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7, 2018 / 5:56 AM / 3 months ago

《HOME专栏》从锌解读:基本金属价格暴跌究竟是信号还是噪音?

8月17日 - (本文作者Andy Home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2年9月,中国无锡,一名工人经过一处铝锭仓库。REUTERS/Aly Song

路透伦敦8月16日 -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基本金属市场周三上演大屠杀。

涵盖交易所六大核心合约的LME指数一天内下跌近4%。

这场大屠杀是整个金融市场动荡的一部分。

但工业金属发现,自己身处投资者对全球、尤其是中国经济增长以及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忧虑的中心。美元节节上涨以及人民币不断贬值更是强化了这种负面情绪。

如果“铜博士”和它的金属朋友可以信赖,那么全球制造业正走向悬崖边缘。

但我们应该相信它们吗?

追踪金属市场走势的分析师并不相信。

“没有专门针对金属的数据或新闻可以解释这种价格下挫情况,”德国商业银行每日评论称。

“我们认为此次价格下跌是夸大、荒谬而且不合理的。”

那么此次价格暴跌是一个信号,或者只是噪音呢?

reut.rs/2vQlplY

虽说铜无可避免地在这种时期成为头条,但针对上述问题,锌却提供了一个更有意思的视角。

reut.rs/2vRBdoD

**看空的原因**

LME三个月期锌在2月触及每吨3,595.50美元的11年高位。

但该合约周三触及每吨2,283美元的近两年低点,仅六个月时间就跌去了33%。

即便以工业金属的波动标准来看,这种跌法也堪称是从天堂到炼狱,越来越糟的走势和技术面,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锌价今年稍早之所以会涨那么高,是因为每个人都担心供应紧张。

然而,一旦价格触及11年高位,题材的重点就转变为价格上涨刺激新矿供应。

此后的情况就是,供应面看空压倒了需求面因素。

锌被大量用于镀锌钢,容易受到中国建筑业放缓的影响,因此即使在美国打响中美贸易战第一枪之前,这也已经令金属交易商感到担心。

美国对钢材加征进口关税加重了这些忧虑。中国商品被征税更增添了看空因素。

锌的基本面前景日益黯淡的同时,技术面也持续恶化。

位于每吨3,000美元左右的关键技术支撑区域已于6月失守,另一重要水准2,475美元已于周三被放量跌破,目前已跌入空头区域。

现在可能已经构建完成了为期一年的头肩顶型态,这是被投资者奉为圭臬的空头型态,技术性和系统性基金一直对锌价看低一线,也就不足为奇了

LME经纪商Marex Spectron估计,本周初投机客持有的锌净空仓占未平仓合约的18%,这只会加重锌价跌势。

唯一让空头们忌惮的是LME跨月价差的收窄,但跨月价差现在也已经崩溃。上周这个时候,现货锌与三个月期锌之间的价差为每吨逆价差160美元;但截至周三收盘,已经变为正价差(远期升水)16.50美元。

对锌空头而言,一切堪称完美。但对多头而言,就像是一场完美风暴。

**基本面没用?**

就锌自身的情况来看,没有太多支持价格下跌33%的证据。

实际上,情况恰恰相反。

7月中国精炼锌产量较上年同期减少3.5%,为439,000吨,创下自2013年8月以来单月产量最低。

统计局发布数据时对该行业的健康状况发出预警,但同比产量下滑的趋势已经不间断地持续了许多个月。

这个数据符合多数分析师们的估算,也与中国锌冶炼厂自身的说法相符。

6月底时,这些冶炼厂宣布共同实施减产。这和以往中国发布的类似声明一样,都是缺乏细节。减产很可能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且可能已经以预先计划停工的形式在进行。

这项宣布的意义,更多在于揭示了中国冶炼行业生产商的痛苦情况。

利润率在不断下跌的锌价和较低的加工费之间受到碾压。加工费较低,还反映出原材料短缺。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2016-2017年锌市牛市期间,则会被用作原材料短缺的证据。

如今,锌实货市场释出的潜在看涨信号,却被宏观导向型基金抛盘的杂音淹没。

与此同时,有关实际需求放缓的任何确凿证据,却依然犹如雾里看花。

整个全球钢铁行业依然处在甜蜜点,几乎所有的主要生产商的产量和利润率都在上升,中国方面尤为如此。

镀锌产业可以也经常确实是随着自身的库存周期而波动,但其整体命运仍与钢铁行业联系在一起,而钢铁行业依然惊人的强劲。

**当噪音变成信号**

惠誉8月7日公布的全球矿业展望引述了英国商品研究所(CRU)的观点,即锌的“价格先于基本面下跌”。

好吧,他们的跌势是比基本面提前一点。这就是大宗商品市场的风格,尤其是技术面和消息面相互促进时。

但是,如果当前锌价暴跌存在非常多的“噪音”的话,那么它将会产生信号,尽管这个信号不是人们所期望的。

锌价自2月起的暴跌源自关于矿山供应的整体观点发生改变,即供应预期从饥荒到盛宴的转变。

但供应盛宴的前景是基于锌价处在每吨超过3,000美元的超强水准,这既刺激新矿山投产,也促使停工的老旧设施重启。

在当前价格水平下,所有这些项目都投产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

如果围绕贸易紧张态势的最坏担忧成为现实,世界可能也不会需要它们了。

但是,如果说锌价暴跌是由于非理性的悲观情绪,那市场确实存在问题,不过问题不会是供应过剩。(完)

编译/审校 刘秀红/郑茵/于春红/李春喜/侯雪苹/杜明霞/徐文焰/王洋/王兴亚/白云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