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应坚专栏》中国内地七个新自贸区金融政策的特点及香港机遇
2017年4月24日 / 上午10点50分 / 7 个月前

《应坚专栏》中国内地七个新自贸区金融政策的特点及香港机遇

(作者应坚为中银香港高级研究员,仅代表本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0年9月,香港金融区鸟瞰图。REUTERS/Tyrone Siu

3月中旬,国务院正式批复设立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及陕西自贸区,并分别印发了《总体方案》。中央对七个自贸区的设立有着深远的战略考虑,赋予不同定位、目标及任务,值得香港业界认真分析及把握机会。

与前四个自贸区相比,新设七个自贸区总体上有不少特点。首先,自贸区战略从沿海发达地区向中部、西部及东北延伸,强调了均衡发展理念。七个新自贸区中,只有浙江和辽宁属于沿海地区,但浙江最发达地区并未列入自贸区,而辽宁自贸区的主体是东北老工业基地。河南及湖北代表中部省份加入自贸区,西南及西部有重庆、四川及陕西成为自贸区。这种从东到西、由北及南同步开放格局是过去未曾出现过的,显示东西部经济差异缩小后阶梯式开发模式有所调整.

其次,不同自贸区对应不同国家发展战略,有的是多重战略叠加,强调了不同国家战略的协调及统筹推进。这些战略包括“一带一路”战略、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长江经济带战略、东北振兴战略,西部开发战略及中部崛起战略;

第三,新自贸区有鲜明的区域发展特色。浙江主要围绕油品展开自贸区业务,近120平方公里自贸区全部座落于航运便利的舟山岛及附近离岛;辽宁自贸区主要服务于东北振兴及提升国有企业竞争力;河南自贸区陆路交通区位优势明显,又是主要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具备国际物流通道枢纽的功能;重庆及成都在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相比之下,重庆占据长江经济带及“一带一路”联结点优势,成都则可利用科技文化优势、资源优势及基础设施建设优势;陕西是东部进入西部的门户,是历史上“一带一路”的起点,又具有现代农业优势;湖北拥有水路、陆路双重交通便利,战略性产业及高新技术产业基础较强。

从发展角度看,七个新自贸区的腹地相当广阔。仅河南、湖北、重庆、四川及陕西五个中西部省市,面积超过百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3亿人。内陆省市与沿海外向型经济相比,经济发展的多样性、多元化更加突出,资源优势及人口红利明显,故更具有可开发潜力,后劲不可小觑。

站在香港角度看内地自贸区,自贸区的重要性越发突出,除了各自贸区落实服务业开放、负面清单制及准入前国民待遇,直接拓宽了香港各行各业进入内地市场的空间外,金融业对外开放创新也吸引香港金融机构。过去几年,香港金融机构特别关注上海、广东、福建及天津自贸区跨境金融政策,从《总体方案》及人行、外管局公布的政策措施中反复寻找商机。香港人民币贷款能迅速增至3,000亿元,与自贸区跨境直贷大幅增长有很大关系。

新的七个自贸区又会给香港金融业带来什么新“惊喜”呢?

表面上,前两批四个自贸区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经验,不断向外复制及推广,诸如跨境贷款、本外币跨境资金池已不再是自贸区专享的政策。此外,受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影响,内地加强跨境资金宏观审慎管理,自贸区金融政策推进似乎放慢。但实际上,自贸区始终是金融创新高地,自贸区试点新的资本项目开放从未停顿。七个新自贸区亦不例外,七个《总体方案》都确立了各自贸区金融功能,将“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列为重要任务之一。

与前两批四个自贸区相比,新的七个自贸区所在省市具有不同区域特点及产业结构,金融业发展也各具特色,给香港带来不同的业务机会。举两个例子:

例如,浙江自贸区围绕油品全产业链提供金融服务。迄今,舟山在油品储备、中转、加工、交易逐渐建立了一定的基础,拥有石油储备1950万吨。《总体方案》确定,建设东北亚保税燃料油加注中心,允许设立保税燃料油供应仓库,支持油品储运投资主体多元化,支持产油国共建油品储存基地,建设国际油品交易中心,《总体方案》还要求加快拓展国际船舶管理服务、提升国际航运管理功能。

浙江自贸区金融政策主要配合油品全产业链,允许区内从事油品等大宗商品为主的交易平台或交易所设立贸易专用帐户,允许油品现期货交易采取双币种计价、结算并逐步向人民币计价、结算方向探索。允许境外金融机构参与油品交易现货市场建设。

香港是自由港及转口港,也是区内重要的海事服务、船舶管理及航运服务中心,拥有丰富的与油品相关的金融服务经验,但油品储存、加工及交易不是香港之长。浙江自贸区推动油品全产业链,给香港金融机构难得的参与机会,打通香港与舟山金融服务通道,开辟新的跨境合作模式。

又如,重庆自贸区围绕战略支点及连接点展开金融服务。去年初习近平主席视察重庆时作出重要指示,要求重庆发挥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战略支点、“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的作用。这些工作要求及定位构成重庆自贸区的基本内涵及发展目标。

近年来重庆正逐渐发展成为西部重要的开放门户城市,形成了三条主要对外大通道,一是依托中欧“渝新欧”班列,向西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建立经贸联系。二是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向东促进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经济带展开联动。三是依托渝昆泛亚铁路大通道加强与东南亚的经贸联系。

作为长江上游重要金融中心,金融创新意识较强,体现在《总体方案》中,积极推动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较有特色。例如,推动重庆自贸区与境外开展双向人民币融资,允许区内租赁企业在境外开立人民币帐户,用于跨境租赁业务。探索区内金融机构向境外销售人民币理财产品。在自贸区内开展人民币基金投资境外项目,开展区域性净头寸总规模约束管理试点。鼓励区内金融机构创新面向国际的人民币金融产品,扩大境外人民币投资境内金融产品的范围等。

重庆与香港经贸联系一向密切,随着西部大开发吸引力进一步上升,香港机构将重庆作为向西部投资的大本营,投资贸易规模越来越大。重庆自贸区拓展跨境人民币业务的措施,正是香港金融业界期盼的,双方合作潜力有望进一步拓展。

当然,其他五个自贸区金融政策都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这需要香港金融业深入研究各自贸区《总体方案》及后续出台的政策,加强与各自贸区交流与沟通,不断延伸香港参与自贸区业务的深度及广度,密切与内地不同区域经贸联系,更好地发挥香港在国家改革开放中的特殊作用。(完)

整理 孙琦子; 审校 曾祥进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