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无人机制造商深圳大疆大刀阔斧裁员 踏上改革“长征”

路透深圳8月17日 - 多位现任及前任员工对路透表示,中国无人机行业巨擘深圳大疆大举裁减全球销售及营销团队员工,除了因为面临新冠疫情阻力之外,同时也在多个主要市场遭遇越来越大的政治压力。

2020年8月8日,深圳,大疆旗舰店内展示的无人机等产品。REUTERS/David Kirton

熟知内情人士表示,近几个月内,这家全球最大无人机制造商已经将深圳总部原有180人的企业销售及营销团队缩减为60人,消费市场的团队也有类似的裁员幅度。

大疆旗下视频制作团队已经从高峰期的40-50人缩减至三人,原本成立该团队的用意是要强调无人机摄影功能的潜力。韩国则是裁撤了共有六人的营销团队。

路透与超过20名知悉裁员行动的现任及近期离开大疆的员工进行访谈,他们不愿具名,因担心会危及未来职场生涯。

大疆一名发言人在回答路透的问题时表示,历经多年强劲增长后,公司在2019年意识到其结构“变得难以管理”。

“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对人才重新进行调整,才能在困难时期继续实现我们的商业目标,”这位发言人补充说。

他说路透得知的裁员数字“非常不准确”,没有将新员工或内部调动考虑进去,但他拒绝提供具体的数字。

许多消息人士称,公司考虑给全体约14,000名员工来个“瘦身”。

“2015年之后,我们的营收急剧膨胀,我们只是继续招聘,却没有建立起一个合适的结构,实现从一家初创公司向大公司的转型,”一名前资深员工说。

另一位前资深员工表示,该公司CEO汪滔的一位密友将此次裁员比作红军的“长征”。长征是一场数千公里的艰苦跋涉,牺牲了数千人的生命,但拯救了共产党。

“我们会看到最后会留下什么,但至少我们会更团结,更紧密,”该消息人士说。

**政治逆风**

大疆控制着全球超过70%的消费性及工业用无人机市场,市场研究机构Frost & Sullivan估计,这个市场的规模今年将达到84亿美元。

大疆创新是2006年汪滔在学期间创立的。人们普遍认为,大疆创建了消费者和工业无人机这个新兴行业,是中国民族自豪感的源泉。

2015年,大疆Phantom 3无人机通过安装的旋转摄像头将航空摄影带给了广大主流观众,而Inspire 1则取代了许多好莱坞制片厂的直升机。

在企业方面,大疆的无人机可以帮助追踪野火,检查炼油厂的管道泄漏,为建筑项目绘制3D地图,以及其他应用。

但大疆在美国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政治压力。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对中国企业采取激进的行动,称这些企业造成安全风险。今年1月,由于安全问题,美国内政部停飞了大疆无人机机队。大疆创新表示,这是毫无根据的。

上个月,法国和美国的研究人员表示,大疆的移动应用程序收集的信息远远超过了它所需要的。大疆表示,该报告含有“不准确和误导性声明”。

该公司在欧洲面临的政治敌意要小一些,但内部人士表示,该公司对未来的不利因素感到担忧,尤其是考虑到电信网络供应商、同样位于深圳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正日益被拒于欧洲之外的情况下。

一些大疆的前员工向路透表示,他们被告知裁员的原因为新冠疫情冲击销售,但该公司内部对其业务前景没有提供太多资讯。其他人士则指出,地缘政治可能是该公司进行所谓“改革”的因素。

知情人士指出,这次裁员是从3月开始,当时汪滔要求即将就任的市场营销副总裁Mia Chen缩减三分之二的营销及销售人力。

大疆的投资人包括美国风险投资巨头红杉资本和Accel。大疆不公布财务信息,路透无法确定该公司是否盈利,以及全球疫情对其营收的影响程度如何。

大疆发言人表示,新冠疫情对该公司的影响比很多公司都要小。

很长时间以来,外界一直认为大疆可能会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但没有迹象表明有相关计划在推进。红杉资本中国没有回复置评请求,路透未能联系上Accel。

**重心回归本土**

这些改革行动似乎表明,大疆将更加以中国为中心,15名消息人士表示,大疆创新总部与海外办公室之间关系比较紧张。

两名之前在大疆位于法兰克福的欧洲总部工作的消息人士表示,他们之所以离职,是因为他们感觉该公司对外籍人士不那么开放了。(完)

编译/审校 张明钧/艾茂林/汪红英/王颖/戴素萍/孙茉莉/白云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