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DOLAN专栏》央行前瞻性“指引”已成“误导”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新闻金融及市场特约编辑,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20年6月,加拿大渥太华,加拿大央行。REUTERS/Blair Gable

路透伦敦11月3日 - 究竟是市场在挑战央行,还是央行在挑战市场?

在通胀不确定的时期,主要央行有充分的理由把水搅浑,尤其是让自满的投资人不要押注低廉信贷永远存在下去。但这样做也有不菲的代价。

最近几周利率市场剧烈波动,此前主要央行释放出一系列新的信号,基本让他们之前坚称的未来一两年借款利率保持在零附近的承诺看起来不可靠了。

所谓的“前瞻性指引”变得愈发不明朗,上周一次次彻底的政策意外将其推向高潮。

最明显的就是加拿大央行突然放弃购债,并暗示明年初可能升息。之后,澳洲央行在几天反常地“缺席”公开市场之后,本周正式放弃将收益率曲线控制在0.1%附近的目标,并强调不大可能再恢复。

即便澳洲央行否认外界对于明年升息的臆测,但货币市场仍然预期到2022年底之前最多可能升息三次,每次25个基点。

与此同时,英国央行一个月来的偏鹰派讲话,已促使货币市场猜测英国可能最早于本周四加息--并在12个月内加息逾1个百分点。今年8月,这样的提前行动既没有被警告,市场也没有押注。

欧洲央行上周发表的被视为模棱两可的措辞,导致货币市场进一步提高2022年加息的押注,尽管欧洲央行公开表示异议。

事实上,市场目前至少无视两家主要央行明确的前瞻指引。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本周会议也更加令人瞩目。美联储料将宣布开始缩减每月1,200亿美元的购债计划,但市场已经消化了明年至少有两次加息,高盛不得不放弃了对2022年根本不会加息的预测,将首次加息时点的预测提前一年至2022年7月,还预期第二次升息将在2022年11月。

安盛投资管理核心投资首席投资官Chris Iggo表示:“各国央行已经失去-或非常接近失去-对利率的控制。”

“现在通胀形势愈发明显,现有的设定利率预期框架也许是不够的,”Iggo补充说。“这几乎就像是央行希望由市场代劳。”

图:债券收益率处于18个月高点,收益率曲线变陡

tmsnrt.rs/3mKETDH

图:下一轮央行会议升息的可能性

tmsnrt.rs/3w6buGY

**指引**

央行可能希望未必需要自己动手大幅紧缩就让市场趋紧的想法并不荒唐。

央行并非总会先告诉市场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多年来,不确定性因素被认为是市场运作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长期风险溢价被认为是良性的,而且央行保留了必要时采取行动的权利。

“我一直不喜欢前瞻性指引时期,因为它鼓励市场积累很多高风险的单边头寸,超出一个正常运作的市场应该自然允许的程度,”德意志银行策略师Jim Reid说。“但是由前瞻性指引变成缄默不言,可能会引起巨大的市场动荡。”

无论倾向于哪种制度,在世界经济如此脆弱的时候--尤其是在如此庞大的疫情相关债务重压之下,释放长期沉睡的债市波动性可能是打破过度繁荣局面的沉重代价。

图:主要央行15年来的政策利率

tmsnrt.rs/3ED1s31

图:两年期债券收益率飙升

tmsnrt.rs/2ZRGI94

(完)

编译 李春喜/孙茉莉/王灿;审校 刘秀红/张荻/蔡美珍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