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6, 2016 / 5:31 AM / 4 years ago

《SAFT专栏》三菱汽车能效丑闻与古哈德定律

撰稿 James Saft 编译 张涛/王丽鑫/李春喜

2009年12月3日,东京三菱公司总部,图为一面镜子映出的一名男子穿过停在这里的两辆三菱汽车。REUTERS/Yuriko Nakao

路透4月26日 - 三菱汽车能效丑闻彰显了多数投资程序中的一个关键弱点:通过设定指标和目标设定进行管理,经常会导致弄虚作假。

自这家日本汽车厂商上周承认篡改几款车型的燃油经济性数据以来,其股价已经下挫达45%左右。之所以作假,是因为员工试图达到内部设定的一些目标,而该公司自己都说,这些目标也许不可能达到。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已要求三菱汽车提供在美国出售的汽车信息。这预示此事的影响范围可能扩大。

虽然不设定指标就无从了解状况,但如果你把指标和目标设定与控制混为一谈,就是自己骗自己。投资者不断付出代价,才明白这个道理。

“股东可能再度思考古哈德(Goodhart)定律的应用。该定律预言,一项指标一旦成为目标,便立刻不再有效,”德意志银行的分析师Sahil Mahtani在客户报告中写道。

“只需问一问网络广告商。他们热衷于数字广告点击量,但去年有五分之二的点击是虚假的,他们为这些虚假点击量支付的额外费用造成了70亿美元损失。”

更不用提类似的大众柴油排放丑闻,以及上次金融危机时信用评级手段导致损失和混乱的事了。大众上周五宣布2015年获利计提162亿欧元费用,用于支付柴油排放门相关费用。该事件的核心是使用作弊软件在排放测试中造假。

古哈德定律以前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委员古哈德的名字命名。其核心观点是,一项数据--无论是每加仑汽油行驶公里数还是债券价格--若被拿来当做某个目标的基础,就会逐渐被操纵而使其原有的信息价值遭到破坏。

有时候数据被直接篡改,就像三菱这个例子,但对投资者的影响及欺骗广泛而微妙。

代表投资者运作的基金经理,或为股东服务的雇员这些人,都能神奇地拿出符合设定目标的结果,这个过程通常与获利最大化或企业未来福祉关系不大。

前IMF官员、基金经理Paul Woolley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Dimitri Vayanos,曾研究过那些衡量基金经理“成功”的做法是如何引发负面激励和不良后果。

由于多数基金经理被要求做出好于市场指数或其他基金经理表现指数的业绩,而又不能冒太大风险,最终他们购买的上涨股票并非出于自己的判断,而是作为一种职业自保手段。因为,如果与多数人不一致,你可能会被炒掉,所以只要上涨的都要买,以免自己落后。

Woolley和Vayanos声称,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资产配置很烂,产生泡沫和投资回报波动,这也是过去20年的主要特征。

他们主张建立一套以“价值投资”为核心的机制。这种方式要求投资者要有耐心,并高度相信自己的基金经理在更长时间的表现将会出色。

德意志银行的Mahtani建议,使用由两个或更多目标组成的矩阵可能产生更好的效果。

所有围绕监管以及延伸出来的对机构冲突的讨论,最终都会强调机构文化的重要性。

虽然你可以给银行和从业人员设置所有你喜欢的风险控制目标、规则和制度,但在一个腐败的机构或充斥腐败价值观的行业,最终的结果也好不到哪去。新的目标只是新游戏的开始。对于高管和基金经理,道理也是如此。

在医卫领域,病人的福利通常被设定为最高目标。或许投资和管理领域也需要一个希波克拉底誓言(医师誓词)。(完)

(本文刊出时,James Saft对文中提及之证券未有任何直接投资,但可能通过基金间接持有相关证券。)

编译审校 张明钧/王颖/高琦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