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专栏

《HOME专栏》中国金属进口荣景福祸掺半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图为沈阳一家钢材市场,一名工人在整理钢筋。REUTERS/Sheng Li

撰稿 Andy Home 编译 王兴亚/杜明霞

路透伦敦2月25日 -中国铁矿石、镍矿石和铝土矿进口在1月创下纪录高位,精炼铜和精炼锌进口则分别达到纪录第二和第四高位。

在年初解读中国贸易数据历来都是一项费力不讨好的工作,因为每年的春节假期具体时间不尽相同,今年就落在2月初。

由于买家争相清关以便及时休假,上个月的进口数据因而很可能有所夸大。只有在2月数据公布后,我们才能更好地与上年同期进行比较。

但是话说回来,1月各种金属进口猛增仍具有一个清晰的统一主题。那就是许多进口用来补充库存,而不是用来满足急迫需求。

就镍矿石和铝土矿而言,这是对印尼未加工矿石出口禁令的直接反应,为中国买家对付供应受阻和由此导致的潜在价格波动提供了缓冲。

其他金属方面,特别是铜,中国库存不断增加将只会令市场目前的紧张局面恶化,并有可能加剧价格的波动性。

**印尼禁令生效前,中国尽可能多进口**

印尼政府1月12日起对未经加工的矿石实行出口禁令,切断对中国买家的两个关键原料--铝土矿和镍矿石--的供应。

不出所料,中国1月进口数据显示,在印尼出口之门关上前的最后一刻,中国从印尼进口了尽可能多的铝土矿和镍矿石。

中国1月从印尼进口的镍矿石和铝土矿均突破600万吨关口,触及纪录新高。前者用于含镍生铁行业,后者用于供应一些铝炼厂。

浏览中国镍矿石进口图表,请点选 link.reuters.com/tyj27v

浏览中国铝土矿进口图表,请点选 link.reuters.com/bak27v

2月份,上述两者的进口量几乎肯定会大幅减少。

中国这种大举进口的目的是,建立缓冲库存,以应对印尼出口禁令。

不确定中国缓冲库存的具体规模。麦格理银行(MacquarieBank)的分析师估计,中国已经积累了3,500万吨镍矿石和4,000万吨铝土矿,足以满足许多个月的当地需求。

他们需要这么做。

**改变还是等待?**

印尼最新实施的矿石出口禁令虽然出现了一些松动,但这仅仅是在铜精矿出口关税的变动。没有人预计镍矿石和铝土矿出口禁令会出现重大调整。

中国要么静观其变,等印尼自身实现出口矿产品增值,要么去寻找替代资源。

在铝土矿方面,后一个选项日益明显。

截止到去年4月,从澳洲进口的铝土矿只有两个月超过了百万吨大关。但从那以后,只有10月份低过这个水平。今年1月进口量达到了142万吨,似乎成为新的正常水平。

此外,中国铝冶炼企业可以用氧化铝代替印尼铝土矿的进口缺口。上个月中国氧化铝进口量达到64.2万吨,为2012年5月来的月度最高。

中国的含镍生铁行业寻找替代镍矿供应则更为困难。另外一个重要来源是菲律宾,但该国的镍矿石品级较低,含有更多铁矿成分,加工成本会明显增加。

**中国铜库存猛增**

1月中国精炼铜进口量达37.9万吨,为2011年12月来第二高的月份。

这里面肯定有新年因素,包括公历的船期和中国农历新年。

但1月数据与去年第三季度以来精炼金属进口量的逐步变化吻合。

主要的推动力是用进口金属作为抵押品换取贷款。

其结果就是中国铜库存稳步增加。上海期货交易所上周库存跳升13,770吨至194,111吨,为2013年第二季来最高。

上海保税仓库库存也在上升。巴克莱的分析师称,1月保税仓库库存增加了7.5万吨至60万吨。

在中国铜库存猛增之际,全球其他地方的供应却吃紧,导致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和纽约COMEX库存紧张。

**抵押融资交易继续扩张**

将金属用于抵押融资交易的行为看来丝毫未有收敛,已经扩张到铜以外的其它金属类别,这或许是因为中国当局对于这个特殊行业所发生的事情加强了审查力度。

于是,锌就成为了主要受益者。1月锌净进口量高达9万吨,创下2009年3-5月以来的最大月度进口量。2009年的情况比较特殊,当时中国政府为了给陷于困境的本地生产商提供一些帮助,以高于市价的水准大笔吃进国内生产的锌,却无意间导致套利窗口大开。

然而当前的情况却是迥然不同。尽管进口套利窗口的收益为负,锌依然源源不断的流入中国。

浏览中国进口精炼锌的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suk27v

由此推断的结果是,“进口”的锌可能根本就没有离开上海的保税仓库一带,并在铜山之后又形成了第二座金属山,恰到好处地弥补了铜山的空缺。

全球锌市场的供应情况不像铜那么紧张,因为锌的遗留库存要更高,但也依然存在紧张状况。LME现货与三个月期约明显处于逆价差,因为显性库存正稳定离开LME仓储系统。部分流出的锌,或者是直接提出或者是被别货替换,总之很明显是流向了中国。

另一个深受金属抵押融资交易影响的市场是铁矿石。

中国1月铁矿石进口也创下8,683万吨的纪录新高。

尽管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持续强劲,但港口堆积的铁矿石也已经达到了纪录高位,根据咨询机构Steelhome的数据,港口库存已略超过1亿吨。

一些观察机构,比如麦格理银行,对此发展持乐观看法,认为从进口上升的角度来看,港口库存量其实依然相当低。

然而,如果铁矿石是被用于抵押融资,那么就将带来价格波动加剧的风险。

这是一个时常发生剧烈震荡的市场,因为中国钢铁供应链与信贷紧缩的共同作用所致。港口库存的堆积无疑加大了市场遭遇又一次痛苦减库存的潜在危险,就像2012年第三季曾经经历的那样。

铁矿石生产商可能必须要借鉴铜市场的教训:中国旺盛的进口,并不一定是价格的完全利好。(完)

(编译 王兴亚/杜明霞/张荻/高琦 审校 艾茂林/屈桂娟)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