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3, 2018 / 4:44 AM / 17 days ago

《LESTER & MANAK专栏》比课征关税更好的办法:启动特朗普回合谈判

(作者为Simon Lester及Inu Manak。Lester为Cato Institute的Herbert A. Stiefel贸易政策研究中心政策分析师;Manak为该中心的访问学者;本文仅代表其本人观点。)

2018年3月14日,中国上海,上海自贸区洋山港集装箱码头。REUTERS/Aly Song

路透4月3日 - 特朗普政府已经表示,希望外国降低关税及减少贸易障碍。这是个不错的目标,因为就算平均关税普遍较低,但诸如成衣服饰等特定商品的关税仍偏高。

不幸的是,特朗普政府利用关税胁迫其他国家改变贸易行为的做法,例如近期宣布将向中国500亿美元进口产品课征关税,不太可能发挥施压的作用。(中国政府周一宣布报复措施,对自美进口的128项产品加征15%或25%的关税。)

一个比较好的做法是展开新一轮的全球贸易协商,这或许也能满足特朗普的自尊心。若取得成功,历史将会记上一笔”特朗普回合”贸易谈判。

除了对中国课征关税,特朗普决定对钢铝产品课税令那些不确定能否取得豁免的美国盟友十分震惊。(目前有部分国家取得暂时性豁免。)尽管特朗普政府宣称这些关税是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但一定程度上可能是被用来向其他国家施压要求其降低贸易壁垒的手段。

这种攻击他国贸易壁垒的办法不会奏效。其他国家出于国内政治的需要,不太可能对美国的霸凌服软。因此,面对美国的威胁,其他国家可能会对其提出的单方面降低贸易壁垒要求置之不理或者针锋相对。

而如果通过新一轮”特朗普回合谈判”,美国政府可以与他国互相降低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籍此实现自己的目标。

特朗普上任之初曾明确表示,磋商”多项贸易协定”将是政府贸易政策的一个重要部分,他还强调自己倾向于双边谈判。但一年过去了,白宫尚未启动任何新的双边贸易协定谈判。目前正在重新协商的现有贸易协定有两项:一项是特朗普威胁将要终止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另一项是美韩贸易协定(KORUS)。美韩两国政府均同意修订KORUS,特朗普却在周四威胁要推迟修订,直至美国与朝鲜(北韩)达成去核化协议。(特朗普上台后不久美国就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之后他又说将考虑重新加入。)

虽然特朗普政府可能倾向于进行双边贸易协定磋商,但这不太容易取得让步。一国一国地磋商着实费时。对于像特朗普这样急于给世界打上自己烙印的人而言,与每个国家逐一协商或许实在不够份量。

多边磋商就这样应运而生。从特朗普的角度来看,这些谈判的好处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以美国前财政部长道格拉斯·狄龙(Douglas Dillon)命名的狄龙回合(Dillon Round)、以及以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命名的肯尼迪回合(Kennedy Round)将关税暨贸易总协定(GATT)打造为一个贸易谈判的成功论坛,并为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创建奠定了基础。

特朗普回合(Trump Round)也有望载入史册。完成一项多边贸易谈判不仅会巩固特朗普的政绩,同时还能使美国重新做回国际贸易自由化的领军国家。外界会将调降对所有成员国的关税,并且使贸易更自由(或者”公平”—如果他倾向于这个词的话)归功于他。

那么问题就变成了,如果美国要谈判,应该谈些什么?特朗普似乎尤为关注高关税,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外国关税有时会高于美国所收关税,其中一个原因在于,在过去的贸易谈判中,美国的谈判代表力推知识产权和其他问题的相关规则,而不是降低关税。而特朗普政府有可能会将关税问题重新摆到谈判桌上。

自1947年以来,全球领导人已完成八轮多边贸易谈判回合。最后一次成功的努力是123国参与的乌拉圭回合(Uruguay Round),该回合于1994年结束,并促成了WTO的诞生。乌拉圭回合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谈判”,降低了诸多产品的关税,同时制定了关于反倾销、补贴和其他非关税壁垒的规则。

目前WTO有164个成员国,包括2001年加入的中国。中国关税和其他壁垒要高得多,部分原因是中国谈判加入WTO时相对贫穷。现在中国比较富裕了,其他国家有权要求中国政府进一步降低壁垒。特朗普政府可通过多边谈判途径鼓励中国政府进一步降低壁垒,并接受较严格的多边贸易义务。

举行多边贸易回合还有其他一些益处。2001年开始的多哈回合最终失败,这一回合涉猎了非常广泛的议题。特朗普回合要想取得成功,就应该使侧重点更为集中、更有针对性。多哈回合建议发达国家的非农业市场关税上限降至8%,发展中国家可以更高一些。特朗普政府可采取更为大胆的举措,要求所有成员国的最高关税再下降一大块,只有最欠发达的国家除外。这将有助于解决特朗普提出的构建更公平贸易体系的问题。

特朗普政府要降低外国贸易壁垒的大方向是对的。但问题是迄今而言,美国政府所走的路要么是死胡同,要么就是可能会挑起贸易战。而多边谈判若被政府认真对待,则是有希望取得成功的。

这是一个令人生畏的任务,需要坚决的谈判努力。但谁要能拿下这一城,就会在国际贸易体系中名垂青史。(完)

编译 张明钧/汪红英/刘秀红/王颖;审校 郑茵/许娜/王洋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