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专栏

《KEMP专栏》石油需求低迷:摆在OPEC面前的又一道难题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德国施韦特PCK炼油厂内一景。。REUTERS/Axel Schmidt NESS

撰稿 John Kemp

路透伦敦11月26日 - 如今大家都明白,美国页岩油产量不断提高给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带来了严重威胁。

但OPEC面前还有一项至少同样严峻的挑战:2002-2012年期间原油价格上涨了三倍,需求成长随之停滞。

根据美国能源资料协会(EIA),2005年时发达经济体原油消费量达到每日5,000万桶的高点,九年后的今天却只有4,500万桶。

同期发展中经济体的日消费量增加了1,200万桶(中东以外增幅约为950万桶)。

九年里每日消费量净增480万桶,不及OPEC和其他预测机构几年前的预估。

亚洲原油需求增速远远不够,无法抵消发达国家消费停滞以及页岩油额外供给的影响。

以前OPEC在1980年代初就曾遇到过这个问题,当时石油消费国采取前所未有的措施降低需求,以应对1973和1979年的石油危机。

法国和日本发展核电计划、供暖系统从燃油改为使用天然气、对新车实行更加严格的节能标准,以及对汽车燃油征收惩罚性税项,都是为了降低原油消费。

需求增长放缓外加供给上升,酿成了1986年的油价危机。今天的情况和那时很像,OPEC在2014年也面临相似的问题。

如果石油价格波动的持续时间足够长,那么石油消费(更广泛地说能源消费)会产生明显反应。

短期来看,石油消费量对价格波动不太敏感(需求的价格弹性偏低)。

短期反应不明显,误导很多评论员作出需求对价格波动无动于衷的结论。但这是错误的。

中长期来看,石油和能源需求对价格波动反应非常大。

价格弹性的函数中,时间是一个变量。在大宗商品市场的分析和预测中,时间是个最重要的变量,却没有得到充分重视。

**提高能效**

受石油危机影响,美国总体能源消耗在1974-75年以及1980-82年实际上是下降的。

更广泛的来看,1950年代、1960年代以及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那段石油和能源价格较低的阶段正是美国能源消费迅速增长期。

相比之下,1970年代末和2000年代石油成本上升,使得能源需求增长实际处于停滞状态。(link.reuters.com/ven53w)

在截至1972年的10年低油价期间,美国能源效率基本没有改变。能源效率即实质国内生产总值(GDP)单位能源消耗。

EIA数据显示,在1972年,美国企业和家庭每产生1美元GDP,能源消耗略高于15,600英热单位。

美元金额经通胀调整后,1美元GDP的能耗实际上和1962年差不多。

油价在截至1986年的10年间飙升,但能效却以每年平均3%的速度在提高。

每单位实质GDP的能耗从1976年的14,800英热单位骤降至1986年的10,800英热单位。

最近这种模式重新显现。1980年代末期和1990年代油价低迷,因此截至1996年的10年间,平均能效每年的改善速度只有0.8%。而本世纪头10年的高油价却推动能效在截至2006年的10年间每年以2.6%的速度提高,为0.8%的三倍多。

欧洲和日本也上演了美国式的能效改善,不过规模要小一些,因为其它OECD成员国在1980年代提高能效的势头更猛,因此在2000年代的改善空间也就小一些。

发展中国家的能效改善较温和,因在很多情况下政府补贴和价格控制让企业和家庭免遭油价上涨的全面冲击。

无论如何,对石油和能源的整体需求还是在增加,因为新兴经济体的现代化和城市化进程,以及中间阶层的壮大,都足以盖过能效改善带来的影响。

但即便在发展中国家,能源需求特别是石油需求的增长速度也慢于五年前的预估,这是对能源成本上涨作出的一种回应。

**价格需要更低**

这个问题对OPEC来说似曾相识。“我主要担心的是,如果我们提高油价过多,我们可能会降低未来的石油需求,”沙特前石油部长Zaki Yamani在向传记作家讲述1970年代OPEC内部对于涨价的激烈辩论时表示。

“我总是说涨价应该一点一点来...市场可以吸收循序渐进的涨价。当油价突然意外上涨时,对所有相关方面都很危险,”Yamani解释道。

2002-2012年间油价涨了三倍,和1973-1980年间的涨价一样出人意料,而市场反应也一样。

消费国曾试图用替代能源来取代石油(比如美国的生物燃料计划)。车辆燃油效率标准已经从严。企业和消费者为了省油也改变了驾驶习惯(改进路线规划并减少随意外出)。

结果和1986年一样,OPEC也面临着低迷需求,而且同时竞争供应还在大增。

解决方案也雷同。油价必须下滑并保持低位足够久,以促进投资撤离非OPEC生产,并推动需求再度强劲上升。

但是1980年代和2010年代存在一个关键区别。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低油价最终助长了自满情绪。提高燃油效率的动力因而减弱。

不过在2010年代,提高燃油效率的主要动力既有气候变化也有油价上涨。自2005年以来实施的大部分节能、保护及替代能源政策都具有双重目的,降低对日益昂贵的石油的需求,以及遏制温室气体排放。

政府支持使用生物燃料、电和天然气驱动的车辆,并且出台更节能的措施都既是为了气候变化目标,也带有能源安全目的。比起1980和1990年代,气候变化让节能政策更难改弦易辙。

这样看来,OPEC利用低油价来换取近年来失去的部分需求增长,这种做法可能面临更大挑战。在OPEC努力恢复市场平衡之际,发展中经济体的快速现代化会成为利好,但气候变化政策却是不利因素。(完)

(编译 洪曦/王丽鑫/艾茂林/朱晓军;审校 郑茵/李爽/戴素萍)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