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5, 2019 / 9:44 AM / 10 days ago

《RUSSELL专栏》船用燃料新规及中国油品出口喷发 重创亚洲炼厂利润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6年2月,新加坡,几艘船只驶过新加坡一座炼油厂附近水域。REUTERS/Edgar Su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11月25日 - 亚洲炼厂的利润如今正受到一系列因素的冲击,其中最主要是围绕船用燃料新标准的不确定性以及中国作为油品出口国的崛起。

炼油行业努力应付各种不同因素冲击之际,从某些指标来看,亚洲炼油利润率已被打压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

周一亚洲盘初,一般新加坡炼厂加工每桶迪拜原油的回报为亏损1.19美元。10月份的平均利润为每桶4.11美元,365天平均利润为每桶4.08美元。

另一个指标是炼油总利润(gross refining margin, GRM),该指标所衡量的是炼厂每加工一桶原油所获得的利润,而并非从输入炼厂的所有原油中所获取的总利润。

根据这项指标,一家新加坡的典型炼厂在加工一桶迪拜原油时,每桶亏损10.53美元,这实际上比2008年7月所见到的低点亏10.49美元还糟。总炼油利润也迅速下滑,9月23日时的每桶获利为6.14美元。

这些数据显示的是,最近几周炼油利润崩跌的速度有多么快。

部分问题出在用于生产柴油及航煤的粗柴油(gasoil)供应激增。

中国正在扩大柴油及航煤的出口,这是受到国内需求增长疲软、炼制产能增加、以及年底前耗尽出口配额等因素影响。

根据官方数据,中国今年1-10月的柴油出口跳增11.5%,航煤出口则是激增21.5%。

据追踪油轮动向和港口数据的Refinitiv Oil Research,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炼厂11月柴油出口料在750-800万吨左右,高于10月的730-740万吨。

鉴于明年1月将实施国际海事组织(IMO)海运燃料新规,预期柴油需求将增加,亚洲炼厂也纷纷抓住这个契机加紧生产。

根据新规,船企将禁止使用高硫燃料油,而改为低硫燃料油、船用柴油,或是液化天然气(LNG)。

不过船企也可以有另外一种选择,即继续使用高硫燃料油,但需要在船上安装脱硫装置。

**情势不明**

炼油行业的主要问题在于,在船东所面对的各种选择之中,似乎还没有任何一个选择是明显胜出,使得针对国际海事组织(IMO)2020年航运燃料规定的应对规划具有挑战性。

许多市场人士预期船用柴油需求将上升,但目前情势似乎也在鼓励炼油商生产含硫量很低的燃料油作为替代。

这种不确定性令价格承压,新加坡10ppm柴油较迪拜原油裂解价差上周五收在每桶13.97美元。

虽然这个数字略高于11月21日触及的七个月低点13.63美元,但相较于9月9日触及的今年高位19.14美元,仍然下跌了大约27%。

指标180厘沲燃料油裂解利润上周收于每桶亏损23.25美元,略好于11月14日创下的纪录低点每桶亏损25.68美元。

就在7月底,新加坡的燃料油裂解利润还为每桶4.78美元,再次表明随着新规临近,盈利能力迅速下降。

由于当前的低价刺激船东安装滤清器,而不是转向使用更清洁的燃料,因此裂解利润可能会反弹。

总体而言,炼油厂可能面临几个月的艰难时期,市场要努力确定各种船运燃料的确切需求。

但更广泛而言,鉴于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现在拥有过多的炼油能力,又出现经济增长放缓,因此亚洲炼油企业还面临着中国出口结构性上升的挑战。(完)

编译/审校 郑茵/张明钧/孙茉莉/蔡美珍/王颖/艾茂林/白云/王兴亚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