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专栏

《RUSSELL专栏》大宗商品行业景气繁华落尽转成空

路透朗塞斯顿11月27日 - 要是还有人对大宗商品周期转为偏空持有怀疑态度,只需要研究一下本周出炉的关于澳洲天然资源行业的两篇报告。

波兰Swinoujscie港口一处在建的液化天然气接收站。REUTERS/Filip Klimaszewski

澳洲资源与能源经济局(BREE)的半年度报告显示,截止10月的六个月中,只有三个项目达成了积极的最终投资决定(FID),规模共计5.97亿澳元(5.07亿美元)。

这不仅是逾10年的最低项目数量,也是最低投资额,而且有力地证明:受价格低迷、中国增长放缓导致需求预估不佳的拖累,项目投资正在不断缩减。

另一份由咨询机构普华永道于本周发布的报告,是对澳洲中等矿企的年度评估,显示企业目前致力于在减支的同时增产,藉以发挥最大生产力。

问题在于,迄今为止这些努力都没有见效,因为大宗商品价格下跌速度超过了企业能够改进的速度。

“实际上,最坏的情况也许还没来到,至少对铁矿石和煤炭商是这样,”普华永道在11月25日发布的报告中表示。

两份报告都证实了一点,就是大宗商品价格下滑导致新项目踩刹车,而且迫使企业削减支出,以争取比竞争对手撑得更久。

这对资源部门短期和长期都有影响,而且不只澳洲是这样。澳洲是最大的铁矿石和煤炭出口国,等七个在建项目完成后,还将成为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

这些报告可能以澳洲为焦点,但对印尼、南非、巴西和加拿大等其他资源丰富的国家也适用,这些国家的企业都面临着同样的压力和进退两难的困境。

削减成本、以及通过提高产量和生产率降低单位生产成本的短期影响,可能是导致一些大宗商品价格下跌。

煤炭已经显示出这种情况,澳洲纽卡斯尔港煤炭价格较2011年初的2008年衰退后峰值下跌逾50%,促使矿商作出扩产及削减成本等反应。

海运市场煤炭供应随之增加,进而打压价格进一步下跌。

但这也让一些矿商的成本曲线下降到足以维持运营的水平。无法实现赢利的矿商亏损也受到限制,足以让他们找到理由,证明继续采矿比关闭矿井更合理。

现在铁矿石市场也出现了类似的动态,较小的矿商将竭尽全力坚持下去,即便必和必拓BHP.AX、力拓RIO.AX、和Fortescue Metals GroupFMG.AX等大型生产商提高产能的幅度,可能远超过了市场的消化能力。

**液化天然气即将加入**

液化天然气也可能上演类似的情景。到2019年七个总价值2,000亿美元的在建项目竣工投产后,澳洲将超过卡塔尔,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

未来几年将有更多液化天然气涌入市场,使市场从供不应求变成供应过剩,于是压低价格。

已经能够在亚洲LNG现货价格中看到这一现象。亚洲LNG现货价格在北半球冬季前未见大幅上涨,与前两年形成了明显反差。

尽管亚洲的天然气库存处于令人放心的水准,且目前预计今年的冬季比正常情况要温和,但现货价格跌得这么多还是少见。

自夏季低点10.50美元/mmBtu(百万英热单位)升至9月末的15美元后,LNG现货价格价格随后一路下滑,在11月23日当周跌至10.10美元,创下约四年低点。

这对LNG前景来说可能是一个信号。厂商继续大举生产这种燃料,即便是利润萎缩,与此同时他们在极力降低成本。

削减成本的努力可以从新项目或扩产纷纷取消或延迟中看到,还有就是勘探支出的削减。

BREE数据显示,2013-14财年澳洲在矿业和石油领域的勘探支出较前一年度下滑12%,而且这一趋势可能将加速。

BREE称截至10月的六个月,处在可行性研究状态下的项目数量下降8个,至138个,而处在执行阶段的项目数量下降4个至44个。

这意味着当一些大宗商品克服了当前供给过剩的时候,可获得的新供给可能会减少,因生产商放弃扩张计划。

基本的信息是,那种繁荣-萧条-繁荣的老式周期仍将适用,尽管资源公司、分析师和顾问们认为,他们在预测供需态势时已取得了改善。(完)

(编译 朱晓军/王丽鑫/王洋; 审校 张明钧)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