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0, 2020 / 7:31 AM / a month ago

《许尧专栏》汇率市场观察:协议签署之后 我们还应期待什么?

(作者就职于中国建设银行金融市场交易中心,本文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所在机构无关。)

资料图片:2015年11月,人民币和美元货币符号。REUTERS/Bobby Yip

1月15日,中美双方签署贸易磋商第一阶段协议。虽备受关注,但由于早已充分讨论,因而协议内容对市场来说并无新意。与此同时,美元/人民币汇率也早早从7左右的位置降至6.9下方。

升值阶段事件驱动特征淡化。2019年人民币汇率最大的特点是受贸易摩擦消息驱动,但这一特征在近期的市场运行中出现明显淡化。

1月初人民币快速升值1,000点恰逢中美双方就协议文本达成一致但仍未签署的空窗期,并无明显事件驱动;升值过程也是逐步升值,并非一次性快速跳升;市场出现了一定程度的“Buy the rumor,sell the fact”,最典型的是15日签署协议前后市场的走势。

事件驱动这一主导2019年市场走势的因素正在淡化,而这一变化或与市场情绪好转及市场对“好消息”往往沟通更加充分有关。

经济数据继续回暖,未来仍然可期。一方面,最新公布的12月经济数据显示宏观经济开始回暖,除了社零数据与上月持平外,无论是投资、进出口还是工业产出均较此前明显回升,不论结构有何问题,数据回升却已发生,经济回暖继续确认。

另一方面,12月最值得关注的是进出口数据的大幅回升,除了低基数、贸易摩擦不确定性下降的影响之外,12月的数据也是超越季节性的,或意味着全球经济回暖给国内经济的正面影响正在显现。

与此同时,年初人民银行调降准备金率,而1月至今的公开可得融资情况显示1月社融仍将是天量,对未来经济稳定将有较强支撑,经济继续回暖仍然可期。

市场预期继续转好。相比此前剧烈分化的市场预期和普遍悲观的情绪,当前的市场预期已大为好转。中美贸易协议签署后,IMF总裁暗示上调2020年全球增长预期,而市场对国内经济的普遍预期亦从此前的分化转向回暖,分歧也仅在于回暖的持续性。

与此同时,对于人民币汇率的预期也几乎全面转向了升值方向,分歧在于预期升值幅度的不一致。程度有别,但市场预期早已大为好转。

人民币升值与贬值期间市场运行方式并不相同。观察2015年至今USDCNY走势,我们能够发现升值与贬值阶段USDCNY的运行存在不同的特点。

一是市场运行方式不同。贬值期间,USDCNY往往呈阶梯状上行,数个交易日内快速完成贬值然后企稳震荡;而升值阶段则是由缓慢升值逐渐加速,持续时间较长,拐点前后波动极为剧烈。

二是幅度不同,贬值期间每一阶段价格中枢变动约1,500-2,000点,仅2018年6月至8月例外,幅度达到5,000点;升值期间,价格中枢变动约3,000点,如果以最高最低点计,最大幅度将超过5,000点。此外,无论是升值还是贬值,趋势逆转后的第一阶段变动幅度较大。

协议签署之后,我们还应期待什么?

人民币的升值幅度较大可能一定程度上使部分市场参与者产生犹豫,而协议的签署产生了一种靴子落地的感觉放大了这种焦虑。事实上,人民币的转强是在宏观经济好转,市场预期修正的基础上产生的,并非消息驱动。

由此,对于当前的市场判断其实较为简单,基于宏观经济转好的推动,USDCNY处于一个较为强大的下行趋势中。

相比历史,无论是价格中枢,还是最大变动幅度,以及升值持续的时间仍有不足,特别是考虑到拐点出现前后市场的剧烈波动的情况,目前尚不宜做出人民币短期升值已到尽头的判断。从这个意义上讲,顺势而为的策略目前似乎仍是可取的。(完)

整理 马蓉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