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 2016 / 5:06 AM / 3 years ago

分析:降杠杆加剧中国债市腥风血雨 央行严守底线救急不救穷

路透上海12月2日 - 随着本周中资金面急剧收紧,此前影响相对温和的中国债市降杠杆压力骤然加剧,腥风血雨之下利率债及信用债均受重创,10年国债收益率一度跳升15个基点(bp)上破3.0%关口;而面对动荡的市场央行仍保持定力,尽管公开市场从单日净回笼转为净投放,但力度有限,对于年末及明年春节前的资金预期仍不乐观。

图为2014年4月拍摄的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Petar Kujundzic

业内人士指出,央行的谨慎显示其在托底流动性同时,对不断累积的金融风险依旧重视,而经济初现走稳向暖苗头,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又加剧了未来通胀压力,货币政策仍不具备放松的基础;只要资金面不出现系统性风险,央行还会以公开市场+MLF(中期借贷便利)组合为主力调节工具。

他们并认为,中性货币政策基调不改,也很难指望政策面仅因债市短期急跌而救急,不过央行肯定将密切监控流动性变动,而且汇率贬值以及12月美国加息在即的外患未消,一旦资金面出现极端情况央行必会全力维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同时央行也会将稳定资金利率放在重要位置,债市在去杠杆爆发初期的恐慌过后,亦有望逐步企稳。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称,“(本周净投放规模)饿不死而已,年底前看来(宽松政策)不会出手了,我觉得央行会拖长时间去杠杆,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

中国央行公开市场本周共进行10,100亿元的逆回购,对冲到期的9,400亿元逆回购后,单周累计净投放700亿元;在前两日净回笼后,资金骤然紧绷,后三天转为单日净投放。具体品种看,本周每日仍均有七天、14天、28天三个品种操作,中标利率亦持稳。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蔡浩亦表示,货币政策暂时看不到宽松的迹象,经济有所企稳,PMI走势较强,通胀受国内大宗商品价格抬升和此前房地产价格火爆的传导影响,上升势头明显,货币政策会更趋向于防风险、防通胀和调结构。

先行指标印证中国经济正处于复苏通道之中。11月官方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双升至逾两年高位,超市场预期,从生产到需求到价格的各分项指数亦齐回升,预示经济短期已企稳,完成年内增长目标无虞。

蔡浩认为,历年年底都是流动性紧张的时候,估计央行会守住不发生流动性风险的底线,但也不会让流动性过度宽松,这也是金融机构去杠杆、调结构策略的一部分。

随着公开市场连续多日净回笼及月末临近,此前也仅处紧平衡状态的银行间市场资金面本周二急剧恶化,稀落的供给面对巨大的需求规模,供需严重失衡,市场心态一度出现恐慌,7-14天回购利率曾出现7%-10%的成交;债市亦难幸免,收益率全线飙升,当天五年利率互换(IRS)涨幅超20个bp。

随后公开市场转向净投放,以及月末因素影响减弱,周三下午起资金紧绷趋缓但市场预期仍脆弱,而债市方面因对委外及理财业务或被迫降杠杆愈发担忧,收益率继续快速上行,不过周五随着短期资金面进一步缓和,债市情绪暂趋平稳,10年国债成交收益率重回3.0%下方。

欲浏览中国央行公开市场单周资金流向变化图表,请点选 tmsnrt.rs/2fMpoKi

**政策之重仍在托底流动性**

尽管本周资金面一度形势危急,而且殃及债市,但从央行相对“淡定”的反应来看,当下货币政策之重仍在于托底流动性,在经济下行压力有所消退、通胀压力抬头的背景下,防风险、抑制资产泡沫成为首要关注点,只要确保流动性不出大的问题并且利率稳定在合理区间内,货币政策依然是见招拆招,且略偏向收敛,暂时仍无扩张空间。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指出,如果是就事论事的话,面对这么紧张的资金面央行应该是松的,但是现在来看央行似乎没有这个意思,“年底前和明年春节前央行很有可能以天量投放来平抑利率,但也就是保证你能借到钱而已。”

蔡浩谈到,目前要考虑的还有汇率因素,2016年底监管层有没有人民币汇率必须守住的底线,比如7关口,如果有的话,在12月美联储加息的压力下,此时肯定不是中国放松货币政策的好时机。

而近期资金波动中市场利率亦出现快速上行,这同样是央行不愿看到的,而从11月SLF(常备借贷便利)放量来看,央行亦有意发挥SLF利率走廊上限的作用,以烫平货币市场价格波动。

中国央行周四公布,11月开展常备借贷便利(SLF)操作共284.69亿元人民币,较10月7.12亿元的操作量大幅提升,11月末SLF余额为278.14亿元。

央行年初曾表示,要发挥SLF利率走廊上限作用,隔夜、七天和一个月SLF利率分别为2.75%、3.25%、3.60%。

华东一银行交易员则表示,年末都有一波财政存款投放的高峰,但因为一般都在最后几天,如果还按照这样的节奏,可能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不过若资金面紧张程度超出市场承受范围,也不排除财政资金提前投放扶助的可能。

刘东亮还认为,降准工具应该在可选项,至少从目前来看,通胀压力仍然是比较温和的,这时降准更多的是去弥补基础货币的缺口,而不是真的会导致大水漫灌推高通胀。但从过去几个月央行的态度来看的话,降准似乎可能性又不大。

“我们可以思考一个问题,比如现在如果降准的话,真的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吗?我看也不见得,10月和11月没有降准,但是汇率仍然在贬值。”他表示。

他进一步指出,过去几个月央行基本上已经把机构的降准预期消灭掉了,现在大家对降准都不是非常有期待,当然这也可能是央行想达到的效果。所以如果年底前资金压力非常大,降准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

央行2015年6月25日重启逆回购,自2016年春节前起,公开市场操作频率加密至每个工作日均可进行,春节后至8月中上旬都仅进行七天期逆回购操作。8月下旬和9月中旬则先后重启14天和28天期逆回购,并灵活搭配开展操作,但逆回购期限拉长也引发市场对监管层有意降杠杆的忧虑。

除SLO(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常备借贷便利(SLF)外,中国央行在2014年三季度还创设并开展了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操作对象包括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较大规模的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等。

此外,2014年4月央行创设抵押补充贷款(PSL),并在2015年10月将PSL对象在此前国开行基础上,新增农发行和进出口银行,主要用于支持三家政策性银行发放棚改贷款等。

本周央行资金投放及回笼各项明细(单位:亿元人民币)

回笼 投放

逆回购 (周一) 1,750

(周二) 1,900

(周三) 2,300

(周四) 1,700

(周五) 2,450

正回购到期 --

逆回购到期(周一) 1,950

(周二) 2,000

(周三) 1,400

(周四) 1,650

(周五) 2,400

SLO到期 --

净投放 700

(完)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