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DOLAN专栏》疫情迫使家庭攒下存款 复苏快慢可能取决于其如何支配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新闻金融及市场特约编辑,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6年1月,美元、欧元、英镑、人民币、日圆和港元等币种。REUTERS/Jason Lee

路透伦敦6月3日 - 在过去三个月的新冠病毒疫情防控封锁期间,许多家庭积攒下不少存款,他们对待这些钱的态度可能决定经济从大流行中复苏的速度。

尽管这次冲击导致失业率飙升,但大多数家庭在封锁期间要么在家办公,要么被迫休假,要么依靠政府直接提供的收入支持度日。由于几乎没有商品及服务可供购买,因此他们的储蓄猛增。

人们将其视为意外之财而痛快地花掉,还是留着用于未来的不时之需,可能决定复苏的速度,至少在今年是如此。

瑞银集团(UBS)全球财富管理部门的首席经济学家Paul Donovan表示,如果民众将这笔钱当作退税来对待,则支出可能会激增。他提到2001年和2008年的美国退税,来自退锐的钱在大约两个季度就全部花光了--大部分用于购买家具等耐用品以及消费类电子产品了。

随着封锁解除,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第二波病毒感染,被抑制的支出可能会大幅提振第三季消费,突显出为何一些投资者仍相信经济会出现“V型”复苏。

“这种非自愿的储蓄可能会被花掉。这将取决于恐惧和信任,”Donovan说,“对病毒和失业的恐惧需要降低。对政府政策的信任需要相对较高。”

“毕竟,这些都是许多人一开始并没有打算的储蓄--至少在娱乐和服务方面是这样。”

**储蓄**

美国经济分析局上周的数据显示,4月个人储蓄率几乎翻了三倍,达到创纪录的33%,相当于6.15万亿美元--3月已增加一倍至逾2万亿美元。而在之前的六个月,平均储蓄率略低于8%,相当于1.3万亿美元。

欧洲的直接可比数据目前还无法获得,但欧盟执委会预测今年的家庭储蓄率将接近翻倍至20%。在此同时,美国银行指出,3月欧元区民间部门存款流入跳增逾3,000亿欧元,创下纪录高位,不过这其中包括企业囤积现金以便度过经济冻结期。

周二,英国央行数据显示,3月和4月英国家庭存款增加300亿英镑,远高于此前六个月平均每月50亿英镑的增幅。仅4月就有74亿英镑的消费者信贷净还款,也创下纪录。

Donovan指出,尽管总体数字很大,但分布很散乱。

例如,对于许多停工的欧洲民众来说,他们的收入是正常水平的80%。但主要经济体的消费者支出可能已经下降了20-30%。

一些美国家庭的一周收入甚至出现暂时性的增长,因为他们申请获得的每周1,000美元失业救济金,比其半数全薪还要高。他们还可以从政府那里领到1,200美元一次性补助。

不过收入增加的群体倾向于存更多的钱,因为他们花在食品和必需品方面的收入比例下降。非必要支出主要指旅游、外出就餐和娱乐等服务类支出,而这些服务在疫情危机期间基本都无法获得。

**政策调整**

虽然主要的不确定因素还是重启经济、就业安全、疫情发展以及疫苗研发,但政府与央行政策将有助于决定这些资金能否像进入民众账户时那样,被很快地花出去。

哈佛经济学家Kenneth Rogoff认为,防止囤积现金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应当考虑学习欧洲央行采用负利率的一个理由。负利率实际上相当于针对不花钱而收取费用。

其他人则担心零利率和负利率只会导致“节俭悖论”,即人们为弥补损失会存更多的钱,从而导致储蓄进一步增加。

对各国政府而言,这个问题也将为疫情过后的支持措施提供依据。民间消费一直是经济活动的主力,在美国占到GDP的70%;巴克莱分析师称,储蓄模式的改变可以轻易抵消掉任何新的财政措施。

他们认为对未来政府通过加税来解决公共财政问题的担忧,可能会促使家庭保持谨慎--即所谓的“李嘉图等价”(Ricardian equivalence),19世纪经济学家李嘉图(David Ricardo)曾经描述了这么一种现象,即民众对政府储蓄或借款的反应行为抵消了政策的影响。

很明显当前储蓄率居于高位,意味着民众缺乏信心的情形,可能在2020年下半年产生滚雪球式的影响。而金融市场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完)

编译 张涛/汪红英/王兴亚/徐文焰/孙茉莉;审校 张荻/王颖/蔡美珍/李婷仪/徐文焰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