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栏》美元加息如何冲击中国的商业银行
2016年12月28日 / 凌晨3点00分 / 1 年前

《专栏》美元加息如何冲击中国的商业银行

(文章仅代表本人观点)

2010年9月资料图,合肥一家银行的雇员在清点美元和人民币纸币。REUTERS/Stringer

作者:赵建

自2015年12月美联储开启美元加息通道后,全球金融体系开始动荡不安,风险资产交易和定价紧紧围绕美元加息这一风暴眼展开。在这种形势下,中国的金融市场也难以置身其外。自2015年股市波动和811汇改以来,人民币资产也进入了高频振动频道,股票、外汇、房地产和债券都开启动荡模式,给中国的金融体系稳定性带来了较大的挑战。

商业银行作为中国金融体系的主导,势必也直接和间接遭受美元加息的冲击。总的来看,美元加息冲击商业银行体系主要通过以下五个渠道:

**资产负债表渠道**

如果商业银行在前期人民币上升通道,在负债端超配了美元(外币存款或以美元计价的债券),在资产端却没有配置对冲盘,那么就会形成大量的美元敞口(汇率风险暴露),也就是所谓的货币错配问题。在美元加息的情况下,美元指数上升,人民币汇率贬值,则会形成较大的汇率损失——一方面,美元负债的价值在升高,另一方面非美元资产的价值却在下降,随着汇率的波动形成账面损益,对资产负债表造成损害。

当前来看,由于资本账户存在限制,商业银行表内以美元计价的资产负债数量并不大,外币存款占比平均大约在5%左右(根据业务特征不同银行的差距比较大),虽然也存在一定的外汇敞口,但主要的影响要看表外的错配程度。美元加息通道确认以来,商业银行主动缓解货币错配的程度,外汇敞口已经大幅缩减,使得这一渠道遭受的冲击得到较大的缓释。但表内外美元债务敞口较高(比如美元金融债发行较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相对来说,对美元加息的冲击应对会较为脆弱。

除了货币错配,美元加息还可能通过金融市场冲击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即美元加息引发的人民币大类资产价格波动,会形成市场风险直接冲击商业银行资产组合中的债券和股权价值(包括股权质押类信贷等)。

**流动性渠道**

美元是世界货币的基础货币,美元加息意味着世界各国货币的基础货币在收缩,所造成的直接后果之一就是各国银行的基础货币供给受到较大的冲击。尤其是,过去多年来依靠外汇储备作为货币发行准备的国家。当美元加息开始,人民币贬值预期通道打开,往往立即出现两个直接的反应:一是企业和居民会尽快偿还美元负债,以减少人民币贬值下的敞口损失;二是进行反向货币配置,将手中的人民币换成美元,并尽可能配置套利组合,即负债人民币化+资产美元化。这造成的货币支付链条就是,企业和局面通过商业银行购汇,商业银行向人民银行购汇,人民银行资产端外汇储备减少,同时负债端的基础货币减少(不是严格的会计分录),最终在货币市场上造成流动性紧张。

然而,更加突出的难题是,在流动性紧张的同时,央行的货币政策非常有限,不敢贸然采取降准的举措来增加货币供给,因为增加的货币供应又会形成兑换美元的筹码。因此,当由于外汇市场形成对货币市场的流动性压制时,商业银行的流动性环境将变紧。虽然央行可以采用除降准之外的PSL、SLF、MLF等公开市场工具来增加流动性供给,但会有额外的成本损耗,以及较高的波动(回购到期和再贷款到期等)。所以说美元加息会使商业银行的流动性环境变紧并波动幅度加大。

**利率渠道**

当外汇市场和货币市场的联系处于紧约束状态,汇率和利率的传导也将极度敏感的板结成一块,甚至在波动上形成统一的振幅。有研究报告做过统计检验,发现中美基准利差与人民币美元汇率之间的回归关系最为显着。也就是,美元加息+人民币降息造成的中美利差收窄,直接形成了人民币贬值压力以及贬值预期。如果说811汇改以前,人民币贬值预期还没有特别强烈的情况下,汇率约束对于国内利率来说是松的,央行还拥有一定的降息空间。但在811汇改、美元加息点阵图形成,尤其是特朗普上台强化了美元加息预期后,国内利率进一步下调的空间几乎耗尽,即使人民币与国际发达国家货币的利率相比还存在较大的下降空间,但从边际上却几乎没有下调的余地,因为汇率已经将利差的绝对水平price in。

