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专栏

《Russell专栏》中国电荒料刺激柴油需求 但进口增长面临阻力

(本文作者是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2011年5月24日,位于北京郊区的一处建筑工地上。 REUTERS/David Gray

撰稿 Clyde Russell; 编译 李爽/孙茉莉

路透新加坡6月3日电---为了缓解电荒局面,中国未来数月料增加柴油、煤炭进口,也许还会加大进口液化天然气.中国电力紧张规模可能是日本震後损失的三倍.

但除了进口高价燃料以提升电厂和民间厂房柴油发电机的发电量外,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学会适应电力短缺.

中国当局正在采取举措,以缓解中国东部和南部工业发达地区电力紧张局面.这些地区供电缺口料至少达30吉瓦(gigawatt,10亿瓦). 中国本周提高电价,以鼓励电厂提高发电,而炼厂也可能面临压力提高运营率,以提供更多柴油.

虽然这些举措有所助益,但或许不足以解决电荒局面,因此为增加柴油进口创造了利多环境.

炼厂缺乏进口柴油诱因

这和2010年末的情况如出一辙,当时为了达成政府政策目标,而限制电力供应後,炼厂增加柴油进口,也提高柴油产量.去年12月,中国日进口11.1万桶柴油,日出口4.1万桶.据海关数据,中国在3月和4月再度成为柴油净出口国.但自12月以来,与原油相比,柴油价格相对呈现上升,意味着中国石油业巨擘--中石化和中石油进口柴油将亏损.

柴油较迪拜原油升水涨至每桶近20美元,为去年底的四倍.因此中国炼厂缺乏进口柴油的诱因,而原油价格高涨也降低了他们提高炼厂运营率的理由.

虽然中国已放开对燃料价格的控制,不过仍滞後市场价格,今年中国炼厂利润一直受挤压.这就意味着政府要麽加大对炼厂施压,要麽允许国内价格能赶上进口成本.鉴于对中国通胀上升的担忧,靠政府施压的方法似乎更有可能,不过也不保证能获得百分百成功.

煤电价格机制矛盾

对中国当局来说主要问题是当前电价形成机制造成的矛盾和阻碍.实行固定价格将是确保供给充足的最好途径,因为正如能源谘询公司FACTS所指出的,中国发电能力充足.

电厂需以市场价格买入煤炭,但销售电价却是统一定价.过去一年中国煤炭价格至少上涨了14%,这就不难理解为什麽发电厂宁愿选择减少供电,也不愿亏本经营.

相较国内的供给而言,进口煤炭价格变得更具竞争力,不过在过去一年,亚洲煤价指标--澳洲Newcastle港的煤价也飞涨了20%,在加上运费和其他费用,对中国南方的电厂而言实在也没有太多优势.

若要刺激电厂增加发电,则需煤炭价格下滑,不是中国国内(可能性不大),就是国外(有可能).同样的,液化天然气因过于昂贵不能广泛应用,因此发电厂不太可能转向液化天然气现货市场.

旱情亦降低了水力发电,该趋势预期会持续整个夏季.所有这些均意味着中国在未来几个月几乎铁定要面临柴油短缺.

柴油进口能否因此而增加,这要取决于短缺现象的严重程度,以及妨碍中国炼厂进口的因素能否改善.此外这也要看轮流停电措施的实施情况.用电大户可能会采取工厂减产的方式,或者利用其他节电措施来减少需求.电荒隐忧意味着需要更多柴油.但是否会求助进口,则没那麽确定.(完)

--译文审校 蔡美珍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