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4, 2018 / 4:20 AM / a month ago

焦点:中国传统不良资产市场回归阶段理性 规模续升价格略降

路透上海4月24日 - 中国金融监管延续高压态势,不良资产处置仍处于供需两旺的周期性高峰。一边是结构、周期和体制性因素造成的不良资产风险继续暴露并产生大规模的增量不良,且不少机构在前两年收购的大量不良资产包迫于流动性压力需要加快处置或转售,一边是市场依旧不缺蜂拥而入的资金与机构。

资料图片:2016年3月,中国北京,某商业银行柜台上的一摞人民币。REUTERS/Kim Kyung-Hoon

不过,不同于去年尤其是下半年以来资产包价格的持续攀升,今年一季度不管是从部分机构统计的区域成交数据,还是从活跃的各类型市场参与者反馈的信息来看,不良资产市场的整体投资热度与价格均有所下降。看似矛盾逻辑背后,折射出了市场阶段性的回归理性。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权威人士对路透表示,除了全面摸底和统计当前包括影子银行在内的不良资产规模外,银保会有望很快出台的强化银行不良资产认定和处置办法,也将对银行贷款分类进行更严格的规定,对隐藏、转移、虚假出表则将继续严查重罚。

“银行会更真实地去披露更多的不良资产,加上流动性压力,短期内加速处置会更加明显,早暴露早处置,新增不良贷款规模预计还是有相当大的量。”该权威人士称。

自今年年初以来,监管部门检查和处罚促进制度落实的力度明显升级。一季度包括海口农商行、三亚农商行等多家机构因通过定向资管计划将不良贷款虚假出表、人为调节监管指标被处罚。从严监管的同时,监管也在”开正门”,比如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

平安银行特殊资产事业部法务部总经理周海良在第四届中国不良资产投资与困境企业重整论坛上指出,商业银行要享受120%的拨备覆盖率,则不良资产的化解速度和资本充足率都要达到监管要求,这体现了监管的精细化管理思路,为商业银行加快核销处置不良提供更大动力。

与2017年相比,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处置也呈现结构性差异,国有大行和部分大型股份行、城商行的处置紧迫性或明显小于中小银行。

有股份行资产保全部人士就对路透表示,今年处置压力没有去年大,”去年赶着市场行情好处理了相当大一部分疑难杂症包,留下来的可以自己去慢慢处置或者单卖价格高一点,再拿出来打包卖的质量可能就比去年要差了。”

东亚银行资产保全处总监徐健哲也谈到,目前不良贷款存量仍然居高不下,3.4万亿元人民币的关注类贷款部分可能会迁徙,加之在表外资金回表及非标转标压力下,不良资产会继续上升。

他并认为,整体来看银行传统转让的手段今年比去年的热情稍微有所下降,一方面不良最高峰已经过去了,压力有所减少;另一方面,银行近几年利润一直在走低,大批量转让的资产包价格并不高,对银行而言损失非常大。原来不良资产主要是公司业务为主,预计接下来零售类贷款的不良资产也会增加。

银保会数据显示,截至去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71万亿元,不良贷款率1.74%;关注类贷款余额3.41万亿元,关注类贷款率3.49%。

东方资产此前发布报告指出,预计今年底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88万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75%;银行不良贷款率见顶时间在2020年或以后,今年银行关注类不良贷款会有20%-40%的比例转变为不良贷款,未来三到五年不良资产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

**多重因素影响资产包价格走势**

尽管一季度不良资产包数量和规模同比继续增加,但交易价格开始有所下降。同时,一级市场参与者买包趋于谨慎,二级市场非理性报价情况也有所调整,这是近期接受路透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谈到的观点。

东方资产战略发展规划部副总经理董裕平此前表示,今年一季度流标情况增多,资产包成交价格越发接近银行保留底价,”一级市场价格在不断变化,资产管理公司拿包现在比较谨慎,一方面之前拿的包比较多,另一方面现在资产包价格下降,也需要再看看。”

资产管理公司(AMC)收购资产包趋于谨慎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一些AMC过去两年在市场不计成本”扫货”,导致今年消化存量”包袱”压力大。以华融为例,近三年商业化收购不良资产规模超过1.34万亿元。因而,四大AMC的策略调整是影响今年资产包走势的重要因素。

路透独家获悉,银保会要求某四大AMC全面自查商业化投融资业务风险以及表外兜底情况,有无真实暴露风险,下半年将派检查组进驻检查。

前广发银行资产保全部总经理、金卓资产董事长刘律直言,”四大AMC由于前几年买包是政治性的任务,缺少商业和利润的评估,这类资产很可能出现亏损,愿不愿意在亏损的情况下卖出来是一个问号。四大目前流动性压力非常大,前两年拿的包加速处置,给市场交易带来非常明确的机会。”

他并预计,今年会有大量的银行平台不良贷款需要处置,这一块资产挂在表外,估计有近万亿规模。无论之前是从银行买还是二级市场上收购的资产包,一些机构因流动性压力已经有违约的资产。

有业内人士向路透算了一笔账,假定以6-7折的价格买入资产包,处置周期两年,考虑资金成本、处置费用等,要收回本金才能保本。对于一些缺乏尽调和处置能力的机构来说,就很有可能让持有的资产包形成二次不良。投机行为带来的亏损也使得资金相较于过去两年的狂热已有所降温,这也对资产包价格形成直接影响。

一位专注不良资产投资的私募基金合伙人亦表示,今年市场机会比去年多,不管AMC还是非持牌机构等各路资本,都比去年更理性,银行出货的迫切性也有所降低,尤其是过去四大AMC存货出来的压力会更大。

“买包、考核、处置周期都到了,在今年需要对过去买入的资产做一个了结,批量处置是最快最直接的方式,资产包价格有所回落。”他说。(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