于是,美元加息一方面会降低人民币利率下降的空间,另一方面也会造成短期利率的较大波动。从近期货币市场出现的钱荒来看,后者的影响较为明显。对商业银行的冲击是,资金业务(包括自营的投资账户、委外,负有刚性兑付责任的代客)所配置的大量债券的收益率将变薄,在利率大幅波动的情况下甚至出现账面浮亏。虽然在持有到期账户内不会立即形成实际的损失,但当流动性出现极度紧张的时候会付出折价处理后的流动性成本。总结来说,美元加息冲击商业银行的利率通道是:压制利率中枢下移空间造成配置端资产价值萎缩甚至浮亏,并增大了固定收益账面价值的波动。

**交易套利渠道**

交易套利渠道主要针对外汇交易量比较大的银行(无论是自营还是代客),以及利用内保外贷、贸易融资、外资租赁公司跨境售后回租等业务进行套利的银行。由于过去几年人民币长期处于单边升值状态,交易盘的配置也相对简单即多人民币空美元。由于这种无风险套利的存在,使得商业银行很多贸易金融客户将本来作为套期保值的汇率风险对冲,转变为套取人民币升值的投机盘;有的客户甚至下注筹码较大的(远超真实贸易)的对赌协议。当美元加息通道开启,原先建立在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上的投机策略立即失效。由于外汇及其衍生品交易都是高杠杆业务,汇率些微偏离预期的波动都会造成巨大的账户价值波动,很多银行客户在美元加息过程中形成了巨大损失,银行的自营盘也有较大的亏损(由于风险限额限制损失可控并能及时建立起反向套利盘)。

美元加息对商业银行自营和代客的外汇及衍生品交易都带来较大的冲击,尤其是那些习惯了人民币单边升值缺乏汇率双边波动考验的银行交易员们。因此,在当前的外汇市场环境下,商业银行的外汇交易应该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

**信用评级渠道**

美元加息下,人民币贬值以及汇率波动变大,对人民币资产价值和经营人民币为主的金融机构的信用评级带来较大的冲击。历史经验也表明,在美元加息期间,受到加息冲击影响较大,资产负债表较为脆弱、隐含风险较高,以美元计价的资产价值呈下降趋势且价值波动较大的金融机构,所获得信用评级将逐渐下调。因为,在美元加息、非美货币贬值的环境里,一个国家的金融机构信用评级往往和主权货币评估联系在一起。最近一段时期,国际大型评级机构大幅下调国内商业银行的评级,也是跟人民币贬值以及我国银行自身隐含的风险存在较大的关系。

除此之外,美元加息还会通过客户渠道冲击商业银行。在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加大,美元资产收益率与人民币资产收益率差距日益缩小的情况下,客户对国外资产尤其是美元资产的配置需求将越来越大;那些在在资产配置方面无法实现全球配置的商业银行,在美元加息的情况下很可能面临客户流失的风险。

了解了美元加息的冲击渠道,商业银行的应对举措也就一目了然:改变过去依靠感性判断进行投资决策的方式,建立基于美元加息为核心冲击源的全球经济分析框架,强化人民币汇率的研究预判能力,严格按照汇率风险限额进行货币错配管理;高度重视流动性管理,实时跟踪央行和监管部门的政策取向,动态调整头寸备付能力,保证满足监管要求的流动性指标要求;加强利率风险管理,建立基于利率高频波动的免疫策略,防范基差风险和收益率曲线风险;在风险密集高发区间,减少外汇投机盘口,并严格按照风险限额建立衍生品头寸。减少以美元计价的债务敞口,按照国际标准(巴塞尔协议等)整固资产负债表和消除隐含风险,体现经营的稳健特性。(完)

(注:作者赵建为青岛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山东大学硕士生导师,CF40青年学者)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