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4, 2020 / 1:38 AM / a month ago

焦点:中企低成本融资后转手存款套利 是“备粮”还是“薅羊毛”?

作者 马蓉

资料图片:2015年4月,安徽合肥,一家银行的柜员在点数人民币纸币。REUTERS/Stringer

路透北京4月30日 -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作为中国宏观政策主要目标显得尤为重要。不过在效果初显的同时,一些企业将低成本融到的资金再反手买进存款甚至银行理财,而未能如政策初衷投入到实体经济,亦引发“空转”“套利”之忧。

“现在企业发债的成本很低,在2%左右,还有低于2%的,然后直接买存款,……我们现在对公(一年期)存款的利率能到3.6%,比发债利率高不少。”一位中国城商行人士对路透表示。

4月以来,在央行一揽子逆周期政策和政治局会议宽松信号引导下,中国债券市场利率显着下行,企业债券发行利率亦不断创出新低;将发债资金配置到银行理财、结构性存款等产品的套利机制已然形成,而在存款类产品利率相对刚性情况下,套利的空间也越来越大。

“现在银行主要面临的是资产荒,都在密集地找资产,...像国企央企,他们的钱很多,都在套利。”上述城商行人士称。

据其介绍,一般情况下,由大行购买企业发的债,之后企业将获得资金用于购买股份行、城商行的结构性存款或理财等高收益产品。

中国债券信息网数据显示,截至4月28日,一年期AAA、AA+和AA等级中短期票据二级市场估值为1.79%、2.0%、2.38%,分别较上月末下降63BP(基点)、61BP和44BP,较年初则分别大幅下行139BP、124BP和96BP。

一级市场方面,往年只有AAA级主体才能享受的低于3%的利率,今年AA+主体也加入进来;同时,短期限债券利率跌破1%,如4月24日发行的期限为180天的超短期融资券“20招商局SCP001”,票面利率仅为0.95%,成为中国债券市场上首支票面利率低于1%的信用债。

“这就是典型的套银行的利,也是存款端成本居高难下的弊端,一定程度上造成企业拿到的资金开始空转,”一上市银行管理层人士称,“对企业而言,拿到银行的资金再存起来,就能直接挣钱,还去搞生产干什么?(今年的形势下)这样做还能活着,如果去搞生产,说不定...都活不下去。”

该人士并指出,虽然今年以来央行已经在对结构性存款这类高成本的负债产品进行规范,相关的统计数据也显示,这类存款的保底收益率确实较之前有所下降,但银行实际付出的成本并没有低太多,而且与快速下行的市场利率相比可谓“龟速”,使得套利机制得以持续运作。

光大证券近日发布报告称,存贷款市场与金融市场利率体系分割的环境下,随着流动性的持续宽松,两个市场的利差水平不断扩大,微观主体对于票据和债券等低成本融资渠道较为青睐。而且,金融市场极低的利率水平也刺激了优质企业加大短融、票据融资,并用于配置银行理财、结构性存款等高收益产品,形成套利机制。

月内资金供给泛滥,中国银行间市场隔夜回购加权利率周三曾一度创下历史新低至0.6626%;今日则因月末叠加五一假期而出现大幅反弹,但料节后价格仍将在低位持续运行。

另据央行数据显示,截至3月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创历史新高,达到11.67万亿元人民币,较去年末增加约2.07万亿元,且连续三个月上涨。

**套利还是储粮?**

除发债买理财产品外,也有企业看中低息贷款,即便手握大量闲置资金,也还在向银行申请信贷额度,如近日被深交所发函询问的亿联网络(300628.SZ)。

该公司一季报显示,截至期末,其持有未到期的保本理财52.5亿元,短期借款余额较年初增302%至20.1亿元,但仍拟向银行申请不超过8亿元的综合授信。对此,深交所发函,要求其结合公司理财产品收益与银行贷款成本,说明拥有大量闲置资金的同时申请银行贷款的原因及合理性。

亿联网络表示,其2019年平均理财收益在4.2%以上,但2019年8月至今的新增贷款平均贷款成本3.2%,其中人民币借款利率已逐步下降至3.6%,美金借款利率更是长期低于3%(今年4月更是进一步降至2.2%),结合公司可以获取到一定的贷款贴息(贴息比例是实付利息的50%左右),因而贷款成本远低于公司平均理财收益率。

“这就是理直气壮的套利,”一银行资深人士称,现在信用证、票据都是套利的“重灾区”,政策的本意是让银行让利实体经济,但实际上一些企业的做法是在“薅”政策和银行的“羊毛”。

不过,一大型制造业上市公司财务部负责人对路透表示,该公司现金流充裕,将一些闲散的资金用于购买理财更多是出于防御性的目的,而非单纯为“套利”。

“首先,当前资金成本很低,银行也希望我们能够保留一定的信贷规模,比如我们公司现在的现金流情况完全不用贷款,帐上逾百亿的贷款我们实际上是希望尽快还掉的,但银行并不希望企业的用信规模降为零。”他称。

其次,该公司所属行业是强周期性,也需要提前“储备一些粮食”以备不时之需;此外,目前整个市场的资产价格都属于超跌状态,如果有比较好的机会,该公司也会基于产业链整合或者转型的目的,进行一些战略性收购。

“总之,手上一定要有粮,而且未来的不确定性也非常大,企业不会把手上的现金都耗干,所以会把一些闲散的资金购买理财,不是我们主动要去套利,”他说,“而且,实际上,现在的理财也不好做。”

他指出,一方面,理财类产品的收益率下行速度较快;另一方面,资管新规实施以来,银行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步伐加快,符合该企业要求的保本产品的数量也在不断减少。

“我们其实不愿意花太多的精力去做这种资产管理工作,毕竟不是我们的主业,作为财务人员更多还是要支持集团的发展,”该人士称,“而且就我们赚的这点利息,在集团主业里也算不上什么。”(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