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DOLAN专栏》民间囤钱自保意识强 支撑政府洒币渡过第二波疫情

路透伦敦10月21日 - 社会大众在防疫封城时期的财务保守心态,让各国政府及央行持续有理由及空间为经济提供无上限的支持措施,渡过来势汹汹的第二波新冠疫情。

资料图片:2017年4月,欧元、美元和英镑。REUTERS/Dado Ruvic

目前至少已有欧洲全面爆发第二波疫情,在有效疫苗尚未问世的情况下,各国政府如何能够承担支撑经济的天量支出渡过北半球冬季,相关的种种疑问再度浮上台面。

全球各地加总起来的空前支出金额令人咋舌。根据上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估算数字,今年以来全球的财政纾困金额总计达11.7万亿美元,将近全球经济产值的12%。

而这个数字还没算进最新一波疫情反弹、重新实施群聚活动、社交距离及旅游限制措施的部份。

IMF估计,到年底时,发达经济体政府的预算赤字扩大规模将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1%,使债务/GDP比率大增近五分之一,达到125%。

美国今年的预算赤字料上升逾12个百分点,至近19%,欧元区预算赤字料扩大9个百分点至10%以上--或接近1万亿欧元(1.2万亿美元)。

央行购债规模相应增加显然是金融市场尚未紧张不安的主要原因,美国指标10年期借款利率仍接近不到1%的纪录低位,欧元区大部分地区则低于零。

IMF估计,欧洲央行购买了2月以来发行的所有欧元区政府债券的71%,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则购买了2月以来发行的所有美国公债的57%。

但对广大公众而言,问题是政府能够支撑多久,以及有哪些回报?

这个问题的答案部分取决于,疫情封锁期间及之后家庭预防性储蓄大幅增加相关的资金流动,以及这些储蓄是否会、以及以多快的速度减少并用于支出。

12年前金融危机和信贷危机爆发时,当局的货币供应内陷。但今年的情况却恰恰相反,因为政府在实施封锁措施前提供了大量收入支持、贷款和信用担保举措,企业也大量借款以扩大现金缓冲。

然而,如果家庭不充分地降低储蓄水平,政府和央行的货币供应量激增则不大可能刺激通胀大幅上扬,而通胀本身则是央行重新考虑大量购买公债并使借款成本维持在可承受水平的唯一主要原因。

“如果需要更多财政刺激,欧洲银行就会购债,”意大利裕信银行(UniCredit)的首席分析师Erik Nielsen表示。“只要这些债券仍停留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对于政府和纳税人来说实际上就没有成本。”

Nielsen写道,只有民众和企业花钱的时候,印钞才会刺激通胀;即便这些过剩的民间储蓄在很短时间内花掉,实际上也不大可能产生通胀。

“这是一个产出缺口的问题。最近几个月民间储蓄激增说明了这个问题,因此财政扩张基本上不过是在民间部门节约支出时,支撑需求的行动而已。”

**储蓄大增**

美国家庭储蓄到4月达到逾6.3万亿美元,较1月增长四倍,储蓄占收入的比例提高三倍,达到创纪录的33%以上,因多数人继续获得收入或得到额外福利,但在封锁期间却没有什么支出。

此后储蓄率下降逾一半,8月至14%,金额为2.4万亿美元,但仍然是1月的两倍有余。

虽然欧洲只公布季度储蓄数据,但情况也差不多。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欧元区储蓄率到年中时翻了一倍以上,达到创纪录的将近25%。

因此,TS Lombard经济分析师Shweta Singh把美国货币供应增速向二战时期高点急速回升的情况描述为“假阳性”,并非通胀的前兆。

而且,如果病毒消失,消费者支出复苏,那些以备不时之需的储蓄将很快下降,那个时候最有可能出现的状况是,赤字和发债也减少,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则维持不变。

无数问题和长期困境将持续存在。

如果通胀永不抬头,债务会一直增加下去吗?在那种情况下主权债信评级会怎么样?如果通胀回升,或者当通胀回升时,会发生什么情况?

比如,天利投资(Columbia Threadneedle)的投资者认为仍有必要保持谨慎,因为欧元区存在管理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家的债务存量的“政治意愿”。这两个国家的债务与GDP之比超过100%。

他们表示,发行泛欧债券是有帮助的,但这可能也有政治局限性。

但对于复苏期间的“退出政策”和通胀问题,意大利裕信银行的Nielsen立场坚定:“如果我是个央行官员,比起前几年面临的挑战,我更愿意去面对那些未来的挑战。” (完)

编译 蔡美珍/王灿/李春喜/郑茵/白云; 审校 徐文焰/汪红英/王灿/张荻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