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沙特阿美说亚洲原油需求回升 此事当真?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8年3月,上海,洋山港石油仓库的储油罐。REUTERS/Aly Song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8月11日 - 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称见到全球石油需求复苏,这个观点成为沙特这个全球最大原油出口国仅微幅调降9月对亚洲炼厂原油售价的理由。

客户或许有着不一样的看法。

沙特阿美2222.SE首席执行官纳瑟尔(Amin Nasser)8月9日向记者表示,需求正在回升,因在防疫封锁措施解除后,各国努力重启经济。

“看看中国,当地的汽油柴油需求已经接近疫情发生前的水准。我们正见到亚洲需求回升,其他市场也是,”他在沙特阿美发布季度财报后说道。

亚洲是沙特原油的关键市场,尽管有一些迹象显示需求已经触底,但仍可能远低于疫情前水准,唯有中国例外。

纳瑟尔对石油需求发表上述言论的背景是,沙特阿美上周决定将面向亚洲客户、9月装运的旗舰阿拉伯轻质原油(Arab Light)官方售价(OSP)下调0.3美元,至较阿曼/迪拜原油均价溢价0.9美元。

这一降价幅度处于路透对亚洲炼厂调查预估区间的低端,而且对缓解炼油企业本已疲弱的利润率压力作用甚微。

据彭博报导,一些炼厂已削减了9月根据定期合约从沙特阿美购买的原油数量。定期合约通常允许卖方和买方对合约数量做出一些变化。

衡量炼油企业利润率的指标多种多样,但所有这些指标都表明,亚洲炼油企业的处境艰难。

其中一个衡量指标是新加坡氢裂化炼厂的每桶加工利润。该利润周一跌至每桶0.75美元,离6月30日触及的今年低点0.1美元不远。

该利润远低于今年第一季时每桶约3-5美元的水平。

就单个成品油而言,汽油利润仍然疲弱,周一在一家新加坡炼油厂加工一桶布兰特原油的利润仅为1.93美元,虽然好过3月中旬至5月中旬时期的亏损,但远低于2019年下半年时的每桶利润3-10美元。

周一生产一桶粗柴油--生产柴油和煤油的原料--的利润为每桶5.80美元,高于今年5月5日创下的年内低点1.77美元,但远低于2019年下半年时的每桶13-19美元。

**需求复苏:现实,还是憧憬?**

在当前炼油利润率疲弱的情况下,沙特阿美所认为的亚洲需求正在复苏的看法是否正确?如果确实如此,那么这波复苏是否足以推动炼油利润率恢复到让该行业可持续运转的水平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现在最好将中国与亚洲其他地区分开来看,因为中国与其他地区的情况完全不同。

中国经济似乎像大肆鼓吹的那样呈V型反弹。中国最先受到疫情打击,也是第一个开始复苏,领先于该地区其他国家。

不过,你可能需要谨慎看待中国超强的原油进口潮。随着在沙特和俄罗斯短暂价格战期间抢购的最后一批超级廉价石油本月到货,这种进口热潮可能即将结束。

中国7月进口规模为1,208万桶/日,低于6月创纪录的1,294万桶/日,不过仍算是第二高。事实上,月度进口规模最大的三个月正是最近三个月。

不过,尽管8月份中国进口的强劲势头可能会持续,但更大的问题是从9月以后会如何,因为既然现在价格已经回升,中国不太可能以同样的速度购买原油用于储备。

在亚洲油品市场供应也仍然充裕之际,中国炼厂想要把过剩油品销往海外可能不太容易,即使真能出口,也会损失一些炼油利润。

印度是亚洲第二大石油进口国,仅次于中国,目前印度石油需求出现一些回升迹象,Refinitiv Oil Research估计,印度7月石油进口为375万桶/日,高于6月的344万桶/日。

但这些都远低于印度防疫封锁前的水位,印度3月石油进口量为480万桶/日,2月为478万桶/日。

日本、韩国、台湾及新加坡的情况也都与印度类似,进口需求略有复苏,但仍低于疫情爆发前的水准。

因此,沙特阿美只对亚洲客户小幅降价的决定,变得很危险。(完)

编译 张明钧/汪红英/李春喜/孙茉莉/蔡美珍;审校 白云/张明钧/汪红英/王颖/艾茂林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