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DOLAN专栏》美联储紧缩行动若较为急迫 可能再次让美元展望落空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新闻金融及市场特约编辑,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1年11月,美元纸币。REUTERS/Laszlo Balogh

路透伦敦12月15日 - 对于美元来说,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走在路上通常比到达终点要好。

因此,美联储越早启动新一轮加息,就越能考验美元出人意料的强劲走势的持久性。这将是过去30年来的第五轮多次加息。

2021年宏观市场预测的最大败笔之一是,普遍共识认为今年将是美元贬值的一年,美联储将让经济“火热运行”,最早在2023年之前不太可能加息。

然而,美元指数到年底时比去年同期上涨了7%以上,当时很少有人预见到物价上涨之势会有多过热,更确切地说,美联储会对数月高于预期的通胀感到多么恼火。

但现在的一大疑问是,今年美元违反共识的涨势在多大程度上已经反映了即将到来的美联储周期--这使得2022年压倒性看涨美元的观点可能与2021年的看法一样犯错。

正确回答这个问题,对全球政策制定者和投资者而言至关重要--在更广泛的层面上,它是影响未来一年全球金融状况的核心因素,也是影响新兴经济体和市场表现的关键因素。

全球市场都在为周三美联储今年的最后一次政策决议而忐忑不安,市场假设对于通胀的焦虑将导致美联储把每月缩减购债的速度加快一倍,并支持市场对明年6月起将会有两次升息的预期。

根据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及高盛等主要投行预估,若再加上欧洲央行及日本央行本周提出偏向宽松的政策设定,美元走多大秀可能继续演下去。

但如果和一些更偏鹰派的预测所暗示的那样,美联储承认最快可能从3月开始升息,情况又会如何?

这就是更为棘手的部分。

广泛用于评估美元表现的一个经验法则是,在美联储开始升息之前的六个月内,美元指数通常会上涨约4%。

虽然这只是一个将过去几次不同的结果进行粗略的平均计算,并未考量到其他地方的相对政策走向,同时也包含了一些例外情况,但这一整体假设显然让美联储首次加息的时机对美元而言显得至关重要。

如果还有六个月再升息,简单计算法显示将会有很大的上涨空间。但如果只有三个月时间呢?

**从“升息”日期到“终端”利率**

奇怪的是,4%的平均涨幅正是美联储广义美元指数自6月以来的涨幅。美元指数的涨幅已高达6%。

同样重要的是美元在第一次加息后的表现。

美元指数在美联储1994年首次加息前上涨,之后在1995年初利率大幅上升的情况下仍下跌了15%。2004年,加息初期美元指数跟随利率上升,但在2006年6月较峰值回落了125个基点,然后在美联储完成紧缩周期时下跌超过6%。

在美联储2015-2018年的周期中,在九次加息的过程中,到第三次加息时美元就已经触顶--在美联储停止加息周期之前一度下跌逾10%。

就像今年下半年美国公债收益率曲线的意外倒挂一样,显然美联储结束升息周期的时间与开始的时间同样重要。

这也造成了一些困惑,尤其是对于那些认为货币市场和收益率曲线现在出了错、美元将在2022年继续上涨的人来说。

摩根大通的Paul Meggyesi及其团队在美联储本周做出决定之前,对此进行了深入研究。他们指出,今年一段时间以来,市场将首次升息日期提前,同时下调了预期的“终端利率”。

“从表面看,政策曲线和更广泛的收益率曲线趋平,不仅反映出围绕经济对相对温和政策紧缩的周期性弹性的悲观态度,也反映出对经济增长潜力以及‘R*’中性利率的悲观情绪,”他们写道。R*即当经济处于平衡状态且通胀稳定时,理论上存在的利率。

但摩根大通团队不认同货币市场的这种“悲观”论调。货币市场认为,终端联邦利率将低于1.75%--仍远低于美联储决策者“点阵图”中值预测的2024年底达到的2%,也低于美联储评估的2.5%的“中性”利率。

简而言之,摩根大通认为,美元尚未完全消化美联储的整体轨迹,美元应该会“继续走高直至升息”。

美联储本周若提高“点阵图”预估,货币市场将如何买账,现在可能是关键--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其可信度。

但对美元来说,2021年的情况再现并非不切实际--早些时候盛行的新年共识,下半年却出现动摇。这将导致摩根士丹利所说的“上下波动”的一年,时机是关键。利好美元的政策分化到2023年终将被政策趋同所取代。(完)

编译 张涛/张明钧/王灿/杜明霞;审校 李婷仪/汪红英/孙茉莉/刘秀红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