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5, 2012 / 6:02 AM / 8 years ago

《周子衡专栏》中国经济是"无预警崩溃",还是"无预警繁荣"?

(作者为路透中文新闻特邀撰稿人,文章仅代表本人观点)

资料图片:中国北京中央商务区银泰中心豪华住宅和商务写字楼。REUTERS/Jason Lee

撰稿 周子衡

九月底、十月初,中国各个城市出城方向的高速公路引桥上共挤满了数以百万计的小汽车,车子熄火,司乘下车,群情燥动‧‧‧‧‧‧这不是中国版的2012大出逃,也不是盛大的反日大串联,更非有车族的行为艺术,这只是假日小车高速免费刺激下中国长假经济“井喷”式繁荣的一个“负”产品——城际交通大崩溃!接下来,更有景区接待能力的崩溃、餐饮住宿客容量的崩溃,乃至投诉、纠纷处理机制的崩溃‧‧‧‧‧‧

这根本不是中国式长假经济的“无预警崩溃”,而是“无预警繁荣”!

经济繁荣固然可以解决一系列的问题,延缓诸多矛盾,但同样也会带来巨大的压力和尖锐的冲突。楼市繁荣,引发了海啸般的社会纷争;地市繁荣,激化出尖锐的征地冲突;乳业繁荣,泥沙俱下,29万幼童受害于三鹿奶粉;7.21一场大雨,北京一片泽国;8天长假,全国路网、景点亮起红灯。难道仅须对衰退与崩溃发出预警吗?经济繁荣当然也需要预警。

两年前,广州亚运会期间,地铁开通,免费、免票(卡),结果站台人满为患,运行风险骤升;四年前,奥运年元月,南方数省冰雪霜冻,电缆损坏,电煤不足,发电、输电急难,当局迫令北煤急速南下纾困,煤运挤占客运,春运受阻,大返乡的“民工”滞留数以千万计;九年前的九月,为迎接长假,路政当局决定整修八达岭高速的辅路,由此,大量车辆被迫缴费涌进高速,导致这条煤运、货运的干线严重超载了,路面损坏,主辅路全线停运,造成了长达13天的大堵车,整个华北陆路运输网全面趋紧,政府被迫将舆情焦点引向车辆超载,而回避道路运量严重超载的基本事实‧‧‧‧‧‧

只有经济崩溃才会带来巨大经济压力和尖锐的社会冲突,只要保住经济增长与繁荣,则万事亨通、永享太平--这种观点不仅十分幼稚,更加万分有害。受此错误经济逻辑的摆布,往往忽视、包庇乃至纵容经济繁荣中的“错误”、“疯狂”,甚或“罪恶”,而赋予其“正确”的长矛、“理性”的盔甲,甚或“良善”的假面。

“怕”什麽,来什麽。国际上出现了中国经济在2030年前可能“无预警崩溃”的论调。不仅不会持续繁荣,比衰退更可怕,是崩溃,而且无预警。这个论调不仅拗口,而且费解。拗口是指,预判崩溃,本身就是在做警示,何来“无预警”?费解是指,无预警,即无征兆,那靠什麽来判定崩溃?这便是疑神疑鬼,装神弄鬼了。世界银行的全球信贷总量早已为中国国家开放银行“无预警”地大幅超过,其全球地位正为後来者所逐步取代。一旦中国经济发生崩溃,世行既无法预警,更乏力施救,反倒是国开行更能发挥其所无法企及的作用。“无预警崩溃”之始作俑者,所为者何?

日本经济有着“失去的十年”,过去十年又停滞不前,甚或产业退化、国民内向;如今,日本经济更加依赖中国,反因岛争陷入到对华政冷、经冷的惨境,丝毫未见转机。试问未来日本经济是否会较中国更快“崩溃呢?那将是预警式的,还是无预警式的?美联储推出QE3後,美元在国际上走软,国内利率水平趋“零”,失业率依然高企(且为前通用电气CEO质疑7.8%的数字系人为作低),财政赤字坚挺,试问未来美国经济是否会如九十年代的日本一样“失去十年”?那是预警式的,还是无预警式的?至于欧洲,还是不要提它为好‧‧‧‧‧‧

不必到2030年那麽远,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将放大为日本的两倍,并超过美国,当然,如果不发生所谓的“无预警崩溃”的话。放眼全球,不仅中国没有出现过所谓的“无预警崩溃”,其他国家恐怕也没有发生过,这就超出了常人理解力,成了降在中国经济上的一道“符咒”了。鲁迅有杂文述及一家人为孩子办满月,来宾纷纷称贺。独有一位称,这孩子会死的。鲁迅虽颇为赞赏,但其言悖于常理。此公应早死在前,看不到孩子死去,果如此,他便不佩讲此“实话”了,退一步,此公可学凯恩斯说话,在长期,我们都死了。

如果说中国经济数据有问题,没能反映真实状况,早已有之,非今日独有,怎麽就能断定2030年前这种情况不会转变。仅凭此,声称“无预警”,便缺乏说服力。中国曾有几千万国营工厂的工人“下岗待业”,银行业坏账也曾显示“全行业已经技术性破产”,上证指数曾跌至1000点,2008年上半年仅江浙地区就有6万余家企业倒闭‧‧‧‧‧‧这些反映了中国的真实情况,但经济未就此崩溃?不错,前些日子秦皇岛运煤压港,但是,电煤南运供需两旺的时候,为确保节能减排达标,江浙工厂依然被隔三差五地拉闸限电。如此,电煤压港究竟反映了何性质、何程度的经济问题?此外,外贸总体放缓,但是规模是否依然在高位运行且有所扩张呢?

1996年,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提出了“非理性繁荣”,事实就是预警美国经济下滑,但他靠吹大泡沫阻止经济下滑,放大了非理性繁荣。本轮长假经济井喷显示出,内需强健、潜能巨大,政策空间充沛,中国经济依然在“理性繁荣”的乐园中。因此,中国还应更关心“无预警繁荣”带来的诸般矛盾、冲突与风险,要大大好过劳神、纠结于所谓“无预警崩溃”的镜花水月。(完)

(作者就职于中国社科院金融所)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