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6月从海运市场买进2,099万桶/日。

根据Kpler的数据,这低于5月的2,176万桶/日和4月的2,208万桶/日。

纸原油价格和实货原油交易价格之间的差距也在扩大,衡量布兰特期货和迪拜实物原油价格价差的布兰特-迪拜互换价格在周一收于每桶4.16美元。

基于布兰特原油的纸原油与迪拜原油的溢价仅略低于7月2日创下的2019年9月以来高点4.19美元。

实货原油交易商称,亚洲并没有出现船货短缺,炼油厂也不必为取得原油而相互竞争,这显示实货市场远没有纸原油价格所暗示的那样紧俏。(完)

编译 刘秀红/李春喜/张明钧;审校 孙茉莉/王灿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