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3, 2019 / 4:03 AM / a month ago

《RUSSELL专栏》特朗普摊牌 但制裁伊朗石油出口需要牌友配合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撰稿人,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8年12月,油轮穿过霍尔木兹海峡。REUTERS/Hamad I Mohammed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4月23日 - 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亮出制裁伊朗原油出口的底牌,但他是否能赢得这场牌局,取决于其他牌友手里有什么牌。

特朗普政府决定不再延长去年给予伊朗石油主要买家的进口豁免,其中包括中国和印度。华盛顿遏制德黑兰核计划的行动明显升级。

但只有其他各方决定配合华盛顿或至少是不捣乱,特朗普的行动才能对伊朗领导人造成最大压力。

首个关键反应将来自伊朗原油的买家,特别是中国。

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编制的船只追踪和港口数据,中国4月进口伊朗原油可能达到75万桶/日,约占德黑兰总出口量的一半。

对于结束豁免的第二个关键反应将来自于沙特及其他中东产油盟国,像是阿联酋和科威特。

很有可能的是,特朗普正押注沙特将证明是很好的盟友,会弥补伊朗减少的石油出口,或许中东其他产油国也会帮助弥补产量。

根据路孚特数据,伊朗4月石油出口料约为150万桶/日,这比起美国去年11月重新祭出制裁前的出口量230-250万桶/日已大幅减少。

尽管沙特很有可能会填补伊朗减少的石油出口,但他们无疑也会评断要向市场额外供应多少石油。

对沙特来说,这个数量要足以确保让特朗普感到满意,以及让炼油商,特别是亚洲的炼油商获得足够的供应,但不要多到会导致油价下跌。

沙特到目前为止对此冷淡处理,沙特能源、工业和矿产资源大臣法力赫(Khalid al-Falih)在声明稿中表示,沙特将“与其他产油国协同合作以确保消费者能获得充足的供应,同时确保全球油市不会失衡。”

如果中国和印度及其他伊朗原油的较小买家真的与特朗普政府合作,而且沙特和其他产油国真的提高产量以弥补伊朗问题带来的供应缺口,那么美国可能会打赢这场仗。

但这忽略了伊朗迄今尚未完全摊牌这一点。

**伊朗如何应对不可预知**

表面看来美国口头上说支持协商新的伊核协议的想法,但特朗普政府鹰派人士的真正目的是迫使贫困的伊朗人民反抗他们的统治者,推动政权更迭。

伊朗领导人不太可能会选择平静地接受,一个处境危急的政府可能决定进行传统的战争,试图封锁重要的石油运输通道霍尔木兹海峡,或者利用他方向美国及其盟友发动恐怖袭击。

或许最不可能的结果就是伊朗坐下来按美国的要求达成一项新的协议,即便这会允许当前的政治领袖继续当权,但太有失脸面。

尽管有这些政治算计,但油市将透过价格机制来做出判断,布兰特原油周一跳涨2.9%,收在每桶74.04美元。

由于伊朗出口中许多是较重品级的原油,因此较重品级原油的表现可能超过布兰特原油等较轻品种。

根据报价机构阿格斯(Argus),伊拉克的巴士拉重质油周一跳涨3.1%,收报每桶72.36美元,较布兰特原油的贴水收窄。

虽然即便少掉伊朗的出口,国际石油供需仍可能相匹配,但最后可能发生可购得原油的品种与炼油商实际需求不符的情况。

许多亚洲炼油商更青睐重质原油,因炼制的中质馏分油可达到最大产量;但国际原油供应的增加部份却大多是较轻质品种,如美国页岩油。

决定美国在牌局中能否打赢伊朗的不仅只是政治而已,如果因为炼油商无法获得对的原油品种,使燃料价格开始上涨,那么消费者会知道该向何处发泄怒气。

诚如美国前总统杜鲁门放在办公桌上的金句:问题止于我。(完)

编译 张涛/杜明霞/戴素萍/李爽/张若琪;审校 白云/孙茉莉/汪红英/王兴亚/徐文焰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