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专栏

《KEMP专栏》沙特强忍低油价之痛 能否把美国页岩油挤出市场?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悬挂利比里亚国旗的邮轮MV Sirius Star。REUTERS/Aviation Warfare Systems Operator 2nd Class William S. Stevens-US Navy/Handout

撰稿 John Kemp

路透伦敦11月12日 - 美国石油产量、国际油价和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之间一直存在着紧密联系,因此北美页岩油开采商与沙特卷入在油价和市场份额的战争,应该丝毫不令人意外。

1950年代之前,美国占全球石油产量的逾半数。大油田的发现总给全球油价掀起波澜,比如1905年俄克拉荷马州发现的Glenn Pool油田,以及1930年发现的东德克萨斯油田。

自1970年代之后,美国成为原油净进口国,国际油价往往对美国的石油开采和产量产生影响。

主要产油州的开采和产量与实质油价的涨跌紧密关联,联系最紧密的要数北达科他州。当地石油产业景气紧跟着油价涨跌走势,并导致了残酷的盛衰循环。

**坎坷的石油发现之路**

在历经近40年勘探失败之后,北达科他州在1951年首次发现石油,1953年在现在著名的巴肯地层打出了第一口油井。

2001年,北达科他州地质学者John Bluemle将这些石油勘探先驱的传奇故事写成一部纪事史,以纪念首次成功发现石油50周年。

摄影师Bill Shemorry在1951年4月4日那天晚上也在现场,他后来写道:“我到达Wheelock西边的小山丘时,可以看到火焰照亮东边四英哩以外的天空中”。(“Mud, sweat and oil”,1991)

Shemorry回忆当年他把车子停在油井附近,“钻探平台及周边地区被一股巨大油气火焰照亮。简直像白天一样。油气喷出发出巨大的声响,现场的人必须大喊才能听见说话。”

接下来的28年,这座以地主命名的Clarence Iverson 1号钻井继续生产了逾50万桶油和8亿立方英尺天然气。

**荣衰史**

但在最初的兴奋热潮之后,北达科他州逐渐变成一个特定的石油产品,在1950年代的那几年以及1960年代每年都钻约200口井,日产5万桶油。

北达科他州首次迎来石油行业繁荣是在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这是阿拉伯石油禁运(1973年)、伊朗革命(1979年)和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要求涨价带来的结果。

新增钻井数量从1972年的只有90个,到1981年达到834个高峰,当时实质油价换算成目前水准,等于从14美元升至约100美元。

但1986年油价崩盘后,低油价维持了15年之久,该州的石油领域陷入长期严重萧条。

1989年只钻了188口新井,到1994年这一数字降至111口,到了1999年更是降至只有58口。

浏览北达科他州钻井数量和油价对比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taq43w)

**巴肯页岩油之梦**

即便油价和开采量在1980和1990年代下滑,一些最富有进取心的企业已经开始试验性的在巴肯(Bakken)区块钻探水平井。

Meridian Oil于1987年在巴肯钻出了第一口水平井。随后的数年里,巴肯成了北达科他州钻井勘探最活跃的热点,每年都有数十口钻井打成。“但到了1995年末,巴肯的钻井活动退潮了,炒作结束了。”地质学家Bluemle说道。

早在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技术尚未成功结合之前,2001年时Bluemle就撰文推测巴肯地区重启开采活动的可能性。他当时写道,“不论如何,要想让巴肯地区恢复生产,我们需要在新技术方面有重大发展。”

“仅靠现有技术,我们无法开采出具有经济规模的油和气。正是因为采用了水平井这项技术改善,才引发了巴肯地区在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的短暂钻探热潮。但仅有水平井技术是不够的。”

这篇文章刊出的四年后,从2005年开始,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技术就被成功运用到一起,从而可以开采出蕴藏在页岩里的油和气。

与此同时,油价在2002-2012的10年间上涨三倍,也为新一波钻探热潮提供了充满诱惑的经济推动力。

到2013年,新钻探的油井超过2,000口,日产量达到86万桶。

根据北达科他州能源部发布的数据,在2014年8月,该州石油日产能超过110万桶,其中的逾90%都是来自巴肯地区。(link.reuters.com/waq43w)

**休戚与共**

北达科他州的石油工业,以及美国各地类似的页岩油热点,都是外部事件和油价变动下的产物,根源远远超出一州范围,事实上也超出北美范围。在思索油价周期下一阶段时,记住这层关联性十分重要。

休斯顿大学教授Craig Pirrong怀疑,沙特正采用掠夺性定价策略,挤压页岩油生产商的生存空间。

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沙特是为了阻遏页岩油气革命(或是加大对伊朗、俄罗斯等其他石油出口国的压力),而蓄意掀起一场产量战或价格战,而不是纯粹为了保护自身市场份额而理性应对。

不过油价长期低迷、页岩油产业遭挤压,可能都势难避免,除非沙特和OPEC愿意接受市场份额大幅缩水。

根据过去的经验,美国石油业、沙特和OPEC的命运是紧密相连的。现在油市正在进行的调整,部分过程可能是一段油价长期走低及美国页岩油产业增速放缓。

北达科他州的巴肯油田相对发展成熟,这次或许不会受到景气放缓的最大冲击。一些边远地区的钻探活动已经放慢,但最热门核心地区的开采活动仍然强劲。

比起1990年代,巴肯油田现在的成本竞争力要强得多,这要感谢科技进步和钻探效率提高。

页岩油革命不会逆转,美国仍将继续在全球供应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但是页岩油产业增长必将有所放慢,这可能发生在巴肯外围及开发程度较低的页岩地区--这些地区已经成为美国境内石油开采史上、新一代最容易受冲击的高成本先驱势力。(完)

(编译 李春喜/李爽/高琦/朱晓军;审校 蔡美珍)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