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3, 2018 / 10:16 AM / 8 days ago

《VAN BUREN专栏》无论后续进展如何 特金会是一场成功的峰会

(本文作者Peter Van Buren,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2018年6月12日,新加坡圣淘沙卡佩拉酒店,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首次会面时握手。REUTERS/Jonathan Ernst

撰稿 Peter Van Buren

路透6月12日 - 到头来,外交手段是可以发挥作用的,但这是个进程,并非单一事件。核子问题的外交斡旋上并没有所谓的“大爆炸”(Big Bang)理论。如果朝鲜半岛在迈向和平一事上没有进一步的进展,这一切,包括韩国总统文在寅及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一再会面、以及这次的新加坡峰会本身,最糟的情况不过是一个好的开始又转眼成空而已。然而这次更有可能是一个转折点。

要宣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再度遭遇挫败并非难事,人们大可以批评协议内容含糊不清,在去核议题上没有具体的承诺。但这些批评忽略了金正恩已经暂停核弹及弹道飞弹测试、释放美籍人囚、关闭一处弹道飞弹测试基地、并且中止一处主要的核子实验场所运作而没有开设新据点。人们容易遗忘的是,几个月之前,朝鲜还在测试核子装置,恐有引爆大战之虞。若以以往的协议更为详细为由,说这次新加坡峰会失败,是无视于这些过往的协议都以破局收场的事实。

几个月之前,美国国务院朝鲜政策特别代表尹汝尚退休,许多人因而宣称“特朗普的韩国政策出现领导层真空”。类似的预言也因为美国并没有派任驻首尔大使而出现。国务院职能已经被毁。(一名记者曾写道,“特朗普政府失去了和其他国家协商的能力。”)美国外交关系协会评估朝鲜半岛发生战争的机率达50%。

是否在朝鲜半岛取得成功,应该和冷战一样,衡量的标准是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持续降低。新加坡峰会成功之处,在于双方承诺将会持续会面。更为逊色的2015年伊朗核协议花费了20个月进行协商(协议甚至没有涉及实际的核武器)。停止冷战的各项协议则是需要多年的努力,横跨多届政府。除了对接下来的步骤做出承诺外,若预期还要得到更多,只能说是对历史的无知。(有人认为金正恩会在峰会结束后就把他的核弹装箱寄出吗?)这些批评的人到底有没有第一约会的经验呢?

新加坡也表示是时候抛却错误的比喻了。特朗普和金正恩都不是疯子,他们有时候好斗的言辞只是错误的比喻而已。在向和解更进一步以及让国内强硬派观众看到更强势姿态之间,两人都需要做出平衡。所以会有拉锯现象。但认为这是朝鲜诡计的想法逐渐消失。“面对大国,小国家很少会虚张声势,”研究古巴导弹危机的一位历史学家解释道,“他们担不起。”

如果控制得当,取得进展的各个条件都已就位。包括拥有一位年轻、受过西方教育而且会使用多种语言的领导人的朝鲜;这位领导人也许会将自己设想为朝鲜的邓小平,将在保持主权的同时给国家带来光明前途。“我们已经...决定把过去抛之脑后,”金正恩在与特朗普签署联合声明时表示。在平壤,已经有越来越多中产阶级消费者生活在由美元和人民币助推的半市场经济中,并且越来越多地接触到外媒。再加上又遇到一位愿意打破不与朝鲜合作这一既有“规则”的美国总统。仔细看会发现,局势已更偏于乐观。

这次另一个重要的不同在于,韩国总统文在寅的参与。他是任何峰会概念背后的主要推动者,帮助说服华府朝鲜是一个独特的自上而下的体系,需要以此对待。他4月27日与金正恩的会晤为新加坡峰会提前奠定了谈判要点。特朗普5月24日最初取消新加坡会晤之后,也是文在寅在华盛顿和板门店之间穿针引线,让进程得以重启。在人们不断抱怨可能会发生战争的氛围下,正是这种娴熟的外交手腕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历史上没有一场核谈判有过这样的对话者。文在寅继续扮演他的角色,也就是诚实的中间方、和朝鲜有共同文化、语言、历史和情感纽带的民族同胞、美国的盟友以及金正恩和特朗普的非正式顾问,对于情势后续发展至关重要。

在新加坡没有发生的也很重要。特朗普并没有放弃“城池”,事实上特朗普也没有城池可弃。美国同意暂停军事演习,美韩过去已在战略上取消了军演,但也随时可以重启。反正真正的震慑在朝鲜半岛以外:比如从密苏里州起飞的B-2轰炸机以及永远藏身太平洋的导弹潜艇等等。

特朗普并没有长金正恩的志气。和敌人见面并非妥协。外交并不是美国可以撒在一位国家领导人身上的表示认可的魔法药粉。无论喜欢与否,峰会承认了金氏家族统治朝鲜这个拥核国家70年的现实。

特朗普以一场峰会开启和平进程的决定是值得的。把峰会想象成美国对一个“表现良好”国家的奖励,这很傲慢。历届政府的这种想法导致朝鲜拥有了氢弹、可打到美国本土的导弹和永久的战争状态。由此来看,由上而下的策略(有中国先例)是可行方式。

现在最容易的事情是全面否定峰会;朝鲜会反悔,特朗普会发推。而更难的事情是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

美国必须通过激励措施推动朝鲜去核。2015年的伊核协议是一个例子,当时制裁放松、贸易增加、资产解冻,同时伊朗采取行动减少核试验、减少生产和储存裂变物质。另一个先例是在1991年,当时美国提供经济援助,促使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乌克兰清查、销毁和最终处置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美国还向失去工作的核科学家提供新工作,避免他们利用专业技能为他方效力。

但最重要的是特朗普必须说服金正恩相信他,特别是考虑到伊拉克、利比亚、尤其是伊朗发生的事情,因为其中的核心任务非同寻常。历史上只有一个自行研发核武器的国家全面弃核,即南非白人少数政权,而且是在这个种族隔离政权即将倒台之时。

如果特朗普听从了左派的建议,他就会像历届总统一样待在国内了。如果他听从了右派的建议,他就会冲进房间说:“首先你要放弃核武器,谈完了”,那这件事就真的失败了。朝鲜发展核武器是为了保证生存。如果美国和韩国希望朝鲜弃核,就必须提供能够代替核武器保证其生存的东西。这次峰会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下面的关键是特朗普、文在寅和金正恩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完)

(Peter Van Buren任职美国国务院长达24年时间,曾着有We Meant Well: How I Helped Lose the Battle for the Hearts and Minds of the Iraqi People以及Hooper’s War: A Novel of WWII Japan两本书)

编译 张明钧/刘秀红/王灿;审校 李春喜/王颖/张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