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0, 2020 / 9:47 AM / 12 days ago

《RUSSELL专栏》现货金价反超上海期金 逆转通常的价格形态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7年6月,新加坡,Degussa 店内展示的金条。REUTERS/Edgar Su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7月30日 - 当前金价创出历史新高的行情特征之一是,主要受到投资产品的推动,而亚洲主要实货需求中心中国和印度几乎没有提供支持。

这导致了一些异常的价格动态,上海期金对现货黄金和美国期金均处于贴水状态。

周三,上海黄金合约收于每克426.62元人民币(61美元),折合每盎司1,897.10美元。

美国期金收于每盎司1,953.40美元,现货黄金报收于每盎司1,970.40美元,与周二创下的纪录高点1,980.60美元相距不远。

上海金价贴水是较今年稍早出现反转,当时中国金价较现货金升水。

例如,上海期金3月16日收在等同于每盎司1,629.03美元的水平,较当日现货金收盘价升水115.12美元或7.6%。

尽管现货价格有时会短暂高于上海金价,但近年来的一贯模式是中国市场价格相对于国际市场一直存在小幅升水。

目前这种状况的逆转很可能反映出中国对黄金的实货需求下降,这很大程度上是因抗疫封锁措施的影响。

据路孚特旗下金属咨询公司GFMS的数据,2020年第一季中国黄金首饰需求较去年同期下降了54%。

尽管中国珠宝需求可能在第二季略微回升,但亚洲其他地方的疲软态势加剧,因新冠病毒扩散至中国以外,冲击区域各地经济。

印度是全球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黄金消费国,2020上半年印度黄金需求锐减64%,路孚特GFMS数据显示今年前六个月印度黄金进口只有99吨,远低于去年同期的436吨。

疫情封锁及以本币计价的黄金价格居高不下,是印度黄金需求崩跌的主因。

在主要黄金消费国中,印度或许是受创最深的国家,但值得注意的是,路孚特GFMS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第二季全球各地黄金实货需求皆受到打击,从2019年第二季的1,054吨下滑36%至仅677吨。

**投资热潮**

不过路孚特GFMS数据显示,流向上市交易基金(ETF)等投资产品的投资大增,第二季飙升361%至436吨。

今年迄今的金价动能显而易见,投资者浓厚买兴足以抵消实货需求下滑的影响。

当前有关全球经济前景的担忧,再加上实质利率偏低甚至为负,应会维持投资者买兴强劲,即便随着金价首次接近每盎司2,000美元的心理关口,有获利了结风险。

有关亚洲两大黄金消费国实货需求疲软的问题则比较复杂。

最符合逻辑的预期是,需求将随着经济的改善而反弹。中国经济已有起色,印度经济也出现复苏的初步迹象。

若果真如此,那么假设投资者需求不坠,就又多了一个推动金价持续上扬的利多因素。(完)

编译 张涛/孙茉莉/张明钧/王颖;审校 白云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